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校园>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绽放

作者:南山刺槐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6-13 08:34 阅读:

  从同学qq群得知母校兰仓职专要举办建校成果展活动的消息后,刘亮兴奋激动了好几天。尽管酒店里的工作很忙,他还是决定去参加活动,因为毕业以来他一直关注着兰仓职专的发展,经常怀念在兰仓职专上学的日子。

  那天晚上,刘亮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婆韩晶,让她照看好孩子,把工作上的事尽量做好。不料,韩晶一听这事,一下子高兴得蹦了起来,她拽着刘亮的胳膊撒娇:

  “老公,你母校的成果展活动我也要去,我想看看这个能让你浪子回头的学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学校!”

  “不行,你国庆长假期间你刚回老家转过娘家,这一次咋又找借口转娘家。”

  “哪儿呀,我才不是想转娘家。兰仓职专那么牛,把你这个连高中都考不上的学生培养成了大学生,我打心眼里佩服和向往。我一直说让你带我去看一看,你总以忙为借口搪塞我。现在有机会了,不去咋能行,我一定要去!”

  “你呀,就喜欢凑热闹,孩子要人照顾,酒店工作也挺忙的,咱俩都走了,能行吗?”

  “能行,咋不行,孩子我们带上,酒店的事你给贾总说说就得了,求求你,让我去吧。”

  “不行,咋说都不行,你想都别想了!”

  说着说着,刘亮有些急了,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韩晶也越来越气,一脸不高兴,眼眶里泪水盈盈的,看上去很憋屈。

  好男不跟女斗,刘亮看看说服不了韩晶,心想,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忍,明天再说吧。他一边叹气,一边推开门去南面的卧室睡觉,临走前给韩晶撂下一句话:“你咋到现在还解不开心里的疙瘩呢?我去那边睡了,你好好想想吧。”

  “滚!”韩晶听了刘亮的话越发来气了,骂骂咧咧的同时,顺手拿起枕头向正往门外走的刘亮砸去,刘亮急忙躲闪着走出门外。

  刘亮出去后,韩晶回味着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她和刘亮上学、成婚的那些事儿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一桩桩,一幕幕,那么清晰,那么真切,好像昨天刚发生过一样。想着想着,她心里五味杂陈,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韩晶为什么对参加兰仓职专成果展活动的事这么在意、这么执拗呢?这还得从上学的时候说起。

  刘亮和韩晶家都在莲池县仇山乡的一个山村,打祖父辈起两家关系就相当要好,农忙时间相互帮忙,农闲时间隔三差五聚在一起吃饭聊天,遇急事缺钱时就相互帮衬渡过难关,多少年来没红过脸。村里人都说,刘家和韩家前世肯定是亲兄弟,要不咋这么要好呢。

  到了刘亮和韩晶爹娘这一辈,两家的关系还是那么要好,刘亮和韩晶小时侯也在一块玩耍。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两家人的观念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刘亮、韩晶是同年生的。刘亮十二岁那年,两家人一次在韩晶家一起吃完饭闲聊的时候,刘亮娘看着在院子里一边剁猪草、一边甩着羊角辫哼小曲的韩晶俊俏的模样,满心喜欢,一个念头火苗一般从心里窜了出来,她爽朗地一笑,对韩晶的爹娘说:

  “大兄弟,大妹子,你家晶晶越长越俊,咱两家关系这么好,你看把这娃给我家亮亮占个对象,给我当儿媳,你看咋样?”

