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难过忧伤,停顿在有你的地方

作者:离风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11-14 12:34 阅读:

  可能,当音乐响起的那一刻时,我的心就已经被融化掉。你和我再一次地说出那对影成三人的佳句。每个人都会看着天空里面的风景,各人有各人的不同。我曾经也同样的以为,这只是个梦幻,缺不了一对主角的拼凑。可是到现在,我才恍然发现,那些主角的存在,往往都是透明的,看不见的。

  我希望会再来生的路口,遇见当时的你。如果是在他之前,那么我就会十分的开心快乐。你没有任何的掩藏,向我诚恳地坦露出一切。我知道你的世界和我差不多,所有过去的快乐也都和我有着相似的地方。我不想要让你也开始不快乐,所以从今天开始,是你让我学会了怎样的去微笑

  我当然也希望云朵可以靠着我,在很近很近的地方,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得到。那天夜晚的梦会是真的吗?我真的碰到它们了,但是当我一转身,你却也消失不见。跟着云彩一起跑了。走到无我的境界。我一直都以为,那里会是一处十分可怕的地方。但是等我听了其他人传说的故事以后,心态也会放平静。不再关注与悲伤

  你其实是真的为我好。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大好人。我可以说吗?在我所遇见的男孩子里面,你是第一个可以把我的心打动的人。也是第一个我随意就能够牵起的双手的主人。你的手掌心有一种很特别的温暖。时时刻刻都不愿意放下。二十年,最多十五年的岁月也都是你陪着我走过来。虽然大大小小的地方,我们只去了三处。

  但是,这真地足够了。亲爱的,它们可以让我回忆一辈子。漫长的一辈子。我知道这样说可能会有些夸张。但你看到了吗?你听见了吗?我的心和我的脸颊是有多么地平静自然。这是我只有在如今的日子里面才会体验到的。你知道吗?你改变了我太多。我想起曾经,我说你是我地魔术师,这真的一点都不为过。我期待的那天终于来了。

  这是一个阴雨天,没有多少雨点的点缀的脑袋,忽然觉的好像少了些什么。你可是知道,我选择把二月的故事,一下子丢在了十月里的某一天。哦,真感到抱歉。我居然拖延了这么久。相信,你也会责怪我。但是你也害怕,害怕着我会哭。所以还是会用之前的语气对我说着所有的故事,让我的心里得到一阵欢脱与安宁。

  要怪的话你尽管怪罪。我不会再和之前一模一样了。至少我不会哭了。这辈子哭得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叫你见到我的哭得那一面。实在露怯啊,有没有。我经常会看着天空,有的人说,只要是思念着,就要把头抬得高高的。这样,自己心里面的那个人也就会见到你了。和你对话。我试过了,你还记得吗?在那天晚上。

  我是在我们得家门口,和你一起说话的。还记得小时候的你啊,总爱对我说,天空上有一个掌管生死的神仙。它想叫人什么时候死,那个人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然而,对于我们来讲,它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我们人类意想不到的。结果逝去的人在何时会离我们而去,我们也真地无法得知。无法预料。你说,好好活着。就是最好的。

  小小的我看着小小的你。不禁笑了起来。我还记得,你在微笑的时候,那两颗小虎牙会经常冒出来。逗的我一笑一笑的。我笑着的时候,你也会跟着我一起笑。但是没过多久,我们两家的人,也会闻声而来。询问着我们,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我们说出彼此的趣事父母也会替我们感到高兴。那时候的天空黑凄凄的,但是心里的光会照亮每一个地方。

  我说,天色已晚。赶紧回家吧?你对我说,好啊,那明天再见咯。我也学你点点头,然后跟你说好。紧接着两个人的手松开了。被各自的父母牵着。我们的家住在彼此的对面。回家也只需要两三步的路程。关了灯的我们两个人,说出了晚安。可我还是会躲在门口那儿。直到你不见了。我才会回到屋子里面去。母亲会在那一边偷笑。说我的小机灵。

  让我偶尔的也跟着她一起笑。母亲把我围在她的怀里。询问我和你是什么时候交上的好朋友。我告诉母亲,就在这几天而已。母亲若有所思。她仿佛是在想着一件事情。一件让我也猜不透的故事。父亲偷偷的走过来。他将我抱走了。等到母亲回过头的时候。我已经和父亲两个人坐在家里面的一张床上。父亲把我放在身边,他倒一个人举着报纸,看得津津有味的。

