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门外来了一只猫

作者:北湖岚影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05-10 17:13 阅读:

  五月三号晚上接近八点的时候,乐乐停止了呼吸。他从下午开始昏迷,呼吸越来越弱,手脚渐渐失去温度。他的眼睛一直半睁着,呆滞不动,一口气吊着落不下去,接近七点的时候喉咙里间或发出一两声抽噎,浑身僵着没有丝毫反应。他的脸已经瘦得又尖又小,脊梁上全是骨头,肚子却胀得圆鼓鼓的,硕大而沉重。他得的是腹膜炎,一种无法治愈的怪病,据说是感染了什么病毒在体内产生了变异,肚子渐渐肿大起来,腹腔内积了越来越多的体液,那种难受是可想而知的。

  我非常后悔把他领养给别人,在领养之前他还是活蹦乱跳的非常健康,去了别人家才半个月就生病了,肚子已经积水比较厉害了,领养人才告诉我。发给我的照片上,乐乐无精打采地被女主人抱起,他的眼睛耷拉着,神情忧郁。他们不愿意医治,只是说要给他买些营养品和玩具,生病了能有胃口和心思玩乐吗?我担心得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在微信上给领养人发信息,问他们有没有时间把乐乐送过来我带他去看病,一直不回我信息。考虑到领养人是老师,白天大概在上课,中午的时候我打领养人留在领养合同上的电话,不接。我又发信息说如果他们没时间就发个地址给我,我去接乐乐回来。还是不回我信息,好像他们很不愿意送还乐乐,是这半个月养出了感情还是碍于情面?我捉摸不清,心里却火烧火燎的,想着乐乐的病已经那样了,不赶紧医治会越拖越严重。到了晚上七点过,我忍不住又打电话,这次拨了合同上男主人的电话。他接了,开始不知道我是谁,听出是我的声音,顿时有些尴尬,说是白天在上课关了机才刚打开。当天是星期四,他建议我周末去看乐乐,到时也可以陪我看看他们家周围的环境。想来那环境是不错的,我知道他们住在成都一个有名的植物鲜花市场附近,我以往也特意过去赏玩过几次。其实合同上面写有他们学校的地址,但我不确定他们住家是否就是学校那个地址。

  他在电话里说平时下午五点过下班,会带乐乐出去散步,周末他们一家人去田里种菜,也会带上乐乐。我表示很惊异,连声追问乐乐不会走丢吗?他那么乖就跟在你们左右?心想这样遛猫的还真是少见,眼前便展开了一幅乐乐的田园游乐图,感觉他好像获得了其他猫咪不可能拥有的奇妙生活。如果能一直这样确实挺好的啊!可是他现在生病了,目前还不知道病因,他急需要医治。

  “他不会乱跑,姐姐弟弟都跟着他。”他们有一儿一女,女儿大概十岁,儿子可能八九岁。当初领养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两个小孩儿,他们十分想要养一只猫,说是姐弟俩负责照顾猫咪,父母为了了却孩子心愿,便领养了乐乐。当时我们交流得很愉快顺利。隔了一星期左右我询问乐乐在他家的情况,领养人发了几张照片给我,乐乐蹲立在屋子里,阳光照耀在他身上,他半眯缝的眼睛透着琥珀的光芒;乐乐在桌上瓷瓶里插着的画卷之间探寻,眼里充满好奇;乐乐蹲立在猫抓板上圆睁双眼凝视前方,仿佛正在思考什么问题;乐乐侧卧在大方桌上睡觉,阳光从前方撒进来,他沐浴在阳光里,身后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画笔、颜料和调色盘。最后一张是乐乐站在窗下的暖气机上,努力踮起两条后腿,前腿撑在窗台上极力眺望,窗外是田地和远处的一片错落的屋顶。最后这张照片让我有点揪心,我感到了乐乐的孤单寂寞,也许他正在想念从此天各一方的我们,心里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只有他孤单单地留在了别人家里。如果那时候我决定让他回来,他还会得这个怪病吗?可是那些照片总的来说都无可挑剔,领养人又说乐乐很自在,很适应,于是我让自己放心。现在我在心里暗自揣度是不是两个小孩儿太顽皮了弄伤了乐乐,就开始后悔不该送养给这一家人。“我等一会儿拍个视频给你看,乐乐状态还是可以,就是不咋吃东西。”

