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端午往事

作者:海仙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5-12 15:25 阅读:

  端午往事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又到了。

  早上餐厅买了粽子,吃了,没什么感觉,跟平常的食物差不多,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尽管也是箬叶包的,但没有那种清香,总觉得没有家乡的粽子好吃。

  家乡的粽子有十多年没有吃过了,因为我离开家乡后就没在家乡过过端午,尽管每年也吃粽子。

  没有成家前,每到端午,母亲就在头天忙开了,浸糯米,然后叫我上山砍棕枝,去五十里地的后山摘箬叶。砍棕枝,路不远,只要十来分钟便完成任务了。但摘箬叶,可不是件轻松的事。箬叶平地是不可能有的,在离我们村五十里地的后山有片箬叶林,面积虽大,但采的人多,附近村的人都在那采摘,所以必须赶早。记得那时,我每年都和几个要好的伙伴们约好早上四点钟进山,天还是黑的,路也是隐隐约约,不甚清晰。我们边走边聊天,自己的学习情况啦,在学校里的见闻啦,最近看的手抄本啦,给某老师编的故事啦,一路上讲个不停。走两个小时的山路,六点多钟到了目的地。山上,到处是原始森林,走的路两边都是柴或甘草,走的时候必须用手把柴或甘草扳开,不然就把脸划破了。

  来到箬叶林,山上除了鸟鸣声,还有松涛声。听松涛声那是山里人的享受。平时在村里,风吹过,树子上的叶子发出“沙沙”声;在山里,那森林发出的声音,气热博大,犹如后来见过大海,海涛声一样,浑厚雄壮。如果说村子里树叶发出的声音是小提琴独奏,那么山里的松涛就是交响乐。此时我们不说话,我们一边采着箬叶,一边欣赏这大自然送给我们的交响乐。但不到半个小时,山上已是人声鼎沸,问候声,走路声,摘箬叶声,漫谈声……松涛声淹没在人声中了。

  采箬叶不是什么技术活,但手脚不麻利一点,你就要吃苦头了,因为此时你身边还没有人,不一会你的身边就有一堆人。等你还想采的时候,你周围三百米内看不到一片你想采的叶子,那你就得去找,也可能你看到了一大片箬叶,等你爬到那里,别人已捷足先登了,你只好叹一口气,向四围再观察,再寻找。也许一个上午你也找不到采的地方,只好背着半篮子箬叶回家,半路上如果有人问:“你怎么采这么一点啊?”你会无地自容,真想地上有洞,消失在地球上。所以山上采的时候,双手开弓,不一会就采一篮了。背着踏实的一篮子箬叶,一路脚步轻松,边跟同伴们聊上山来没有聊完的话题,一边想像着裹粽子的情景,实在太美好了。

  回到家,母亲就选一些大的叶子,用清水洗洗干净,放在一个盆子里待用;把棕树叶子撕城一条一条的样子,也放在盆子里。到了晚上,母亲先在浸过的糯米里放适量的盐和植物油,然后开始裹粽子了。她把箬叶拿在手里,把叶子的一头折成袋状,把糯米用大磁勺舀一勺,放入箬叶袋子,然后把箬叶的另一头往上一裹,再用棕叶条子把两头一系,一个粽子就裹好了。母亲裹的熟练动作,引起了我的兴趣,我让母亲教我裹。母亲倒也耐心地教,可是我裹起来的粽子,没有像母亲裹的那样四角分明,很不像个粽子。我看着自己裹的那样,有些生气。母亲却说:“你第一次就裹得这么好,有的人一辈子也不会裹呢。”听着母亲这样说,我心里顿时好受多了。大约一个钟头,浸泡的糯米全部变成了一个个的粽子。然后就是煮粽子了。煮粽子不需要大火,因为火太旺,糯米一下膨胀,外面的箬叶容易破,那么糯米就会外露,起锅的时候看相不好。

  文火煮一个多小时,焖到第二天早上,粽子还是热热的,拿起来往鼻前一送,一股棕叶的清气和箬叶的香气,直扑鼻孔。然后把棕叶条扯断,把箬叶小心地剥开,露出一头,另一头用手捏着,免得把手弄得粘粘地。往嘴里一送,那糯米的甜香和植物油的浓香,一下子沁入内腑,让你希望一口把一个大粽子吃掉。可是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细嚼慢咽,越嚼越有味,越嚼越想把速度放慢,直到咬进嘴里的每一粒米成糊才吞下肚去。如果你心急那是容易咽着的。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其实,心急也是吃不了糯米粽子的。

  端午节的正餐是丰盛的,菜就有鸡、鱼、肉。鸡是用板栗烧的,鱼也是红烧,肉也是红烧,这些菜都是我爱吃的。除荤菜外,还有大量的素菜,如豆腐,水白菜,毛豆子,嫩蚕豆等等。尽管我们兄弟姐妹五人,但从来不抢。每每吃端午时母亲看着我们这些孩子健健康康,脸上总是含着笑,话也特别温柔。

  成家以后,做端午的饭菜自然是妻子的事了。不过采箬叶的依然是我。吃起来依然那么香,依然那么温馨。而且此时我和妻子都是要对上一杯酒的。一切的情感、话语、希望、期盼都在这一杯酒里。

  离开家乡以后,再也没有吃过鱼。温州的鱼,烧法不喜欢,白惨惨的,一看就没有食欲;还有就是我看见温州的河水,就断了吃鱼的念头。鸡也没有吃过,因为温州“鸡”和“妓”是不分的。肉常吃,但决没有家乡用玉米粉和刷锅水喂出来的猪肉香,因为温州的猪都是“六月肥”给催出来的,自然少了一份真诚。粽子是每年吃的,只是少了上山采箬叶的过程和母亲、妻子裹粽子的那份娴熟,也就少了一种味。一种什么味呢?一种家乡味,一种亲情味,一种辛勤劳动得到的甜美味。没有这些,吃也只是维持生命的手段而已。


上一篇:停伫!莅临樱桃采摘时节   下一篇:那江烟花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万般风流不如一泪慈悲
·最美的时光
·童年
·我家的香椿树
·【原创】这个冬天,不要让自己太
·春尝野菜三味
·珍惜那个在非工作时间给你打电话
·语言如花,文章如画
·平常心静,是一种福气
·黑子是条狗
·在春天里回望冬天
·一幅老照片,让我想起周国平
相关短文
·停伫!莅临樱桃采摘时节
·啊,美丽的云和梯田
·穿过这座城市
·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故居.记忆老屋
·摩羯姑娘
·致敬“中国乒乓”
·爽洁,雨后天晴的光辉
·樱桃缘
·《母亲节感怀》
·故乡的秋(散文)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