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蔚蓝

作者:一张长弓射九天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11-16 01:38 阅读:

  一

  勇哥儿迈着沉稳的步子,突然问颜冰:“你说,现在交女朋友合适不?”

  颜冰想了想,说:“不合适吧。”

  春寒料峭的成都,街头一片萧瑟。一群学员从校门口奔涌而出,给这片死沉天空下的大地增添了几分喧嚣。那时一所技术学校,确切地说,是一所烹饪技术学校。刚才,颜冰和勇哥儿就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颜冰知道勇哥儿为什么有这一问,刚刚在小礼堂里听课的时候,颜冰遇到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女孩似乎是故意穿过人群走到最后的台阶上挨着颜冰坐到一起的。

  女孩长相很普通,爱笑、热情。平常不爱说话的颜冰也被她感染了。一节课,他俩什么内容也没有听进去,快快乐乐地谈论了很多话题。讲台上,那个腆着大肚子的老师就像一个滑稽的木偶,被他俩当成了话题的内容之一。

  一节课很快就结束了,颜冰觉得跟那女孩交谈,很快活。就在勇哥儿发问之前,他还在街上碰到了那个女孩。她还是那样清丽地一笑,跟颜冰热情地打着招呼。颜冰喜悦之下,竟然忘记了向女孩询问联系方式。

  然后,在一阵懊恼及愉悦参半的复杂心绪中,莫名其妙地陪着勇哥儿走了一段路,勇哥儿就向他发起谈论这个话题的兴趣

  这其实是一个十分深奥的问题,对于颜冰来说。颜冰只能回答不合适,理由,他却阐述不清楚。勇哥儿却能把原因分析得很透彻。这是当然的,勇哥儿一向理智明辨。勇哥儿对问题的探讨更重视就事论事地讨论,他喜欢从多方面深层次地探求问题的答案。一个简单的问题,勇哥儿可以说上半个小时。当初,颜冰和他交上朋友,就是被他睿智沉着的言谈所折服。

  勇哥儿体态健硕,肥头大耳,戴一副近视眼镜,初次看到他的人,总误认他是某某领导。勇哥儿对于别人的误会倒也不是特别在意,他更担心的却是未来的命运。在面对未来这一重大问题上,勇哥儿的理智常常是一筹莫展,混乱糊涂得很,于是就心甘情愿地把这高深精妙的问题交给了迷信。

  勇哥儿对于未来命运的迷信,几乎到了执着的地步。无论在哪个地方,只要有算命先生摆摊,他一定会走上前去向先生询问两句。

  颜冰对勇哥儿这种“两面三刀”早已见惯不惊了,他有时也陪勇哥儿去算命。他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一位算命先生说勇哥儿一定能当大官,为什么呢?面相学分析得出的结论,勇哥儿的相貌和曾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十分相似。那算命先生说了,勇哥儿活脱脱地就是第二个李鹏。勇哥儿当时听得心花怒放,哈哈大笑,豪爽地给了算命先生二十块钱。

  勇哥儿还在严肃地宣讲他的“婚恋观”,颜冰不太爱听了。这高深莫测的问题,还是留给时间去回答吧。眼下着急要解决的事情是找地方吃中午饭,肚子唱起了歌谣。

  很快,他们找到了一家小饭馆。在这个地方,吃饭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兜里有钱。烹饪学校外面小饭馆多如牛毛,情况就是这样的,比如说小学校附近文具店一定特别多。

