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食在安阳和邯郸

作者:独自行走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10-13 17:41 阅读:

  1、十一长假和几家朋友去了安阳和邯郸,来回三天,短途旅行。之所以去那里,是因为距离不远不近,景区不是热点,想必人也不会太多。

  其实,按我的本意,就近在南部山区找个农家乐住上一晚也挺好,白天爬爬山,打打牌,晚上喝喝酒,吹吹牛,天然环保,省事又省钱。闫嫂子不干,一颗芳心早已像脱缰的野马,飞到几百公里外了,拽都拽不回来。

  地方是女人们选的,她们高兴就行,至于我们这些男人,只要有酒就行。同行的四个爷们,除了老徐比较自律之外,其它都好杯中之物,且伟哥和邵兄白酒都有一斤以上的酒量,至于啤酒,那就和喝水一样。人中吕布,马中赤兔,酒中刘伶也,岂效穷途之哭。

  2、先去的安阳,第一顿饭印象格外深刻,因为饿了一天,脸都绿了。

  那天一大早就出发,也没顾得上吃早饭,头天晚上喝了一场大酒,晚饭也没吃。路上很顺利,十一点左右就到了安阳,此时,预定的宾馆床位尚未给腾出来,干脆直接去了殷墟,想游览完也不过一两个小时,回头再吃午饭也来得及。

  没想到,殷墟不是一个景点,是一座城池,方圆二十多公里,有宫殿区,王陵区等,尽管也只整理修缮了部分遗址,但全部转完也花了三四个小时。这还是走马观花,如果细细看的话,恐怕一天也转不完。

  更悲催的是,就在参观王陵区的时候,寒流终于如期而至,狂风怒吼,秋雨淅沥,雨伞根本撑不住,裤腿以下全是湿的,人在风雨中瑟瑟发抖。放眼望去,荒郊野外一般的陵墓区,白茫茫一片,只有零星几人顶风冒雨,踽踽而行。此时,饥寒交迫,内心叫苦不已,这些埋葬了几千年的王侯将相,荒冢枯骨与我何干?这些七零八落的殉葬坑,车马坑,兽骨坑与我何干?那些据说价值千金的甲骨文与我何干?那个据说世界上最重的司母戊鼎又与我何干?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瓶高度白酒,一锅刚出笼的馒头,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甚至孙二娘的人肉包子也成。

  在凄风苦雨中,在叫苦连天中,好不容易将景区所有的展馆一一走完,等到回到宾馆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早已过了饭点,即便饿成了狼也只好忍着。

  晚餐定在离宾馆七百多米远的一家网红店,五点多点我们就出门,外面风势依然不减,吹打着沿街房的广告牌咣咣作响,天地混沌,大街上行人几乎绝迹,只有我们几个呆鸟举着变形的雨伞,顶着怒吼的狂风,艰难前行。那情景不像是去吃一顿大餐,倒像是鲁提辖亡命五台山,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少了些轻松惬意,多了些慷慨悲壮。

  好不容易到达那家饭店,去的有些早,员工们正列队接受训话,高矮胖瘦排成两排,鲜有亮色,一律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们,那意思,这些人得馋成啥样,饿成啥样,才不顾这样的大风大雨天,迫不及待的前来就餐。

  也幸亏来得早,我们在大厅里占据了一个好位置,单间是早就定出去了。半个小时后,不断有年轻人结伴前来,大厅里也很快人满为患,开饭店开到这种程度,基本上等同于闭着眼睛数钱了。

  这家店的招牌菜是罐子鸡,臭鲈鱼,水盆羊肉,血糕,三不沾等。罐子鸡是整只的鸡在一个陶罐里烹制好端上来,色泽金黄,蠕软味香,入口即化,八十岁没牙的老太太也可品尝。臭鲈鱼闻起来很臭,吃起来挺香,辫子肉雪白而筋道,看着就有食欲。水盆羊肉是汤汤水水里有几片羊肉片,和想象中一大盆刚煮好的,连筋带骨的羊肉块相差甚远。血糕是用荞麦,猪血佐以其它配料做成糕,切片油炸,形状呈三角形,外表焦黑微黄,吃起来有一丝腥气,如果凉了估计会更难吃。三不沾的的外形像个黄色的飞碟,静静的卧在盘子当中,极富弹性,其原料是蛋黄,白糖,猪油。所谓三不沾乃不沾筷,不沾牙,不沾盘子,名字很怪异,吃起来倒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其实,所谓小吃都是当地人爱吃的,浅尝辄止,很难普惠众生。如果一个小吃能红遍全国,那就不是小吃,而是我们日常离不开的主食了。对我来说,吃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尽快吃饱就行,感觉现在即便一只羊放在我面前,也能吃进去。

  当然,对我们这些酒徒来说,最重要的还是酒,在风雨交加中坚持了几个小时,饥寒交迫,身心俱疲,这时最需要的就是暖心暖胃的酒,按老徐的说法,我们都“殷墟”了,还不壮壮阳。伟哥是个细心人,带了两瓶五十三度五粮液系列的酒,酒是好酒,入口绵软醇厚,就是量少点,不怎么过瘾,如果带四瓶就好了,每人一瓶,抱着酒瓶子独饮,兀然而醉,豁尔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视不睹泰山之形,那感觉多好。可惜也只能意淫一下,有老婆子们环伺在侧,若真敞开喝,回去估计都得跪搓衣板。