  我看到身边有一个香蕉。于是迫不及待地要将它放进嘴巴里。父亲见到,说要拨了皮才可以吃。我说当时的我有多小啊,竟然连拨皮这件事都不知道。倒是让那根香蕉少了半截。剩下的半截总之是到了父亲的肚子里面。我于是大叫。想让母亲过来替我评评理。可是结果依然,母亲总是向着父亲说话,把我的感受全然丢到一边。

  我还想起当时,他们两个离开我的时候,是把我一个人锁在了房间里。还说等等就会有一个阿姨过来了。我满心好奇地等候着。一直到九点多,那个阿姨才进了我家的门。母亲向我介绍了她的一切之后,匆匆忙忙地和父亲一齐离开了。他们这一次可是去的好远呢。我记得那时候,我天天都好想念。以至于茶饭不思,以至于闷闷不乐的。

  在我和你相处的那段时光里。家里面就只有那位小阿姨陪着我一起玩,一块睡觉。一起听音乐,或者有的时候她还带着我一起逛街呢。但是因为这样,我和你见面的机会也就少了很多。不过这也不能阻挡我要于你见面的心思。当每一个中午来临之后,阿姨也就会睡着了。她睡觉的时候,是绝对的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有第一次,我偷跑时,被她捉住。

  还记得,她当时问我。要去哪儿啊?我说,我要去外面一会。她指着窗户边,说,外面下雨呢,你还是别出去了。呆在家里吧。我说,没事的。我不会淋着。她还是不放心。后来,她说,出去干什么?我说,出去,透透气。阿姨一脸的朦胧状。看的我心里乐得不行。但是她还要问我说,外面是不是有人啊?我惊呆了,连忙退步。

  眼看就要退到门槛边了。她两眼一睁。立刻扶住了我。把我带到门口,还说,我可不信。你看,她接着说。他在外面呢。一个小男孩的影子。完完整整的落在了我的面前。小阿姨说,是吧?你是不找他去啊?我胆怯地点了点头。小阿姨又说,我可是关心你。害怕你会受伤。但是你们两个如果是在院子里面玩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但是就得等雨停了才可以。

  她的坚决不许,让我连一点余地都没有。我看着外面的大雨下得哗哗响。真担心你会因为此而着凉。我在房间里面。因为赌气,所以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的。我敢说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何况人呢?小阿姨到了中午,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她不知道情况的状态下,礼貌似地敲了敲我房间的门。我装作不理她。于是也闻丝未动。

  她说,她是按照父母的要求来做的。这样的要求只会让我感到温暖不会感到寒冷。也许是因为父母的一句话,让她时时刻刻都对我保护着。而且每一分钟里,她都任劳任怨。做着一些平常在我看来最不起眼的事情。那些倒出来的脏衣服。那些用过的抹布。经过她的一番清洗之后,更加地洁净了一些。我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一位小女生了。不论是曾经,还是今天。她依旧如此。

  只要是母亲和父亲都不在。她就会不由自主地走过来帮忙。她的家住的比我们的距离都要遥远的多。我每一次看她来都有些于心不忍。那天的我还亲自告诉她说。我说,姐姐。您以后还是不要来的好。她倒是一脸的惊讶。询问着我。对我说,为什么啊?我说,我们的距离太遥远了。我怕你会累着。所以以后,您还是不要来的好。

  她对着我笑了笑。跟我说,没事的。姐姐不累,真不累。等她说完,我只看见她的背影。正在一步一步地与我远离。姐姐说,要离开家,去外面看一看。有什么需要去做的。于是,等她离开后我也就轻松了。但是只要一想起昨天。我就有些后怕。我害怕她会继续生我的气。然后告诉妈妈。到时候,我可是百口莫辩了。

  虽然这样说。但是想要见你的心,可是丝毫没有减少过。我一直盯着门口。想着要趁机走出去。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我想要出去。想要跟你在一起。我还想听你讲故事。你会给我讲很多的美丽故事。我听都来不及听呢。你的故事有那么多那么多。实在会让我想要用脑袋一下子把它们都装进去。然后每一个晚上,回顾一遍。

  那种滋味,究竟会有多美啊。我不敢预料。也来不及预料。于是,趁着她不在的那一刹那。我偷偷地溜出了门外。去看一看你家的状况。你们家的客厅里面已经没有人在那儿了。除了一个摇摆着胳膊的招财猫以外,就再也没有一个人了。当时,也已经是一个暖洋洋的中午。那个太阳总会照顾着我,驱走我身上的寒气,带来温暖。