  这里的小饭馆,就是为这些学习烹饪的学员们而生的。这片地方,住户特别少。南边是小站。南站一般是货物集运的站点,北站才是客运枢纽,那里人潮如海,彻夜通明。

  南站这个地方,除了车来车往,宽阔的公路,以及这些怀揣着美丽梦想的学员和他们快成为危房的学校以外,就是这些“应运而生”的小饭馆和小茶馆了。

  小饭馆的诞生,给学员们带来了很多方便,不但解决了吃饭问题,而且还可以现场观摩大厨们炒菜的风姿,品评菜肴的做法和特色。

  颜冰他们走进那家名叫“风味川菜”的小饭馆里,一个穿着咖啡色夹克的男学员正在和同伴品评一道“酸辣蛋丝汤”。

  “所谓蛋丝汤,鸡蛋打好调匀后一定要用细网漏勺小心过滤成丝,漏成丝状才行,速度不能快,也不能慢,要恰到好处。快了,蛋液不成丝,成团;慢了,蛋液难以结丝,断成小节……”夹克男学员侃侃而谈,貌似他已经升为高级学员了。旁边,还有两个男学员围着桌子紧紧地盯着那道“酸辣蛋丝汤”看,肚子饿不饿,倒不是重要的问题了,现在最迫切的是研究清楚这道菜,吃饭的事,留到后面。

  饭馆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喧哗起来。

  颜冰和勇哥儿找了个靠墙的桌子,要了一个炝莲白、一个盐煎肉、一个粉丝汤。

  他们没有讨论菜的做法,说起了更为长远的事情。

  勇哥儿问:“冰,你要拿证吗?如果要拿证还要交一千块钱。”

  “我要拿证。”颜冰说。

  “你明知拿到的证是假的,还巴巴地拿到它?”

  “我能找到饭店实习,实习几年,学到了真本领,假证也变成真证了,怕啥。”

  “那你能不能帮我也带去实习。”勇哥儿激动地说,“我倒是不想拿证了,家里没钱。以后我们俩一起去外地发展。”

  “好哇。”颜冰爽快地回答。

  把勇哥儿骗出来和他一起学烹饪,颜冰花费了很大的心思。

  他跟勇哥儿多次提起过学烹饪的事情,请勇哥儿到家里来吃饭,诉说厂子里效益不好,乘检修编外去成都学习。一番入情入理的分析和大谈美好未来,崇尚理智和迷信命运的勇哥儿终于动心了,信誓旦旦,一副大展宏图的样子,坚强地宣称一定要支持颜冰,并且还把颜冰夸赞了一番,说颜冰做事儿很有恒心,一定能做成事。他的理论来自算命先生的教导,他发现颜冰的鼻子特别挺直,特别高。

  二

  当初,他们并不知道实际的情况,满心一副欢喜,以为学习以后就可以大展宏图了,所以兴冲冲地来到了成都,兴冲冲地报了名。然后,发现了谎言

  其实,也算不得上当,如果找到实习的地方,证书拿到手还是有意义的。

  颜冰知道父亲有关系,可以找人帮忙到饭店实习。勇哥儿没有门路,颜冰理所当然地要帮忙了。

  “昨天我打电话回家里了,没钱了,要点钱。”勇哥儿说,“你晓得的,就是在那天我们看到的那个新开的邮政所里面打的电话。”

  新开的邮政所,颜冰知道的。几天前,他和勇哥儿压马路的时候进去过。那邮政所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头上班,学员们闹闹嚷嚷地挤进去取信、寄信、买邮票、打电话。老头忙得不可开交,最后实在没办法应付,发飙了。

  颜冰和勇哥儿看到那情景,大笑不止。

  “你晓不晓得,我打电话回去,家里人跟我说了什么?”

  颜冰摇摇头。

  “他们说厂里要求我们俩迅速赶回去,厂里知道了你的想法,放出话来,如果在期限内不回厂报到,就除名处理。”

  颜冰没说话,他不想回去。

  “你回不回去?我明天一早回去看看情况……”勇哥儿说。

  “我不回去,你回去吧。”颜冰说。

  下午,颜冰和勇哥儿要去中级班报道,初级班的课程已经学完了。

  颜冰急切地想升入中级班学习。前天,在初级班下课后,颜冰就钻进中级班的教室,亲眼目睹了老师用萝卜雕花的过程,他觉得太神奇了。

  等他出了教室,被一个学员叫住,问他是不是中级班的学员。

  颜冰说不是。

  那学员说:“你真大胆,你知不知道前两天有个初级班的学员擅自进去高级班,被逮住了,被打惨了。”