  接近八点的时候,微信收到了一段视频,点开看见乐乐迎面走来,圆睁着不谙世事的双眼,张嘴呜呜呀呀叫了一长声,闲闲地在屋里踱步,旁边有小男孩趴在地上迎合的脸。还有一个视频是他坐在饭桌旁的凳子上,眼望着桌面,露出小半个身子,嘴上还粘着一根长白毛,规规矩矩地好像在等待开饭。桌上是摆好的碗筷,屋里有女主人的说话声和孩子的叫声。感觉乐乐生活在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里,可是他脸上却现出一些凄惶和萎靡。又有一张照片,是乐乐乖巧地爬在小男孩儿的身上,男孩儿双手低低抱着他软软地躺在沙发上。好像他们相处得很和谐融洽。

  我有些放下心来,但想到和领养人前后交谈的情况,还是有些牵挂,便决定第二天就去看乐乐。领养人发了地址给我,说把家门钥匙给邻居,邻居帮我开门。自己觉得在主人不在家的时候进去他们的屋子不大好,但对乐乐的担忧让我已顾不上这些了。

  车子在乡间狭窄的水泥路上东转西转经过了一些农田,最后来到了一处狭窄的门前,门卫询问了一句,我说到89栋找人,他打开栏杆,说进去左拐再右拐直走就是。

  窄窄的水泥路两旁都是一栋栋的楼房,灰色水泥外墙四四方方的,楼高都只有两三层,楼挨着楼,不像住家的房子,像是办公楼。各栋楼里好像都没人,路上也没看见一个人,路两旁的楼墙边有很多盛开的黄色红色和白色的蔷薇,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鲜花,都长得一大丛一大丛的,有的地方还围了篱笆,有一些半归置的野趣。

  站在89栋楼前,我拨了领养人邻居的电话,二楼上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他向我招手。我上了楼去,宽敞的楼梯是原始的水泥结构,好像还没有完工的样子。二楼楼梯拐角有一些植物盆栽,一张矮小的木头桌子上放了一株多肉,斜斜地开出橘色的花朵。转过拐角,一条直直的通道,左边就是一排房间,屋门前摆放的花盆和门上的红色春联显示这里是有人居住的。

  圆脸发福的中年男人镜片后面的眼睛冷冰冰的,脸上寞然的神情和这片楼群的气氛相辅相成,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楼道里第二间房门。屋里很暗,我第一眼就看见乐乐茫茫然地从屋子左边的暗处横踱过来,眼睛并没有看进屋的我们,心思好像在另一个地方神游。

  我过去蹲下来抚摸他,他好像已经不认得我,还是一付茫茫然的表情。我看见他的肚子向两边鼓出来好多,沉甸甸的,我摸了摸,里面胀鼓鼓都是水。我立刻感到他病势的严重,当即决定带他去看医生。邻居马上从靠墙的一角拿来猫提包,这个天蓝色的提包还是那天领养的时候领养人在咖啡店里现买的。那天我把他放进去的时候,乐乐毫无知觉,不知道自己就要去往另外一家人那里,他懵懵懂懂非常配合地钻进了这个猫提包,我拉上拉链的时候,他的双眼在黑色的隔网后面放放心心、安安静静地看着我。一隔二十多天,现在的他灰头土脸、浑身的毛黏糊糊、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把他放进提包的时候,他极力反抗,使劲往后退着不肯进去,他已经明白了这个提包会改变他的环境,带他去到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惧怕这个改变。可这次不是这样的,我要带他回原来的家,那个他曾经安安乐乐生活了三个多月的先前的家。在那个家里,有他熟悉的玩伴,几只成年公猫和几只母猫。公猫不会欺负他,总是逗着他玩,一起追逐打闹,宽容他不知深浅的惹是生非;母猫发情的时候也会来讨好他。我不知道他多大,也许才六七个月,却已经具有了让母猫快活的能力。当我突然看见他坐在地板上、高高抬起一只腿,头埋在两腿之间骄傲而自豪地舔他伸出来的阳具时,吓了我一大跳,满以为他还小,就一直拖延着没带他去绝育,不想他趁着一只母猫发情的机会好像已经初试锋芒,还不知道有没有留下后代。家里加上乐乐就是八只猫了,如果再增添一窝小猫这屋里怕要没有我们人呆的地方了。我忙忙慌慌地带他去绝育,他站在猫提包里,无所畏惧地瞅着医生给他打麻药,隔不多会儿脑袋便开始左右摇晃起来,就像喝醉了酒,然后就无力地趴了下来。等我再去接他的时候,他已经手术完毕,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看见我去了,他左右前后地转动脑袋看围着他的笼子,好像在无声地问我,怎么我会在这里面?回到家,给乐乐带上伊丽莎白圈,他摇摇摆摆的走不好路,担心他被别的猫咪弄到伤口,就还是关他在笼子里,他在笼子里爬上爬下地焦躁了一会儿,喵呜喵呜地恳求着,见没有什么用处,就安静地趴在笼子里,眼巴巴地看笼子外的几只猫咪自由的活动,好像也能安心的样子。第二天放他出笼子,项圈依然没有取,他爬上软椅,挤在另外两只猫咪的身边,把脑袋垂在椅子边沿上,一动不动地睡觉,样子无奈又安然。由于家里的猫咪太多有些照顾不过来,于是带了四只准备去一家咖啡店参加领养活动。我感觉乐乐是容易被领养的,因为他是四只里面最年幼的,一般的人都喜欢领养小猫而不是成年的大猫。我把他们分别放进两个猫提包的时候,另外的几只大猫非常抗拒,特别是一只黑公猫,死活不愿进去,奋力反抗。他之前曾经有变换主人的经历,我们是他的第三任主人,他知道进了猫提包意味着前途未卜,所以特别恐惧。乐乐不知道他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也不知道猫提包会带他去远离我们的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在没有任何预感和心理准备的时候,突然被带到了这栋三层楼的房子里,身边的七只猫和三个人突然换成了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孩,房屋结构、家具摆设、空气味道之前他所有熟悉的东西都消失殆尽。二十多天之后,也许他已经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和人,现在我又要把他装进提包带往别处,乐乐表示出了极度的惶恐和抗拒。

