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炉包、铁匠和焊匠

作者:白杨礼赞赞白杨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06-01 15:52 阅读:

  炉包、焊匠和铁匠

  家乡坐落胶河南岸,是周围十里八村的大村庄,逢一排六有集市。集市不大,曰大吕集。父亲年轻时曾作有打油诗,“大吕集堤东赶,堤东不赶瞪了眼。一声吆喝吃饭了,剩下两个卖蛋的。”足见其规模之小。

  集市就设在村贯穿东西的中心大街上,相传这条大道由来已久,是早年间的交通要道,西可去高密潍坊,东可达胶州青岛。集市虽然不大但买卖却非常丰富,从肉禽蔬菜到油盐调味,再从布衣鞋帽到农用工具,食品点心应有尽有,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时候跟随大人去赶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生火炉的地方。

  卖炉包的摊位比较大,整个摊位都在蓬布之下,里面有木板制作的简易吃饭小桌,制作炉包是在布棚的最里面,只有火炉在外面,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季,炉膛内的棉花柴总是旺旺的。包好的炉包被整齐的一圈圈码放在平底锅里,一瓢勾芡水添到锅里,瞬间沸腾起来,“滋滋”的冒着白气,溅起的水珠在炉包的四周跳动,“咕嘟咕嘟”地很快交融在一起。老板快速的盖上锅盖,大捆的棉花柴推进炉膛,棉花柴材质介于草木之间,既有草的柔软易燃性又有木的坚硬耐烧性,产生的火苗就刚柔相济,恰合炉包的煎熟温度。老板猛力的拉动风箱,这个步骤很关键,炉包的成色就看这一步的准确操作。所以这个环节要老板亲自上场,仅需十分钟左右,一锅香喷喷的炉包就可以出炉了。刷过芝麻香油的炉包油光发亮香气更加诱人,年幼的我怎能经受住如此的诱惑,口水早已不知咽了多少次。仅仅是看到这里就开始流口水,着实有些太早,接下来老板会用专用的铲子从锅底将炉包整个翻起来,金黄金黄的炉包底部才是最最诱人的,(我们家乡话把金黄的炉包底称之为‘嘎渣儿’)可能是因为吃起来酥脆掉渣的意思吧!记忆中炉包好像是五分钱一个,大人会买两个炉包给我,炉包是用黄裱纸包好的,那个年代还没有方便袋这种东西。我从来没有主动让给大人吃过一次,反而生怕被别人抢了去似的,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先吃皮,再吃菜,最后才舍得吃嘎渣儿。面皮蓬软、菜馅鲜嫩、嘎渣儿香脆,这就是风靡高密堪称一绝的“花柴炉包”,那独有的味道,至今让我回味无穷欲罢不能。

  然而令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焊匠和铁匠这两个有火炉的摊位。

  焊匠是逢集必赶;铁匠多是在农忙前夕到来。焊匠一人独来独往;铁匠三人形影不离。焊匠有炉铁匠亦有炉,区别就是有大有小,铁匠的炉灶很大,焊匠的炉灶很小。铁匠体格健壮;焊匠弱不禁风。铁匠不长赶集,麦收前会来一次,秋收前和秋收后也会来一次,一呆就是两个集十天的时间。焊匠每集都来,一来就是一天。铁匠在集市的固定地点是在大街中段的老槐树低下,槐花落尽绿叶成荫,铁匠在这里搭起棚子立起炉灶支起“家”。焊匠在对面屋山头下拉起布棚,摆好家什儿营业纳客。铁匠的工作是打制劳动生产工具,夏天的镰刀和锄头,秋天的大䦆、二齿钩子和犁头,菜刀和斧头不分季节,也有顾客来修补农具和重新淬火的,不管是什么活儿,只要是能干,铁匠全都接下来,不分白天黑夜的忙碌,直到全部干完。焊匠做的是修修补补,相比铁匠的力气活,焊匠的工作很轻松,都是锡焊。东家的燎壶开焊了,焊匠给焊牢;西家的铜盆(就是搪瓷盆)漏了,焊匠给堵上,多是一些轻来轻去的小活儿。麻烦一点的无非是换燎壶底、铜盆底,再就是自制燎壶和大盆。焊匠也是什么活儿都接下来,当天干不完带回家再干。铁匠炉在巨大风箱的助力作用下放出刺眼光芒,拉风箱的是个矮胖子,皮肤黝黑,一条脏兮兮的毛巾搭在肩头,二目圆睁直盯火炉,双手紧握风箱拉柄,风箱在他双臂的推动下“呼哒呼哒”作响。“还欠点火候再加把劲。”大师傅叮嘱。于是风箱更响炉火更旺,炉里的贴块完全变成了燃烧的煤块的颜色透明耀眼。身穿牛皮围裙的两位师傅各执铁锤威风凛凛,如同身披盔甲的勇士矗立疆场。大师傅的脸被炉火映成古铜色,豆大的汗珠渗满额头,鹰一样犀利的眼睛紧盯着炉中的铁块,把握火候瞅准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用铁夹精准的夹出铁块,手中小锤引路,二师傅大锤紧跟其后,狠狠的几记重锤,溅起了美丽的火花,在无需言语的默契中大锤小锤交替敲打,锤声“叮叮当当”有急有缓、有重有轻,悦耳的打击声如音乐般动听。一阵的锤、打、敲、挫、凿,一件刀具在铁匠粗壮且灵巧的大手下快速成型,“滋啦”一声冒着白气落入盆底。

