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校园>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青春最欠揍的那些年

作者:陈延刚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3-04-20 20:49 阅读:

  我是陈晨,今天终于踏上了那列通往大学的列车,大学,我梦寐已求的地方,那个我从小幻想过无数次的地方,今天终于就要见到了。本来爸妈要跟我一起去的,但在我软磨硬泡下,还是将他们那颗坚定的心给磨了下去,最后我如愿已尝的独自踏上了火车。

  刚开始踏上火车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感,越这样,我就越对大学神往,反正就是高兴。第一次坐火车,找座就找了半天,不过到最后还是找到了,放好行李,坐下以后,我才感叹到,原来我可爱的祖国,真的有这么多人呀!我原来以为他们瞎说呢?今天一坐火车,才确定了,这人多真的不是概的,看看周围的人,大概都跟我一样,都是刚出茅炉的新生代。

  我对面坐的是一对父子,他们爷俩长的可真像,要给别人说他们不是父子,我估摸着鬼都不信。我旁边一直空着,也不知道是个美女还是帅哥,我当然希望是个美女了,但要是个帅哥,我也认了,可千万不要是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火车终于要开动了,我的心也开始动了,闲来无聊,我戴着耳机听起了歌,听着听着,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个美梦,就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被别人拍醒了,我原本想骂,正要张口骂呢?睁眼一看,我的个妈呀!得亏我没骂,原来是查票的,虽说我有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喜皮笑脸的,把票拿给他们看,这一折腾,我睡意也没了。再看了看对面的父子俩,还是那一张脸,一点也没变化,我觉得无聊,就开始跟他们试着搭话。

  我:“大叔,你这是送孩子上学呢?”

  父:“是的。”

  我:“去那上学呢?”

  父:“去上海。”

  我一下给听朦了,我也不知道他说的那。

  我:“喂,你爸说什么呢?”

  男孩:“我爸说去上海。”

  虽然他口音也很重,但跟他爸比起来,还是比他爸强多了,我也在没往下问,反正我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他在那个学校,学什么,跟我没多大关系。我跟他们父子又随便的扯了一会,慢慢的他们父子俩也没之前那么死了,我看时机到了,就开始切入正题了。

  我:“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我叫程雄,你可以叫我大雄,你呢?”

  我一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的他们爷俩也纳了闷,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笑,我相信如果看过《多拉A梦》的人,一定知道我笑什么。

  我:“大雄,呵呵,你好,我叫陈晨,你可以叫我晨晨。”

  程雄:“陈晨跟晨晨有什么不同吗?”

  我:“他们除了字不一样,没什么不同。”

  程雄:“听了我名字之后,你笑什么呢?”

  我:“没什么,不如我们玩牌吧!”

  程雄:“可是我爸不会,咱们俩怎么玩呢?”

  说到这,我才想起了往身边看,我转头的时候,一直希望看到的是个美女,可转过去之后,有点失望,虽说不是个男的,但也不是个美女。

  我:“美女,要不要一起玩牌。”

  虽然我最不喜欢说这些违心的话,但为了打发这漫长的旅程还得说。

  女孩:“我不叫美女,我有名。”

  这人长的不怎么样,脾气还不小呀!

  我:“请问这位有名的美女,你的名字是?”

  女孩:“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

  我:“你不告诉我,那我不称呼你美女,难不成称呼你丑女呀?”

  女孩:“你个臭鸭蛋,你姑奶奶有名有姓,叫李琳,记住了。”

  这丫头挺横的呀!比我还横。这会只见程雄跟他爸在那里嘀咕什么,程雄好像还有点害羞了。他们嘀咕的大概意思是说。

  父:“儿子,以后找媳妇,可千万别找那姑娘这样的。”

  程雄:“为什么呀?我觉得挺好的。”

  父:“好个球子,她那么凶,以后指定欺负你。”

  程雄:“可是我觉得挺好的。”

  父:“你个瓜娃子,脑壳坏掉了。”

  程雄:“爸,你别说了,人家姑娘就在对面坐着呢。”

  我不知道那丫头听没听懂那爷俩说的话,突然间那丫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立马就从冬天进入到了春天,这转变的太快,我都没来急做好心里准备,要不是条件有限,我指定掉下去,难怪人家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变的也太快了。

  李琳:“叔叔好,咱们一起玩会牌吧?”