  我打领养人的电话,他没接。我便在微信上发了信息给他,说我带乐乐看病去了。我们直接往家赶,来到家附近的宠物医院,医生说很可能是腹膜炎,猫的绝症,无法医治。我听了一时无法接受,心里非常黯然。怎么突然就得了这个病?但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希望不是这种可怕的病。医生试着开了一些消胀气和驱虫的药,七天的药量,说吃了看情况,不行的话要带去检查。

  从医院出来我去买了条鲫鱼,乐乐最喜欢吃鱼。回家把乐乐单独关在笼子里,放在屋门外的铁门内,医生说腹膜炎要传染其他猫,要格外小心。把鱼煎好煮透了夹成小碎块,放了一些在猫食盘里递到乐乐面前,他伸鼻子闻了闻,立即发出兴奋的欢呼,急急地吃起来,可是他只吃了几小块就吃不进去了。他以前能独自吃下大半条鲫鱼,胃口特别好。给他放的猫粮他更是动都没动。看来他的胃口确实大不如从前了。我养了几年的猫,知道只要猫不肯吃东西,就是离死不远了。

  我每天按时喂乐乐吃药,一连喂了三天,但他的胃口不见好转,见他不想吃鲫鱼我便买鸡胸肉煮好了撕成细条喂他,这也是以前他很喜欢吃的东西,能一口气吃很多。现在把鸡胸肉递到他嘴边,开始他还是很感兴趣,但咀嚼得很艰难,歪着脑袋努力地嚼,嘴里发出咔咔的声音,好像牙齿已经不听使唤,费着力吞咽。两三天后鸡肉也不怎么想吃了。我于是带他到离家比较远的一个大型宠物医院检查,医生说很可能是猫传腹,也有可能是肝腹水或者营养不良引起的蛋白质缺乏。如果检查是否猫传腹要花五百多的检查费,如果不是猫传腹,再确认是否肝腹水要花三百多的检查费,后期治疗肝腹水每天输液要两百多,如果是蛋白质缺乏每天输液一百多,要连续输液一星期以上,看情况再定。

  我的脑子乱成一团,如果花五百多确认了是腹膜炎乐乐是没救的,如果不检查万一不是腹膜炎还有一线生机,但医治的费用也是很大一笔。我在心里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查是不是腹膜炎,虽然比较明显是在白扔五百多的检查费,但这样图个心安。

  打比超抽腹水然后送检,要晚上八点左右才能看到结果。我心情沉重地带乐乐回了家,晚上结果出来,确诊是腹膜炎。我想,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买一些好吃的让乐乐过完这最后的时光。