  我一边享受着。一边探听里面的消息。可是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你们家的前院。那儿有好几扇铝合金窗户。透过那窗户,可以完整地看出外面的情况。我站在外面,也会发现你得一举一动。我见到你在看书。你在看书。所以一直都聚精会神的。样子很是认真。我也并没有想要打搅你的意思,只不过,你与我约定好的事情,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我一个人失落地在你家门口来来回回。脚掌磨合在地面上。通过鞋子会发出沙沙声。这时候,屋内仿佛出现了动静。我站在远处。耳畔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远远看去,那是一个年过五旬的爷爷。我在心里对你说着,问着。那是你得爷爷吗?只是这样的问题,这样的方式。兴许永远也不会让自己得到某种想象中的答案。只会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我继续看着。继续看着那位爷爷。想着要了解他去。可是就在一不经意之间。我的脚步出卖了我。让我一个人羞红了脸庞,正面相对于他。爷爷于是问着我,对我说。你是谁啊?来做什么的啊?那种亲切地语气是我从未听过的。也就只有你吧,能够这样简简单单地和我说话。我把情况都要告诉他吗?我在心里,仔细地想。

  没过多久。老爷爷他便猜出了我的心思。对我问候般的说,你是来找我们家小鹤的吧?我因为被爷爷猜中了。而心生暗喜与安慰。他于是笑呵呵地告诉我说,要让我稍等一下。他好方便进屋叫人去。老爷爷的和蔼让我的担心少了一大半。我也是后来经过你得仔细介绍后,才冒然得知,他是你得一位姥爷。让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于是和他认真的道了一个歉。像你一样地也称呼他为姥爷。不过,就算是这样。他好像也不会接受似地。倒是于我说,这可使不得,万万使不得。我经过你的眼神之后,也向他莞尔一笑地说。爷爷,这没什么。他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们不分彼此。我们啊,应该只当做是一家人才对呢。爷爷当时听了,还说,你这姑娘嘴可真是巧。

  我心里当然也有回答他说,爷爷,不是我嘴很巧。而是您的孙子太让您为他感到骄傲。爷爷后来看了看手表。对我们说,不然你就留下来一块吃个饭吧?我想了想。也紧张起来,询问爷爷说。爷爷,现在几点钟了?爷爷笑着回答我,他说,呵呵,还早呢。才刚过十点而已。爷爷边说边捋捋自己的胡须。那一脸笑意,让我既温暖又害怕。

  我害怕的不是爷爷。而是小阿姨。她不会等的着急了吧?我们家自从父母亲离家以后,吃饭的时间也就足足的提前了一个小时。由着她的个性来说,十点钟不吃饭,那么后来的活也都不能干的下去了。阿姨一定会生气。而且这一次我的不告而别,她又会如何想我呢?我虽然当时五岁。可是心已经成熟的像个大人。

  外面的人常说,我妈妈养了一个小大人。这个小大人指的就是我。以前。在她还没有来照顾我地时候。母亲也经常把我带在身边。她上班也会如此。我跟在她的眼前。那儿永远都会有一张椅子。是为了我而存在着的。也许现在它已经消失了。家里的小阿姨在厨房,她并没有发现我走了出来。因为,我的房间门是关着的。

  走出去的时候。她也不在。所以我要装成没有出去过的样子。坐在自己的房间,看着桌面上的你刚才送给我的那本童话书。翻开第一页,还有着两个大大的字一样的东西。由于还没有开始学习。所以关与它。我只能巧妙地将其掠过。而不去再一次又一次地欣赏。我在房间里面认认真真地看书。房间外面是阵阵的饭菜香。

  一定是阿姨。她把饭做好了。我循着饭菜香,一路的走了过去。对她说,阿姨,您做了什么好吃的啊?她好像没怎么听清似地。对我模糊地说,你等一会儿。你稍等一下,饭菜做好了之后,我们就能吃饭了。我于是继续回到房间里。不再理她。可是屋外的饭菜香让我一次又一次地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我只能说。是这香味把我的读书心给卷走了。我的心一起栽进了锅里面。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隔了十分钟。十点三十分。阿姨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穿戴着围裙的她将围裙摘下。再将其放进她个人的居住房间。后来又进了洗手间洗了手。最后,那道菜才终于上了桌。露出了它的真实面目。那是一大盘的猪蹄。

  阿姨她打趣地对我说,呵呵。很好看吧?我一个劲儿地点点头。嘴角的口水跟着不断地向外流出。不知道你假如看到了我的这幅状态会不会也像阿姨一样。说我真是个馋猫。不过,她还是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面。她反而对我说,吃吧。吃了它,以后就会有更多地力量趁我不注意就可以逃跑了。吃吧。呵呵。