  “好!好!好!嫂子,你的想法和我想到一块了,我家晶晶以后有你这样的好婆婆,我也就放心了。”

  刘亮和韩晶被家里定了娃娃亲,这事不久就在村里传开了。两个懵懵懂懂的孩子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在学校和村里碰面就不由自主地害羞起来,一起玩耍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后来干脆不耍了。学校里一些调皮的同学知道了,一见刘亮韩晶就站在后面吆喝:亮晶晶,亮晶晶,亮亮晶晶要结婚。

  后来,刘亮和韩晶小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一起考入仇山乡初级中学,情窦初开的韩晶和慢慢懂事的刘亮相互之间有了好感,结伴上学,回家的路上,两人经常会讨论一些学习上的事,交流对未来生活的看法。他俩相互关心,相互鼓励,憧憬着上高中、上大学、就业打拼的美好未来,两家的家长也看在眼里,乐在心上,都盼望着孩子能学业有成梦想成真,结成伉俪,幸福一生。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初一下学期4月份,刘亮在体育课上踢足球时不慎摔了一跤,右腿小腿粉碎性骨折,送医院手术后住院15天,医生嘱托刘亮爹娘:出院后要在家休息,小心看护,至少3个月不能上学。刘亮爹娘没办法,只好把情况向学校作了说明,办理了休学手续,让刘亮在家静养。

  住院期间,韩晶爹娘和韩晶来医院看望过刘亮一次。出院回家后韩晶爹娘也在刘亮家来过一两次,后来就再没来过,每次来的时候都是面色忧郁唉声叹气,埋怨刘亮咋那么不小心,小腿骨折以后留下后遗症,一瘸一拐的咋办?他们家韩晶不就要跟着受罪了吗?

  韩晶娘阴阳怪气地那些话,刘亮爹娘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刘亮更觉得闹心。他确实也担心小腿落下后遗症,走路一瘸一拐,和韩晶就不般配了,而且,他的学习本来就没韩晶好,这一休学,肯定会让韩晶落下很多的。刘亮越想越急,越急越烦躁不安,总担心他和韩晶的亲事会泡汤,脾气也越来越坏。

  韩晶来家里看望过刘亮几次,但说话老是吞吞吐吐,眼光游离,很少正眼看刘亮。后来刘亮才知道,韩晶爹娘告诫过韩晶,让她好好学习,和他少来往。

  刘亮在家休养了大半个学期,恢复得很好,走路很正常,没有一瘸一拐的,但他却养成了懒惰习惯,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落下的功课没补回来,无奈之下,只好留级。这样,韩晶就比刘亮高一个年级,而且学习越来越好,在全班数一数二。一想到这些,刘亮就觉得很郁闷和烦躁,学习成绩一直下滑。

  伤愈留级后,刘亮和韩晶不在同一个班,上下学一起走的时间就少了。韩晶的学习越来越好,成了学校里有名的优秀学生,经常往家里拿奖状,老师来家访时连连夸赞韩晶,说她真是一个考大学的好苗子。韩晶爹娘听了,自然是心花怒放,笑得合不拢嘴。

  刘韩两家的关系渐渐疏远了。韩晶爹娘经常在村里说他家姑娘参加了多少次竞赛,得了多少奖状,还说韩晶以后肯定会有出息,找个好婆家,过上好日子的!这些话传到刘亮爹娘的耳朵里,他们心里不由得嘀咕起来:看来咱家刘亮订下的娃娃亲要歇菜了。说是这样说,两家大人谁也不愿意把这层纸捅破,刘亮和韩晶都觉得两人的那一桩事儿还存在,有时上学路上碰见还会聊很多话题。

  后来,韩晶初中毕业,考上了莲池县二中高一的重点班。莲池县二中教学质量一直不错,重点班的高考升学率也一直比较高。有人说,考入二中的重点班,一条腿就已经跨进了大学门。韩晶全家人自是喜不自胜,走路时的腰杆也比以前更直了。

  韩晶上高中时,刘亮升到初三,学习那真是“头发串豆腐——崩提了!”,而且脾气越来越坏,经常拉帮结派抽烟打架,动不动就顶撞老师,老师经常打电话叫家长。刘亮爹娘气急了,就采取高压政策,对刘亮有时打有时骂,有时好说有时歹说,但始终拿他没办法。儿子不争气,和村里人说话时刘亮爹娘老觉得自己比别人矮一截。