  我精心挑选了几个口味的猫鱼条和罐头,这是乐乐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刚开始他还能一口气吃掉一条半鱼条,两三天后就半条也吃不进去了,把猫鱼条递到他面前,他扭转头去,隔一会儿扭过脸来,勉为其难地伸出舌头舔两下,就没有味口了。猫罐头他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一直单独把乐乐放在一间屋子里,只是刚回来那天关在笼子里放在门口,想着门口黑漆漆的,后来就放他在书房里,不敢让其他猫和他接触。我感觉他特别孤单,又在重病中,这种类似坐牢房的感觉一定不好受。于是每天早上,我便把其他猫引到阳台上,关上阳台的门,把乐乐的房门打开,让他出来在客厅卧室厨房转转透透气。有一天他安静地爬在卧室的地毯上,隔了一会儿我再去看他,他已经跳到了床上,卧在软绵绵的被子上,蜷缩着身体、半眯着眼,好像很惬意。我过去伏在他面前,摸摸他的头,和他说话,他默默地把头扭转开去。也许他的心里是难受的,好像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病情的严重。我默默走开,再过了一会儿又去看他,他已经去到了飘窗上,卧在一片强烈的阳光里。透明的纱纬在他身边浮动,窗外是一片开阔的天地。他卧在窗边一动不动,好像在明媚的光照里睡了过去。当我们吃饭的时候他就趴在沙发上,闻到肉香,他很激动地叫几声扑过来想吃,我便挑几块肉给他,他也只是吃下一点点,就依然跳上沙发看着我们吃。有时他也走到阳台门的落地玻璃前,眼巴巴地望着阳台上的其他几只猫,一个月前他们还在一起追逐嬉闹、亲密无间,再回来时,他已经病病哀哀成了被隔离的最孤单的一只。

  我希望乐乐能活得长久一些,想着他多吃点东西身体抵抗力好了也许病态会慢慢转好,于是每天都分两次把蛋白粉用水调了,吸进针管里喂他。每次他都很抗拒很痛苦的样子,脖子扭来扭去不肯吃。我总是狠心扳着他的头灌进他嘴里,他伸着脖子吞咽,喉咙里发出汩汩的声音,好像特别难以下咽。这些蛋白粉维持了他一个星期左右的精神,后来我又想到了一种叫过路黄的草药,能够清热解毒、散瘀止痛,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心里怀着一丝希望,去菜市买了来熬水每天喂两次给他喝,连续喂了三天,感觉他的状态没有好转,看着他越胀越大的肚子,只好彻底放弃

  我感觉乐乐已经快走到生命的尽头,我不想再增加他的痛苦,于是不再喂他任何东西。乐乐断气的前一天上午,我抱他去楼顶,想让他再看看房子外面的视野。是阴天,上了楼有微风拂面,乐乐连声叫唤起来,不知道他是因为看见了广阔的天空感到惬意还是来到了一个空旷的环境而惊惧。我抱着他在楼顶转了一圈,他一直叫唤着,衰败的生命浮现出一点生机。他想下地行走,我放他在地上,他圆鼓鼓的肚子沉甸甸地贴着地面,瘦得又尖又小的脸庞可怜巴巴地左右张望着,四肢软软的迈不动脚步。下午的时候,我抱乐乐到楼下的院子里,天还是阴沉着,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乐乐伏在我肩膀上,软弱无力地发出一声一声的叫唤,不知道他想表达一种什么心情。转了一圈后,我们坐在树下的一张长木椅上,我把乐乐放在我旁边,他立即要爬到我身上来,好像担心我扔下他不管似的。我抱着他,听着对面一棵大树上的鸟鸣声不断,高低起伏、清脆婉转,充满着生机勃勃的喜悦。我想到那大树下面是一个很好的安葬地,如果乐乐在那里长眠或许能够获得永远的安息。冷风一阵阵吹过,我穿着短袖有点冷,但我不想就回去。也许这是乐乐最后一次看外面的世界,我想让他多呆一会儿。有运垃圾的三轮车呼噜噜地驶过,车上坐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有一男一女匆匆走过,好像去赴什么约会;有穿连衣裙的小女孩跑过去,一蹦一跳。乐乐静静地看着他们,无神的眼睛有了一些亮光。太阳忽然出来了,树荫投影在地上,光影交错。我抱乐乐到太阳光下面,他激动地抓挠着我的手臂想要下地,我放下他,他急忙忙想要跑起来,可是肚子里的水左右摇晃着,他跌坐在地上,寸步难行,只好无奈地趴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几个骑自行车的小朋友从身旁急驰而过。有两个小男孩儿蹲下来摸他,我说轻点,他生病了。又有一个小女孩儿过来说,他生病了你放在床上等他睡觉嘛。我看见他们不断伸过来的手,怕吓着乐乐,赶紧抱起他走回家去。