  我可以听出她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当然,她已经知道了。而且午餐过后,剩余的一半,她还大发慈悲。对我说,这剩下的一半呐,你就把它们带给你的好朋友吧。嘿,记得,不要说是我给的。你一定要说,是你要送给他们的。我还满心怀疑地问她说,为什么啊?只听得那边,她声音放低的像只蚊子的告诉我说。反正是为了你,我又捞不着好处。

  我于是笑着答谢她。对她说,谢谢啦。那我先去了。她说,好。我于是紧接着一溜烟的功夫走回了你的家里。站在门口,盯着窗户。看你和爷爷两个人正在吃午饭。你吃饭的时候,眼睛依旧在笑着。仿佛每一次都很是满足。一模一样的场面发生过在我的脑海里很多次。每一个晚上也都会梦到你。而且我也会说着一句句的梦话。

  那都是关于你的。我无法争辩的事实。等你见到我,而我也看见你的时候。你的一只手对我紧紧地挥舞着。用你的手势告诉我说。等你一下。等你收拾完就出来和我一起玩。我于是趁你走进厨房的机会,将那盘中午的猪蹄递给了你。你说,这是什么?表情十分地惊讶。我说,这是猪蹄。你接着问我,对我说,呵,这哪来的?

  我接着对你说,哎呀,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吃啊。你指着自己得肚子,告诉我。可是我已经吃饱了怎么办?我想了想,对你说,那没关系。你可以留到后来再吃吗?晚饭也可以。你不确定地继续对我说,真的可以吗?我认真地点了点头。告诉你说,可以的。你和爷爷一起吃最好了。属于共同品尝。呵呵。我笑着说。你看着我,只好收下了。

  在那个夜晚里面,我们坐在自家的院落里,看着天空。欣赏着那轮又圆又大的月亮。一时间也象入了迷一样的。我问你说,你看。月亮它那么大,那么地通透。那么,它的身边会不会有人呢?我还用好奇地眼神看着你。你仔细地想来,对我也仔细地说,照我看来,那月亮上面是没有人的。应该就是如此。

  我想了想。继续看着你。还记得吗?你每一次说话的时候,眼眉都会皱一皱。当天晚上的风也是忽然间变得乖戾。一不留神边便钻进了我的怀中。让我偶然性的打了一个冷颤。你见到后,第一句话便是,你没事吧?要不,我们回家吧?眼看着天又一次的黑了下去。我是有多么地想叫它停下来。停下来。或者,慢一些也好。

  这样。我就可以和你多呆一会。这样,我就可以和你多说一句话。在这样的美丽的月光之下,我和你再一次的说出了告别。再一次的走回了各自的归属。小孩们的样子还在我的脑海里面转悠着。他们两个走过来走过去。刹那间,仿佛就只有那么一瞬。孩子忽然长大。而那些看管他们的人们也一一的老去。甚至还有的,多出了岁月的聘礼。

  它们等于是母亲的银发,它们等于是父亲的背脊。一次次的一遍遍的。被那日月交替所承受的代价。在这样的代价之下,我们两个顽皮的孩子长大了。一眨眼也到了上大学的年纪。母亲说你和我的分别就在此时。可是我不信。父亲也说,你和我的分别就在此刻。我也不会相信。父亲还说,上了大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谈恋爱

  你以为他还会守着你吗?父亲的话把我吓着了。我实在是不敢想。不过,我发现你还是喜欢我地。因为有这些啊。你每一次来信,都说自己会等我。要我好好的在家里也象你一样地等着你的归来。到时候,你会回来娶我进门。让我坐在你的旁边,当你的新娘子。你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我都要认真地读过。我还说了一句很可怕的话。

  我说,哪怕你遗忘了。我都会再一次地提醒你。再一次的让你知道我爱你的心。可是从未改变过。这种期限,在你离开家的那一刹那开始倒数。时限为三年。你上大学的三年。我说,我会等你。不论三年,还是三个世纪。我都会等你。只要你能够回来。就是最好的。这三年里,你也并没有闲着。而是每一次,只要有空了,就会给我写信。

  信里面的你,依旧和当初的你一模一样。可以逗我笑,也会冷不丁地让我一阵痛哭。哭泣的时候,心里也会是暖洋洋的。那和以前已经不再是一样地了。以前的孩子,她长大了。现在的人啊,眼睛里除了你仿佛就没有其他的了。你知道吗?我每一天除了接收信件便再无其他的事情可做。我会在无聊的时候,将你的信件翻开,无论那已经隔了多久的时间。