  父:“这姑娘说话真中听,你们几个年轻人玩吧!我不会玩。”

  程雄:“姐姐,咱们三一起玩吧?”

  李琳:“真懂事,不像某些人,一点礼貌也没有,真不知道大学是怎么考的。”

  程雄:“姐姐,你说谁呢?”

  李琳:“我说谁,谁自个明白。”

  程雄:“哦,那咱们一起玩吧?”

  我就纳闷了,刚才大雄还跟个木头似的,这还没多大会功夫,整个人跟灌了水似的,都活过来了,难怪人们常说:“女人永远都是男人的克星。”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大雄现在对那死丫头是屁颠屁颠的,我估摸着他对他娘都没有现在乖。在看看大雄他爸,那脸上堆满了笑容,而我在仔细的上下打量一下李琳,我说她也没什么特别的呀!

  李琳:“死孩子,你看什么看呢?没见过你姐这么漂亮的吗?”

  我:“对于猪来说,你确实是漂亮的。但对人来说,你还不如猪呢?哈哈哈哈!”

  李琳:“你……。”

  我:“我什么我。”

  李琳:“怎么说人家也是个淑女,不跟你一般见识,免得掉价。”

  我:“OMG,这还淑女呢?你这样的要算淑女,我就是君子。”

  程雄:“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吵了,再吵火车就翻了。”

  我:“谁惜罕跟她吵呢?”

  李琳:“搞的我好像愿意跟你吵似的。”

  程雄:“来来来,咱们玩牌吧!晨晨,OMG是什么意思呀?”

  我:“就是英文简写我的天,这你都不懂,你大学是考的吗?”

  程雄:“当然是考的了。”

  我:“玩什么牌呢?”

  李琳:“你看我干吗呢?我什么都可以。”

  我:“大雄那你呢?”

  程雄:“我就只会玩斗地主,而且还是以QQ平台上面为基准的那种。”

  我:“不会吧!大雄,你可真是个人才呀!”

  李琳:“那咱们就玩斗地主吧!”

  这一玩起牌,感觉时间也过的快了,也没了之前那种无聊的气氛了,玩了不一会,我们身边就围过来了好多看客,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感觉好像是他们自己在打牌似的。虽然大家互不相识,因为不同的原因,把大家聚集在一列火车上,围在一起,看着我们仨个打牌,瞬间将你我他之间那种陌生的气氛给打破了,有的时候当我们打到关键的时候,有的人甚至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劲喊了出来。

  客A:“小伙子,你这牌不能这么打,你应该这样打。”

  客B:“不对,你应该这样打。”

  客C:“你俩都不对,应该这样才对。”

  虽然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听起来很吵的样子,但我相信他们是快乐,至少在这一刻。玩着玩着,大家都累了,慢慢的都进入了梦乡,牌被我们无情的仍在了中间的小桌子上,零乱的放着,只有列车在静静的行驶着,偶尔到站了,会听到乘务员无精打采的报站声,和一些到站了的旅客下车的脚步声,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响了。可正当我打算继续睡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他们所做的,可能对那些已经步入社会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与一个刚刚要进入大学的我来说,他们那样的行为,对我来说简直就一个挑战,不管是从心里还是身体上,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我本来打算控制住不去看他们,可是我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我在看之前偷偷的瞄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会大家都睡的正香呢?还有几个没睡的,现在也跟我一样把他们的目光偷偷的瞄向那处最吸引眼球的地方。


上一篇:分开后我依然想献给你的   下一篇: 那些花儿般的少年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那个无聊的人
·徜徉母校的那一季情思
·随风飘过
·第一篇
·手抄本
·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愿同桌,见字如面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那年 我们追过的爱情
·怀念高中那段时光
·那些时光
·一人一背包,朋友和旅行
相关短文
·分开后我依然想献给你的
·成长的道路上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大学生活之伤感
·十年后的家乡(儿子的一篇命题作
·遇见
·当代大学生懒散心理之缘由
·高二下学期第一次月考总结
·我已分不清,你是逝去的友谊,还
·我们的人生正在成功
·逝去的怀念,今日的反思
·我只是一个过客
·有这样一群人,模糊而又清晰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