  “还要打人啊?这什么学校?”颜冰大吃一惊。

  那学员说:“你在初级班学习了那么多天,这个你都不知道啊。”

  颜冰愣住了,呆了似的。

  那个学员跟颜冰介绍了自己,说他叫赵辉。他和一个退伍军人合租一间房子,学校的纪律管理全部交给了退伍军人。赵辉说,他十分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了。和他合租房子的小矮个子经常给他说起管理班级纪律的事。

  “你没注意到吗?在你们初级班,一定有一两个穿军装的学员,他们就是班长,负责管理课堂纪律。如果有学员违反纪律,要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挨打是最简单的惩罚了。”

  颜冰听得目瞠口呆,他忽然想起来了,这个学校的名字就叫做“蔚蓝军烹校”。既然是军烹校,退役军人管理课堂也就顺理成章了,只是为什么那么严厉呢?真的会打人吗?

  赵辉带着颜冰去“参观”了他的出租屋,去的时候,有个穿着军服的矮个子年轻人正在里面收拾一些东西,他跟赵辉打招呼,问赵辉去不去吃饭。赵辉说不去。

  颜冰觉得赵辉这人不错,很快就和他交上了朋友。

  他想,勇哥儿回去之后,他就可以找赵辉一起打发无聊的时间了。

  经过二楼教员办公室,勇哥儿和颜冰看见了里面一桌人正说说笑笑地吃饭。一个个吃得红光满面。

  颜冰和勇哥儿在办公室里拿到了中级班的“通行证”,被里面的冲天酒气熏得难受,连忙逃了出来。

  回了宿舍。黎师兄一个人在靠窗的桌子上记笔记。看到他俩,黎师兄笑了笑,说:“你们吃了饭了?”

  勇哥儿说:“刚吃过了。”

  黎师兄停下手中笔,转过身来,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三只,说:“来,你们俩来尝尝这个烟。新牌子,牡丹。”

  “牡丹烟,不是新牌子,上海的烟,老牌子了。”颜冰说。

  “成都,现在才出来的。”黎师兄说。

  颜冰和勇哥儿接了烟,点燃。

  黎师兄扭过身子,抬头望了望窗外,说:“天好阴沉哦,好像要下雨。”

  “你们知不知道,烟这东西代表着一个人的身份。”转回头来,黎师兄说。

  “我给你们说一个故事。我爸有一次去参加宴会,几个人在一起高兴地聊天,这时有一个人走过来散烟,所有人都散了,就是没给我爸散烟。我爸也不生气,等大家抽完烟了,喝了一阵茶,然后才从兜里拿出一包红塔山,挨个挨个地散,也专门不散给那个人。那人看到了,脸都绿了。我爸散的是好烟。”

  黎师兄很认真地说着,颜冰觉得黎师兄的身份也似乎高大不可攀了。不过,他心里不太服气,好烟代表身份这种说法根本就是站不住脚的。颜冰知道的,一些地痞也抽好烟,他们的身份高贵吗?不高贵。颜冰马上就可以去买一包好烟,身份高贵吗?不高贵。

  三

  勇哥儿笑了,说:“不识好歹的东西。”

  谈笑间,一个女学员探头探脑地钻了进来,问:“师兄们,你们看到梁师姐没有。”