  我不知道乐乐是从哪家跑出来的猫,那天我听见门外有猫叫声,我从铁门上方望出去,看见了一只黑白相间的奶牛猫站在门外,正仰头冲我急切地呼叫。我连忙进屋端了一碗猫粮打开铁门放在猫咪的面前,又去倒了一杯水和猫粮放在一起。这只小猫一点也不怕人,丝毫没有躲闪,立即埋头吃起来。是一只大概四个月左右的小猫,样子不是很特别,但眼睛很圆很大,神情也特别幼稚单纯,毛色和我家养了四五年那只母猫很相似。他一边吃猫粮一边抬起头对着我叫唤,音调稚嫩、神情乖巧使人怜爱。正是12月的冬天,外面特别冷,我担心他不能度过这个寒冬。虽然家里已经有了七只猫,但我还是决定收养他。我抱他进屋,立即给他洗澡驱虫,奇怪的是他身上没有发现一只虱子,当时也没有细想,后来给他剪指甲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指甲是被剪过的,还没有完全长出来。原来是从别家跑出来的小猫,也许在外面有一个多星期了吧,因为鼻子和脸特别脏,鼻子上的黑泥沁在皮肤里怎么也洗不干净,留着一小团黑像小丑的鼻子透着滑稽。仔细确认了一下,是猫弟弟,我给他取名“康乐”希望他永远健康快乐。如今想来真是天不遂人愿,事与愿违。家里有七只猫一只狗,每一只他都很排斥很惧怕,当别的猫咪接近他身旁时,他便发出呼呲呼呲的警告禁止他们的靠近。后来我把他放在几只在沙发上打盹的猫咪身边,他勉为其难地轻轻挨着他们,头扭向一边,身子僵着,眼里有一些羞怯和矜持。几天之后,他和猫们渐渐熟悉起来,和狗也能相安无事了,顽皮贪吃的天性就显露无遗,有什么好吃的总是抢在最前面,嘴里发出呀呜呀呜的欢呼,毫不斯文地大口吞咽,努力吃下更多的东西,吃饱了就和其他几只猫咪打成一片,互相追逐跳跃。家里最凶的一只公猫对他也非常友好,会用前爪爱抚地抚摸他的头顶,把他当成毫无威胁能力的幼童看待。另外三只公猫也从来不欺负他,只有最爱争宠的那只母猫对他有些敌意,但也只是偶尔对着他龇牙咧嘴地吓唬他一下,这时候乐乐便知趣地躲开了去。最让人感到特别的是,我抱他在怀里的时候,他鼻子里便会发出长长的一连串“嗯”音,像马儿的嘶鸣,起伏跳跃带着颤音,我感到非常惊讶好奇,想着他或许是从别家跑出来,在几天的饥寒交迫后,终于又找到了安全的家,得到了温暖的怀抱,他为此而发出的感叹。乐乐的胃口特别好,我平时煮好的鸡胸肉总是放在厨房的碗柜里,看见乐乐进来了就随手撕一些给他吃,他便形成了习惯,知道厨房里有好吃的东西,总是脚跟脚地跟着我进厨房。由于猫多,平时我们总是关上卧室、厨房和卫生间的门,猫咪和狗基本在客厅和阳台活动。他们也很想进入卧室厨房来溜达溜达,但基本都会知趣地跟在我后面,看见我打开门,总是在门外止步观望一下,见我没有立即关门有允许他们进入的意思才会走进门来。乐乐却不讲这些礼,总是跑在我前面,门一开我都还没进去他就一溜烟毫不迟疑地进了厨房,蹲在橱柜前乖乖地立着,好像只等我把美味送到他嘴边,或者干脆一叠声地讨要。他似乎知道我会无条件地原谅他的放肆和任性,我在沙发上坐着的时候他便趴到我腿上来,有时还爬上我的肩头,用前爪不停地刨弄我的头发,我的头发长短刚好扎一起一个麻雀尾巴,他大概觉得那是个特别好玩的东西,总是左右开弓直到把我的头发弄散。家里的一个猫球盘他也耍得最起劲,总是不厌其烦地拨耍,侧躺在地板上把几个彩球抓得咣当咣当乱响。有时候他冲进了厨房或书房,我出去的时候没撵他出来,隔一会儿我已经忘了这回事,突然打开厨房或书房的门,看见他安安静静、乖乖巧巧地坐卧在一个米桶上或是一张椅子上,圆睁着蒙昧的双眼纹丝不动,仿佛沉浸在自己曼妙的思绪里,那泰然雅静让我总是诧异。乐乐最初在我家这三个多月的时光是无忧无虑、快乐自在的,他旺盛的食欲使他弱小的身量很快就长大了几乎一倍,而且性情是八只猫咪里最乖巧的,特别特别的亲人。如果我没有把他送给别人,他现在还好好地活在这里,我还能随时把他抱在怀里,感受他的亲昵和依赖,看到他旺盛的生命一天一天走向成熟。可惜这一切都不可能重新来过了。