  酒足饭饱,回去的时候好像风也不大了,雨也没有了,走路不但不再风摆杨柳,反而有一种酒壮怂人胆的豪气,真想亮开嗓子大吼几声。

  3、第二天去的邯郸,那天的晚餐之所以记忆犹新倒不是饿的,是因为找饭店遇到了一些麻烦。

  一开始也是找了一家网红店,在闹市中心的商业广场,一座集购物,餐饮及娱乐的大楼的六楼,我们去的时候餐厅里已经没有座位了,需要取号排队,和去大医院看病极为类似。餐厅门口设了很多座椅,人们在那里静静的等候,不时有餐厅里的服务员推着小车过来,问要不要喝水?或喝点饮料,或吃点水果啥的,都是免费的。环顾左右,等待就餐的大概有一二十人,都是年轻人,神情安详,面色平静,绝无焦急不满之态,为了一顿美食,他们或许认为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倒是我们有些悻悻然,一群白发人和一群毛头小子挤在一起,就为了所谓的特色小吃,总有些不合时宜。即便一两个小时后排到了我们,在这样嘈杂,凌乱的环境下就餐,似乎也很难尽兴的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突然想到我们住的宾馆南边有条斜岔的小巷,巷口有几家小吃店,不知那里行不行,一行人又杀回到住处。这明显不是一条繁华热闹的小巷,小巷曲里拐弯往南延伸,不知有多长,通到哪里。几家快餐店,川菜馆,面馆等就位于小巷东侧,昏暗的灯光下,门庭冷落,门面陈旧,黯淡无光,零星几个路人匆匆路过,又匆匆远去,鲜有人驻足。随意走进一家,墙皮斑驳,地面油腻,桌椅简陋,仿佛来到明清时代贩夫走卒出入的大车店,或者文革时期的公社食堂。

  失望之余,不知谁说隔壁一家宾馆二楼就有餐饮,上去一看,让人眼前一亮。这是一家星级酒店的星级餐厅,占据了整个二楼上千平米空间,地面光滑整洁,灯光明亮柔和,风格精致而淡雅,让人看了赏心悦目,和嘈杂热闹的网红店,冷清潦草的快餐店形成鲜明对比。骑驴找驴,早知道这里如此之好,何必费那么多周折,真可谓,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饭店就在身边灯火阑珊处。

  这里的餐饮有自助,也有单间,自助在大厅里,单间是装修不俗的包房。我们一开始是奔着单间去的,人都坐下了,茶水也泡好了,等服务员拿来菜单一看傻眼了。很少有五十元以下的菜品,稍微看上眼的都在一百元以上,总不能点八个醋溜土豆丝或者家常豆腐吧,我们有些尴尬。问服务员,自助餐多少钱一位?服务员看出了我们的窘况,笑一笑,很善解人意的说,五十八,你们可以去看看,我们的自助餐很好,很受欢迎。来到大厅中央的自助餐区一看,果不其然,想吃的鸡鸭鱼肉这里都有,蔬菜水果更是丰富多彩,最让人欣喜的是,酸奶随便喝。

  我们一行几人要了一个方条桌,分头端来几样可口的菜,又拿来一摞纸杯,倒上白酒,酒宴终于开始了。

  酒还不错,是事先买好的,一百元一瓶,为了买酒还颇费了些周折,跑了好几家便利店。这边店里卖的都是低度酒,最高46 度,度数再高大概就不好卖了。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店老板突然说,你们等一下,好像有一箱,接着去了里间。一会搬来一个蒙着厚厚尘土的纸箱子,悉悉索索打开,里面是六瓶当地的板桥烧,确实是五十三度,因为长时间卖不出去,店主早就撤下柜台,准备退给厂家。我们如获至宝,以我的经验,越是这种积压时间长的酒越是好喝,事实证明,这酒确实有了年头,打开闻着就有股淡淡的香味。

  环境也好,安静,温馨,轻柔的音乐如水一般氤氲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有一种低调的奢华,隐忍的大气。这样的地方适合情侣间卿卿我我,呢喃细语,也适合老夫老妻相濡以沫,默默无语,就是不适合我们这些习惯了粗声大嗓,吆五喝六的酒徒。在这里吃饭,声调会自觉降了八度,举止也文雅了许多,我们仿佛都成了穿西服打领带,衣冠楚楚的绅士,这样喝酒似乎也少了些乐趣。

  不过在这里喝酒有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酸奶随便喝,喝一口白酒就一口酸奶,白酒醇香火辣,酸奶酸甜沁凉,冰火两重天,阴阳大调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所有为此辗转多时的寻觅全都值了。

  臆想一下,幸亏来的是我们,若是美猴来,他那么能说,调门又高,还不得憋死。若是虎子哥再一块来,两个人喝到嗨处,豪兴大发,划上几拳,整个大厅里响彻着,“哥俩好啊,一心敬啊,五魁首啊,四喜来财啥的”,那情景,不敢想了。

  那会若人家问我们是哪里人,我坚决不说是山东的。


上一篇:观秋雨   下一篇:人生如歌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情感美文:巷子里的阳光
·友情如歌
·《成长》
·《故事里的人生》(294 “蘸着墨
·当努力成为习惯,你就离成功不远
·月圆中秋,情浓十五
·早婚与晚婚
·《故事里的人生》(296 一只鞋无
·痛苦与幸福的距离
·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人从众叕,你目前处于哪一个字?
·没有人不辛苦 ,只是不愿喊疼 !
相关短文
·观秋雨
·活鼠
·《重阳节》——感慨
·《故事里的人生》(318 从阶下囚
·萧瑟秋风今又是
·认真对待自己和朋友的感情和友情
·《故事里的人生》(317 长喙鸟与
·《故事里的人生》(316 手术费:
·我本千秋客,万事皆梦意
·画中永丰路
·《故事里的人生》(315 不求回报
·《故事里的人生》(314 不!一定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