  那女学员,颜冰见到过,矮矮的个子,乖乖巧巧的模样。他一直在“追着”她,刚进初级班的时候,她就升中级班了,这回颜冰也进中级班了,不知道能不能“追上”她。

  颜冰不知道她的姓名,只知道她和一个姓梁的女学员走得很近。

  “没有看到。”三个男学员异口同声地回答。

  “天要下雨,太沉闷了。”那乖巧的女学员说了声,匆匆地离开了。

  梁学员经常来这间男学员宿舍,本来一个宿舍就十分拥挤了,七八张上下床,还跑来一个女学员。让人十分烦恼

  下午,颜冰和勇哥儿到了中级班学习。颜冰没有看到他一直“追着”的,刚才出现在他们宿舍里的女学员,倒是见识了赵辉说的“管理严厉”的事实。

  刚进入中级班,生面孔的颜冰和勇哥儿被老师抽问。两人十分紧张,问题没有回答正确,老师立马罚他们两人去扫教室外的小操场。

  勇哥儿还在纳闷,穿军装的班长忽然站了起来,厉声喝道:“你们俩,还不快出去扫地!”

  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吓得不轻,两人慌忙出了教室,找扫把扫地。班长也跟了出来,监督两人扫地,班长要求颜冰拿出自己的“通行证”,颜冰没有听清楚,问了一句“你说的什么?”那班长朝颜冰冲过来,说:“叫你拿‘通行证’,你还装怪,是不是想挨打!”

  颜冰赶忙拿了自己的“通行证”给班长,勇哥儿却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晚上,躺在宿舍的床上,勇哥儿越想越觉得窝囊,他开始牢骚起来,说:“我们是拿钱来学习的,缴了学费,好歹也是二十来岁的人了,竟然被当兵的吆来喝去!岂有此理!”

  黎师兄说:“他们这里的管理方式就是这样的,军事化管理,你们晓得的,军人变态得很,他在部队上受到高强度、高体能的训练,心理早就扭曲了。你们晓不晓得,我也是退伍军人,我就很了解部队的生活。说什么部队是大家庭,假的。变态的老兵恨不得把新兵折磨死!”

  听了黎师兄这番话,颜冰和勇哥儿都惊惧万分。

  颜冰想,明天勇哥儿回去以后,一定要找到赵辉,要他帮帮忙,通融一下,免得无端地受那皮肉之苦。

  正思忖着,下铺有人悄声说话。

  颜冰仔细一听,又不像说话声,像是个女人的声音。颜冰终于听出来了,是梁学员的叫床声。相貌“出众”的梁学员“看上”了宿舍里的一个“小白脸”,天天晚上都要来打野战……

  颜冰突然明白了勇哥儿中午问他现在交女朋友合不合适的问题。原来,勇哥儿指的是梁学员,而不是颜冰在小礼堂和异性谈笑甚欢的事情。

  梁学员,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有自己的理解,都不说……

  勇哥儿回去了。

  颜冰上午的课一结束就立马找到了赵辉。赵辉实在太爽快,带着颜冰找到了“矮个子”,“矮个子”仔细看了颜冰的样貌,在下午上课之前就立即召集了所有的班长“训话”。看样子,“矮个子”的“权力”是相当大的。

  颜冰站在一旁看“矮个子”训话。其他班长站成一排,认真而端正地听“矮个子”训话。

  “矮个子”说:“大家注意,旁边站着的那个学员,是我的好朋友,大家听我口令,向左看齐!记住我的好朋友的样貌,不准为难他,不准刁难他,不准打骂他!”

  班长们一致向颜冰看齐。

  “矮个子”在笑,颜冰也想笑。

  天,怎么还那么阴沉呢?雨没下。

  上课没有人再来“打扰”颜冰,颜冰发现赵辉还真是个人物,中级班的老师也对赵辉十分“敬重”。别看赵辉不起眼,穿着也很普通,甚至还不如颜冰,但赵辉带着颜冰四处“晃荡”,那些学员都很给赵辉面子,甚至成都本地的,天天打麻将的学员也不敢惹赵辉。

  颜冰明白了,他们不是怕赵辉,而是怕赵辉后面的“军管”。

  四

  两天后,勇哥儿回来了。

  他对颜冰说:“厂里果然发了通知,要求所有离厂的工人必须限期报到。”

