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儿时送饭的事儿

作者:江北乔木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10-14 14:36 阅读:

   在人闲脑闲的时候,倒出空儿的大脑就爱想些事儿,有时也会在不经意间从脑子里扯出些令人啼笑皆非的陈年旧事来。这不,今天一大早我忽然想起了儿时送饭的事来,不知这叫不叫灵感。跟妻子一说,妻说她儿时也常常给父亲哥哥姐姐送饭,单说送饭在姊妹们中居多,那时候割麦子、刨花生的关键时节常常送饭。送饭也就成了我和妻一大早共同的话题,说着说着,我就起身说,我得写一写儿时送饭的事儿。

   大集体的年代,身体虽说是自己的,而由不得自己。天还似亮非亮的时候,觉少的生产队长就敲响了那清晨尤觉响亮的铃声,这铃声牵着生产队里这一大家子人的魂儿,男人们马上起床、穿衣,从厢屋里摸索着锄头就上坡了,因走得很早,早饭是来不及吃的;男人们一走,女人们也跟着起床做饭了,因那时生产队长怕回家吃饭耽误干活,只要忙的时候,一律送饭吃。那时候的炊烟似乎也听铃声的,只要铃声一响,不一会儿,炊烟就会接二连三地从一家家的房顶上冒了出来,也算是一道风景吧;女人们做好了饭,就开始大呼小叫地叫着炕上睡得正酣的孩子起来给父亲送饭,让在阴凉的早晨辛苦干活的丈夫吃上热乎乎的饭菜,以便增加热量和体力。孩子们被叫醒,朦朦胧胧地起床,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挎上母亲装了饭菜、碗筷的小篓,提上水壶,有点不太情愿地送饭去了。即便当着生产队会计的父亲,也得和其他社员一样起早贪黑地下地干活,我是家里的长子,理所当然地多送饭,我便有了很深的送饭经历。

   记得去送饭最多的就是“割长沟”这个地方,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么个古怪的名字。送饭的时候,闻着饭菜的香味,行走在家到“割长沟”的乡间小路上,“初升的太阳照在脸上,也照着身旁这棵小树。亲爱的伙伴、亲爱的小树,和我共享阳光雨露……”一出街门,真是见到了小树,也常常见到送饭的小伙伴,有时见长长的路上游动着一个个小小的身影,我就会快赶慢赶地撵上去。要撵上去,走得既要快,又要稳。走的快了,小脚不稳,万一磕倒,不是洒了盘子里的菜汤,就是打了暖瓶洒了水(那时母亲怕我打了暖瓶,大多让我提上锡壶去送饭)。所以,要做到快又稳,还得有点小功夫。

   撵上了小伙伴,那是赶出来的兴致,一起嘻嘻哈哈地说笑着,再追逐着前面的小伙伴,瞬间就变成了不大不小的送饭队伍,现在才明白过来,那也是乡村里的一道小风景,送饭送出了美丽。还有路边的风景,出了门口,就见炊烟;出了村口,就见果园;过了果园,就是梯田。这不就是那美丽的乡村吗?原来,我送饭一路走来,走出来的是一路美丽风景。

   送饭到了地头,大人们正好干了一盘子活了,正好吃饭歇歇,就把热饭、热水选个干净的地方放下,大人们有时提着锄头,有时空着两手相互交叉状一拍打,就朝着自家的饭菜去了。这时候就见这里一堆,那里一簇,点缀在田间、地头、小路,多么富有野趣,那山、那水、那人,多么富有诗情画意。掀开小篓、小圆斗上面盖着的包袱,一股股饭菜香气田野上空升腾。那时候,有的蒸着虾酱,有的蒸着咸鱼,有的煮着咸鸡蛋,差的也在蒸咸菜里打上个鸡蛋,送的饭菜大都比在家里吃得好,记得我家那时送饭大都送的是咸鱼、小青鳞子鱼、咸鸡蛋什么的,母亲的意思不只是让父亲吃好,还考虑到让小送饭的吃好,指望他好好的送饭。一家家的饭香、鱼香、菜香味袅袅升腾,常常飘到了一起,那可真是野地里的野餐野味,令我回味无穷。

   想起了送饭,我也隐隐想到了对不住父亲的地方,虽然事情的原委模糊了,可这件事情是肯定有的。有一天,我因看小人书什么的熬夜,第二天早晨送饭起来晚了,走到路上,已不见了送饭小伙伴的踪影,我知道,这事坏了,肯定要挨父亲的训斥。等到我提着饭菜走到父亲锄地的地头上时,就见别人家围着一簇一簇地在吃饭,个别吃饭快的都吃完饭了,在那蹲着“吧嗒吧嗒”地抽旱烟。我瞪着两眼找父亲,有人就说:“你爹那不在地堰那里锄草?叫他过来一起吃,他说你一会就来了。”记得有人还笑着跟我说:“今天才起来?”我也不好意思也顾不上回答,就喊着远处的父亲过来吃饭。父亲听见我的喊声,急急地过来,走到我眼前时像往常一样,蹲下就吃饭,并没有我先前想象的那样训斥我,还不如狠狠地训我一顿,这更让我心里难受,因我做了对不住父亲的事,让他在别人都在吃饭的时候遭遇尴尬,我知道要脸面的父亲是不会蹲到别人那里吃饭的,聪明的父亲正好选择到地堰上锄点烧草,避免了吃饭的当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尴尬场面。从此以后,早晨送饭的时候,我再也没有起来晚过,因为我不能再让父亲遭遇尴尬。每每想起这件事来,我就感到对不住父亲。今天我更感到歉疚,因为写到文字里会想得更深,写着、写着,我似乎眼前有点潮湿。

   那时,生产队里的田地分布的很广,不知什么原因,有的离家最少七八里,这么远的地方,到了麦收、刨花生的关键时候,更得送饭吃了。我送饭送的最远的地方,就有七八里,是一个叫“石砬子”的地方,都快到邻乡镇的村庄了,这看似不累的活儿因路途的遥远而变累了,我清晰地记得,曾和小伙伴们在送饭的半路上还坐着歇过,现在想,还真有点意思,送饭还得歇歇。送饭远了,西北风刮着,赶到地头时,饭也凉了,只是温温着,比冷饭强点罢了,不过,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是年代和时代使然。凡是都有有利和不利的一面,这符合辩证法,我想,儿时到远处送饭,抛去它不利的一面,无疑对自己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别的不说,就说我现在的爱走路、爱慢跑,大概与儿时的到远处送饭不无关系吧。

   送饭的经历让我难忘。凡是经历了的事,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这是谁说的?我说的。

   乔显德


上一篇:又到银杏叶黄时   下一篇:一半天使 一半魔鬼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散文随笔——《醋.意》
·一首歌的时光——《十年》
·抑郁症患者
·生活该有的样子
·目中有人才有路,心中有爱才有度
·轻拾岁月的阳光
·花雨拾遗
·杂文;善待他人
·一半天使 一半魔鬼
·生命的快乐—就是活好当下
·恋着好望角的星星
·浅念岁月,不再执着
相关短文
·又到银杏叶黄时
·一碗羊肉汤
·无声的眼泪
·听《门前情思大碗茶》有感
·总有一个地方是你的阔别经年
·一棵树的自语
·今夜无风
·我在石家庄等你,你若不来,我便
·最是那一抹流云
·赞助
·回忆是浅浅的微笑
·人才是乡村的灵魂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