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搬家

作者:617406701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5-29 13:17 阅读:

   从小到大不知搬过多少次家,每次搬家心中都是感慨悠悠。

   第一次搬家我刚记事,那年我三岁,有点隐隐约约的记忆,是爸爸和叔叔们分家,家具是八只碗,一根储存粮食的长方形柜子,有四只脚,与四叔共同拥有三间低矮的瓦屋,四叔跟我们过,因为爷爷奶奶去世时,只有我父亲和我大叔成了家,其余的几个叔叔都未成家,他们就由父亲和大叔抚养,三叔和五叔由大叔抚养,四叔跟我们过,后来父亲回忆那段日子,差点掉眼泪,那时给我最大的印象是贫穷。

   第二次搬家是父亲给我们盖好新房后的比较正式的搬家,因为我们总算有了自己独立的家,不会和任何人共享的家,但四叔依然和我们过,他的所有费用都要由这个家分担。搬家时的家具等自然要比第一次丰富得多,我们有了自家的第一头牛,第一辆自行车,第一棵柿子树,第一棵核桃树,八百多斤储粮…

   第三次搬家也是分家。四叔高中毕业,我父母给他张罗了一房媳妇,四叔四婶受人撺掇,闹着要分家,于是找来了几个重要的邻里、亲戚和队里的干部,当时四婶哭、闹,要东要西,其实那时家里也没有多少东西,父亲当时回避,只对干部们说了一句:东西他们可以挑,但我还有三个儿子!但四婶还是哭闹,父亲最后一咬牙,都答应他们!于是家里唯一的一头老黄牛给了四叔,但我家有使用权;唯一一辆飞鸽牌加重自行车也给了四叔,唯一一棵柿子树给了四叔,唯一一棵核桃树也给了四叔,家里有四根储粮的柜子,两根都归四叔,家里储粮大约一千六百斤,八百斤给了四叔,老屋前后的树木及老屋都归四叔,其他小的物件任他挑,好在他还知足,没有再索取,但的确也没有可挑的了,最后由村干部写了分单,“恐后无凭,立字为据”,于是开始了非常感伤的场面:

  老黄牛被牵走了,临走时冲母亲长号了几声,母亲走过去摸着他的脖子,他温情地舔母亲的手…总之自行车被骑走了,柜子被抬走了,粮食被运走了。我望着它们原来占据的地方,突然空旷了,我忽然觉得家里的地方宽敞了,我有时候想那些东西就像是贪玩的小孩子,玩腻了就会回来的,可是它们竟然失踪了,可是我却确切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

   好久父母闷闷不乐,我们也老大不高兴,觉得四叔过份,凭什么拿走那麽多东西,因为我的父母是他们的大哥大嫂不是父母,凭什么那麽骑墙,他们也很久没来,种地时我们借人家的牛,吃核桃柿子时,我们买人家的,我甚至偷过人家的,可他们从来没带一点给我们,在愤愤不平中日子悄然流逝,我们也渐渐习惯了没有他们的日子,就像习惯有他们的日子一样。

   第四次搬家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分家。哥哥高中毕业,父母给他娶了邻队的一个姑娘,后来好事者就对她讲,家里弟兄三人,你早分家就少受拖累,就早点给自己攒些家业,于是她和哥哥吵架,甚至厮打,和妈妈吵,回娘家一住就是好久不回来,敏感的父亲意识到是她是要分家,就照例找来重要的邻里亲戚及队上的干部,这回是更激烈的哭闹和争吵,更细的斤斤计较,哥哥没有说太多的话,但最终仍然是“恐后无凭,立字为据”,写好了分单,一式四份,父母一份,哥嫂一份,我和弟弟各一份。

   自从这个家被四叔打劫以后,所剩无多了,父亲又添置了新的东西,自行车一辆,缝纫机一台,收音机一台,录音机一台,老黄牛一头,其他的柜子箱子也不少,这些都如数给了嫂子,于是第二天,自行车被推走了,因为路近不用骑。缝纫机被抬走了,收音机被抱走了,录音机被提走了,老黄牛不必牵走,因为他是和牛圈一起合法转让,所以它没有难过,但我们不怪它。

   望着空落的家,我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宽敞,原先我和弟弟公用一张桌子,经常划三八线,搞不好常常打架,弟弟常常第一个哭着到父亲那里告状,但我也不甘示弱随后就到,为此我们没少挨骂甚至挨揍。但自从哥哥搬出去以后,地方出奇地大,我和弟弟一人一个房间,每人一张桌子,更舒服的是不用天天放牛!但不好的是在家里不能玩藏猫猫的游戏了,以前家具多,随便就能藏住,现在找半天也找不出个藏身的地方了,后来我们干脆对藏猫猫游戏嗤之以鼻了,甚至觉得这是天底下最无聊的游戏。

   后来我和弟弟陆续参加工作,陆续娶妻生子,都有了自己的家,很少回去,我们从没提过分家的事。因为我们都清楚那里几乎只剩四间瓦房了。一次父亲说老屋我和弟弟各两间,我们说行。但都明白谁都不会回来住。倒是父母经常住在我们的家里,我们由于工作繁忙,很少回家。

   我们几乎没给过他们更多的关心,倒是他们经常来电话,问东问西,诸如“工作要吃苦”“孩子怎样”“身体怎样”“单位忙不忙”等等让人听烦了的话题,隔三差五捎些馒头、菜、核桃、柿子之类的,我们拿一部分送人,自己留一部分,但往往是怀着可惜的心情扔掉了。

   就这样,经过这多次的搬家,最后搬得连父母都无立锥之地了,但我分明感到老家还有两件旧家具:父亲,母亲,是寄在本来属于他们自己而今属于别人的家里。


上一篇:忆往昔之煤油灯   下一篇:优雅,是穿越时光一首歌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春风十里,梨花开
·有你的故事里,无论结局如何都好
·远嫁的我,如何陪伴父母的后半生
·人可以平凡,但不能自卑
·幸福阳光
·归途是疼痛的字眼
·童年趣事
·拖延,我们等不起
·若可,且将这一世捻成几剪时光
·琴声不老
·岁月!总有几抹淡淡的忧伤
·有时间,就回家看看吧
相关短文
·忆往昔之煤油灯
·浮光掠影
·男人累还是女人累?
·莲花处处开
·盈一眸清凉,捻一指荷香
·无形剪刀
·读《美在天真》
·剑之所指,心之所向
·厦门,一次难忘的旅行
·尤伯杯溃败想到的
·七绝/十二月
·一个人的岁月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