  颜冰对勇哥儿的说法不以为然。这两天,除了跟赵辉一起到处“晃荡”,他最多的业余时间就泡在茶馆里。他在茶馆每天都能看到一个特别的中年男人。那个中年男人之所以特别,是他的一只耳朵大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颜冰去了茶馆,那男人早就坐在那里喝茶了。

  颜冰要了一碗花茶,一个人坐着,目不转睛地看那男人的耳朵。那中年男人不好意思地遮着自己的耳朵。

  颜冰一个人去小饭馆吃饭的时候,有人也目不转睛地看他,还稀奇地高喊着叫上旁人来看颜冰:“快来看啊!瓜娃子!”

  天色太昏暗了,太阳不出。

  假使出了太阳,颜冰就一个人躺在学校对面的草坪上悉心地感受阳光的温暖。暖阳照在身上的感觉真的很好,闭上眼睛,橘红的光芒还在眼里,颜冰会想起小礼堂欢快的交谈,会想起乖巧的学妹……

  勇哥儿带来的消息,颜冰不想听。

  高级班的学员,黎师兄和乖巧的小学妹要“毕业”了。他们在宿舍里举办小小的欢送会。

  颜冰回到宿舍的时候,勇哥儿正在和大家抱怨,说他还缴了钱。大家安慰一阵勇哥儿。

  颜冰不想和他们一起开欢送会,他远远地坐在一旁,看他们欢声笑语,听他们说话。

  勇哥儿叫颜冰坐过来大家一起开开心

  颜冰摇头。

  桌上有啤酒、饮料、瓜子、水果,颜冰看得真切。大家讨论着“好人和坏人”的话题。有人说:“这个社会上坏人有,但好人还是很多的。”几个人附和着。然后,大家拿出笔记,分别时分要留下联系方式。

  相貌乖巧的学妹突然大声说:“大家以后分开了,不要忘记了我的名字,我叫李喜艳!”说着,她朝颜冰看。

  颜冰忽然想起来应该留下黎师兄的联系方式。他走过去,要了黎师兄的地址和邮编。李喜艳默默地看着他问黎师兄要联系方式。

  勇哥儿说:“冰,你真的不回去?”

  “不回!”颜冰说,“我要拿到二级证书。”

  “唉!”勇哥儿叹了口气,转回头招呼大家喝酒:“人生得意须尽欢!”

  颜冰忽然想起了前段时间他遇到的一个个性十分孤傲的学员,他觉得他该问他要联系方式,他那时还跟勇哥儿讨论过那个学员。他说,勇哥儿,你看,那个学员傲慢得不得了,走路的样子都让人厌恶,要在××地方,早就挨打了。勇哥儿笑笑,没说话。

  不对的,那个学员早就毕业离开了吧。

  颜冰望了望窗外,天空已经蔚蓝了。

  李喜艳扭头看着颜冰。梁学员端起了一罐啤酒,打情骂俏地跟她的“小白脸”说话,说着、笑着,也扭头看颜冰……


上一篇:春墨秋香:你看咱庄稼人的小日子,可那已经是100年以前了......   下一篇:信任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痛苦与幸福的距离
·早婚与晚婚
·当努力成为习惯,你就离成功不远
·《成长》
·没有人不辛苦 ,只是不愿喊疼 !
·友情如歌
·月圆中秋,情浓十五
·《故事里的人生》(294 “蘸着墨
·情感美文:巷子里的阳光
·《故事里的人生》(296 一只鞋无
·人从众叕,你目前处于哪一个字?
相关短文
·春墨秋香:你看咱庄稼人的小日子
·追忆过去,思考将来
·内心不要沉积太多,否则只会负累
·《故事里的人生》(379 和股神巴
·《故事里的人生》(378罗丹砍手
·明天的太阳
·论可爱
·初冬游园
·《故事里的人生》(377 奇人布洛
·《故事里的人生》(376 画眉深浅
·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小米粒)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你为什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