  我也要再看一遍。眼巴前的朋友们都说我花痴病犯了。可我并没有觉得哪里有不妥。我倒觉得时间真快。眨眼你就不见了。也是一眨眼,我收到了你的很多心里话。你可是知道的。我也好想为你写下一点什么。可是每一次,一到关键时刻。脑子里的词汇就变的越发稀少。我在猜,它们是不是在故意的躲着我呢?让我不能为你写信。

  让你不会收到我的祝福。那些年,日子怎么过来的。其实眼前的朋友都知道。他们如果要对你说的话。我猜那也一定是这样。死党会对你说我是哭着走过来的。这一路上,她可没少哭呢。好朋友也会对你说,她是带着压力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然后,他们也一定会让我伸出手,让你看一看手心上的那一道痕迹。

  我不是有心的。只不过那一天路过一间我们彼此喜欢的商店。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回家。朋友还在身边催促。其实说来,他们也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有的更多的还是愧疚吧。因为在那一刹那,我还是被她们的拉扯产生了一道血红的口子。事后,朋友们把我送到医院里面去诊治。当医生说要给我的伤口缝针的时候,那几位惊呆了。

  胆小的苏南背对着我。害怕的张强,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我看着女医生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也吓得要死。不过没有多久。整个人的手便失去了知觉。她说,没事。别害怕。打着麻药呢,不会感觉到痛的。请放心。我的心才跟着放松下来。但看着血肉模糊的地方。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恨不得让那个不敢看我的家伙直面相对与我。

  后来,等到包扎完毕。我们几个在回家的路上。就像是开批判会一样。深刻的谴责着那一个让我受伤的朋友。我还记得当时的他彻底的脱离了我们的队伍。让我们原来那么完美的队形在刹那间什么都不是。成了一盘散沙。我对那个他说。嘿,你可得记住啊,我这根手指的惨状。小心以后。如果它落下后遗症啥的,你可就完咯。

  那个男生到倒害怕的不得了。他赶紧的跑到大前方。真的是头也不敢回的不敢看着我们。我和几个死党兼好姐妹回家了。姐妹们和死党一眼看去,都是我和你的往来信件。在我的房间里。在我的书桌上,也在我的手心里。还有家里的每一处地方。都会被他们发现,有你的踪迹。时时刻刻不充满着浪漫地气息。

  有几个人还说,让我好好地享受这些。可能到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另一个姐妹把她拉扯到一旁说着,你说什么呢,人家可是好好的啊,也没什么事。你别一天到晚的乌鸦嘴。看,被你拆散了的,有多少个。你数数。张曼掰扯着手指头跟她说。我在一边偷偷地听着。像是过去的话,我也一定会冲动地走到前去指责一番。

  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到也真觉的自己变化了不少。我不在会去计较这些无心的。我不在会去计较那些朋友的无心之过。只要他们喜欢,那就随他们去吧。而我只要好好的等,只要静静的等你回来的那一天就可以。当天下午,你再一次的来信了。不过,你的这封信让我觉得有点怪异。这字迹是你的吗?朋友们和我一起取信,自然也和我一起看。

  他们和你也算是老朋友了。见着信上的文字笔记。他们果断的说,这封信不是你写的。我看来看去。也觉得不象。于是,便想从信里面找出点什么来。我仔仔细细地看着信。一点一点,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过。那信里面的一切说的最扎眼的两个字是分别与再见。我继续往下看。还有更多地字句会令我心痛难过。可我依旧不知,这是为什么。

  你可以回答我吗?我不知道该用何种方式去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只是,从字里行间,我隐约的不安时时刻刻都会拥挤在心头上。我的忧伤,我的快乐。时而出现,时而开始交织着。不断地让我梦到你的影子,在断断续续地向我挥手。跟我说着再见两个字。我会在梦里惊醒。那天,你是真的离开了我,那天,阳光依旧很灿烂。


上一篇:管道煤气 管道霉气   下一篇:一汪冬水,挑战季节峰巅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没有人不辛苦 ,只是不愿喊疼 !
·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人从众叕,你目前处于哪一个字?
·《故事里的人生》(294 “蘸着墨
·月圆中秋,情浓十五
·《成长》
·当努力成为习惯,你就离成功不远
·情感美文:巷子里的阳光
·友情如歌
·《故事里的人生》(296 一只鞋无
·痛苦与幸福的距离
·早婚与晚婚
相关短文
·管道煤气 管道霉气
·《对未来农民转型的展望 ——文/
·童年
·赶火车
·不啻有声,被时光洗脑
·《你好,之华》献给毕业三十年
·一书在手,不亦说乎
·银杏叶黄了
·随 想
·延伸可以多长
·
·一个懂事的女子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