  乐乐断气之前,眼睛一直半睁着,眼珠一动不动,眼神已经呆滞。他腹部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小,呼吸越来越弱,温热的身体逐渐冰凉,断气的时候,眼睛仍然半睁着,没有闭上。我知道他不安心,他不情愿离去,他想继续活下去,再活很多很多年,享受生命的喜悦,拥有我们的陪伴同时陪伴着我们。我用湿巾搽试乐乐的脸和身体,我用手指抚他的双眼想让眼睛闭上,可是眼睛执拗地半睁着,好像还想多看我们几眼。我的泪双滚滚地落下来,悲哀充盈心头,在这之前我已经哭了好几场,我的伤心后悔都无法挽回乐乐幼小的生命。生命的无奈就是永远无法回头,错误永远无法纠正,遗憾永远留在了原地。以前也有几只猫咪病死,我总是很伤心,但这次不仅伤心,还很自责,总觉得是我造成了乐乐的早亡,如果那天他在门外,我不去理会他,是不是会有别人来收养他,或者他跑下33楼去,在院子里自由自在地流浪,也会拥有一场丰富多彩的猫生,是不是生命能够更长久一些,感知更多的春夏秋冬?我无法达到庄子“击盆而歌”的境界,我总是感到生离死别是这样的让我溃败。

  在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一棵大大的银杏树下,我们为乐乐挖了一个长方形的土坑,我用一个崭新的灰白相间的沙发垫子外套,包裹了他。这种柔软的布料也许是乐乐中意的,因为他生病期间总是躲进同样布料的沙发套子底部,把自己裹藏在沙发的角落里,也许他觉得难受,想独自隐避起来,安安静静地离去。但是每当我连声呼唤他的时候,他总是会马上跑出来,站立在我面前,仰脸望着我。他知道我需要他,他也需要我。

  把土坑填平再踏实了,我感觉乐乐已经和地面紧密融为一体,不会被野狗刨开毁尸,我说:乐乐你安息吧,这辈子没过好,下辈子一定过得好一些。据说除了人以外的其它动物是没有灵魂的,但我希望猫有灵魂,我希望我养过又逝去的猫的灵魂都能得到安息,来世都能过得更好,而且我们总有一天还会相遇,也许下一只出现在我家门口的猫,就是他们其中之一的化身,尽管我在心里说:再也不要捡猫来养了,太令人伤心了!但我知道我是会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只有在这一件事情上,我是永远无法汲取教训的。

  我们慢慢地往家去,天立即开始下起雨来,窸窸窣窣地越下越大。我感觉这雨是为乐乐下的,老天也为乐乐早逝的生命而遗憾。接下来的几天一直是阴雨天,我想着乐乐躺在泥土下的身体一定早已经被雨水浸湿,他会渐渐腐烂、消失在泥土里。但是,只要我还在,他就不死。


上一篇:月薪两千,但我看不起一次病 没事少矫情,多赚钱吧,因为活着很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被月光洗过的村庄
·选择在取舍之间
·时光永驻,生命摆渡
·我家的那棵李子树
·活在当下,做最好的自己
·《故事里的人生》
·多情文人眼中的情
·一片清明
·真正的生活,是早上睁开眼睛的时
·灵心雪
·【原创】留白处,岁月静好
·童年
相关短文
·月薪两千,但我看不起一次病 没
·《故事里的人生》(44 什么也没
·《故事里的人生》(43 长寿与心
·甘肃跛神仙
·心病难医唯有当归
·写作,只想取悦自己
·趣味,别在光阴上的花
·《故事里的人生》(42 毛泽东写
·《故事里的人生》(41 水 上 漂
·无题的确是无题
·重逢
·随感(5)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