  焊匠的小火炉也不示弱,整个都是微型版,小风箱加小炉子总共不足三十公分的样子,小巧玲珑煞是可爱。随便捡拾点杂草树枝就能生起小炉,焊匠悠闲的从小炉里引燃一根麦秸草,慢悠悠的点燃自己的大烟袋,心不在焉的抽着,偶尔拉动几下小风箱,小炉子就不再只是冒烟,不时的冒出一点明火。焊匠在破损的盆底三下两下挫出新茬,抹上强水(硫酸),娴熟的从小炉子里抽出烧红的焊锤,焊锡对准破漏处,一阵青烟冒起,发出刺鼻的气味,焊锡在高温下快速的化成一个形似珍珠的小圆珠,这粒银色小圆球在焊匠的焊锤下左右滚动,奇迹般慢慢消失在破洞处。焊匠还有一个“绝活儿”就是剪刀剪铁。儿时闭塞,认为剪刀只能剪布剪纸,剪铁简直就是神了。剪刀在焊匠看似无力的手中灵活自如,剪铁皮如同剪布般轻松,一种敬佩油然而生,焊匠真厉害!

   忙碌了半天,已近晌午。铁匠们开始做饭,铁匠饭是有名的“一锅炖”。因为干的是力气活,在吃上不能太吝啬,要不然会没有力气打铁。双耳锅坐在炉灶上,做饭打铁两不误,大块的肥肉、白菜、咸鱼、饼子一块炖,香气弥漫了半条大街,惹得路人直流口水。焊匠对此嗤之以鼻,撇撇嘴掏出皱巴巴的五毛钱,递给等待拿燎壶的顾客,领导似的安排,“去,给我买四个炉包,剩下的钱割上烧肉。”顾客也不计较,可能早已习惯焊匠的做人风格,转身就去给买,还不忘叮嘱焊匠:快给把壶焊好了,家里就这把壶,别耽了俺家用。焊匠头也不抬的回应:放心吧你!回来就焊好。

  铁匠那边吃饭如同狂风骤雨,这么多的活儿在等着,没工夫细嚼慢咽。三个壮劳力风卷残云般一会儿就来了个锅碗朝天,肚子填饱力气就足了。培起的火炉再次燃起,磨刀开刃各自忙碌起来。焊匠这边炉包和烧肉都买回来了,壶也焊好,各得其乐。焊匠的小炉子上多了一把锡壶,哈上半斤是焊匠最大的爱好。哼着小曲美哉乐哉,小风箱变身为小餐桌,烧肉已经被切成小块,散放在包装纸上,就地取材剪下的铁片下脚料做筷子,铁片有尖锐的铁角刚好可以扎起烧肉,“一口烧肉一口酒,皇帝叫咱都不走。”“哈酒吃炉包,胜过美女抱。”这是焊匠的名言。焊匠眯着小眼睛“滋溜”一口酒,“吧嗒”一块肉,悠然自得,还不时的“吧嗒吧嗒”嘴。我们这些围观的小孩馋的眼巴巴的看着,有时候焊匠哈高兴了,我们就会得到焊匠的恩赐——给块烧肉吃。滋味美美的,对焊匠感激的无可无不可,认为这世上最好的活儿就是焊匠,最好的人也是焊匠。焊匠边吃、边哈、边干,醉眼朦胧,酒越哈越少,活越干越多。拿来修补锅盆的人们只能摇头叹息,看来今天是焊不好了。“我这个本事能焗灯泡、焊暖壶胆、火补草鞋、淬火木锨,没有我干不了的活儿。”焊匠喝醉了就叫嚣对面的铁匠。铁匠们听了也不生气只是笑,依旧“叮当”的忙碌个不停。

  夕阳西下,集市早已散去,一天的繁华慢慢归于沉寂。只有铁匠用炉火点燃了漫天的繁星,忙碌依旧,“呼呼”的风箱令炉火更加耀眼,敲打声在静夜里更加清脆,夜色中溅起的火花更加绚丽,如同节日里灿烂夺目的烟花。加班加点也要把今天的活干完,不能耽误了明天的事,这是老百姓对咱的信任。铁匠的承诺在午夜醒来的焊匠面前实现。焊匠嬉皮笑脸,留下一句:不好意思,下一集再来取吧!慢慢悠悠收拾摊子,自行车摇摇晃晃地消失在漆黑的大路尽头……

   单斐


上一篇:拓荒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骑马趣事
·微生活
·交心的人
·简单生活
·故人
·早春三月
·牵手春天
·笔尖下的家园
·三月,你好呀
·写在同学聚会前夕
·那些事业已经成功的中年人都坦言
·春雨
相关短文
·拓荒人生
·《故事里的人生》(83 成功并不
·《故事里的人生》(82 成功,从
·远去的蛙鸣
·人生只若如初见
·目光所及皆是祝福的由来
·给心搭建一个诗意居所
·余生, 如此可好?
·对文字的一种情怀
·清晨叫醒我们的,不只是闹钟
·闽南中秋博饼
·《故事里的人生》(81 百年誓约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