  中考时,刘亮的成绩简直差得不是一般,好几门课总分才249分。成绩出来后,刘亮爹娘心里凉透了,整天愁眉苦脸,心上老觉得压了一块大石头:这个混小子,真把人的脸丢尽了,考不上高中,下学期开学咋办呀?村里人都说,刘家这娃考得太好了,再多考1分二百五,就难听了。韩晶爹娘知道了,两人一有时间就背地里嘀咕,刘家的这小子真是扶不起的阿斗,连个高中都考不上,咱家的晶晶要跟了他,那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不行,得找个时间和他爹娘说道说道,把亲事退了算了。

  暑假在慌慌不安中很快过去,转眼新学期开学,考上高中的孩子都兴高采烈地去学校报名,有的成绩没有上高中录取线,但在“三限生(限分数、限人数、限钱数)”之列的初中毕业生,也在交足一定费用后去高中就读。刘亮的成绩既没有上莲池县各高中的录取线,也不在县一中、实验学校的“三限生”之列,他要上高中,只能选择莲池县二中。因为这所学校高中招生条件比较宽,不论成绩高低,只要拖个关系交上4000元就读费就可以上高中。

  别的孩子都去上学了,刘亮还在村里闲逛悠,刘亮爹娘心急如焚,成天想着刘亮上学的事。万般无奈之下,刘亮爹只好拿上礼品硬着头皮去找在二中任教的村里人刘老师。刘老师一听刘亮的事就面露难色,摇着头说学校的招生名额紧张,而且刘亮初中时就是个刺儿头,让他介绍报上名后在学校犯了事又得找他这个介绍人。刘亮爹一听急了,就再三央求刘老师,说只要帮了这忙,刘老师家的农活他全包了。禁不住刘亮爹的央求,刘老师最后说,看在同村人份上,你先回去,我试试吧!

  刘老师松口了,刘亮上学的事终于有了一丝希望。刘亮爹自然千恩万谢,然后回家等待消息。

  1天,2天,3天——,1周过去了,刘老师没有回话,打电话一问,刘老师总说还没机会!一问啥时候就有机会,刘老师回答:不知道。

  焦急等待的刘亮一家希望的肥皂泡似乎要破灭了,一家人又开始惶惶不安起来。

  周日那天,刘亮家没有等到刘老师消息,却等来了刘亮表舅李军。李军在与莲池县毗邻的兰仓县教育局上班,因办事顺道来看望刘亮爹娘。李军一看表姐、表姐夫耷拉着头的苦瓜脸,连忙问他们有啥难事?

  刘亮娘把刘亮上学的事备细说了一番,说完还差点哭了。

  李军一听笑了笑说:“我以为是什么难事呢?这有什么发愁的呢,办法总比困难多,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上不了高中可以走其它的路,咋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我们县上的职专就面向落榜的初中毕业生招生,不仅不收择校费,入校后免除学费,每学年还能享受2000元的助学金,毕业后能参加高考,联办班可以直接进入高职院校就读。学校办学质量挺不错的,回去我给你详细再问问,晚上回信,你们商量商量,让孩子直接上兰仓职专算了。”

  李军说的兰仓职专,是一所省级重点职业学校。学校以学生技能培养为主,规模大,教育质量高,办学特色显著,学生的升学、就业情况良好,在兰仓县社会影响相当好。刘亮这样的学生其实挺适宜在那里就读的。

  当天晚上,李军就回话了,说他打听好了,兰仓职专新生报名还没有结束,让刘亮赶紧来报名。

  接到电话后,刘亮爹娘觉得学校有点远,孩子在那里上学不放心,但莲池县的高中收费高,又报不进去。他们左思右想,犹豫了好一阵,最后才下定决心让刘亮去上兰仓职专。刘亮一听要去外县上学,以后与韩晶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心里很是不乐意,但不上学,他能干什么?而且,那样的话韩晶一家肯定会笑话死的!他别无选择,只能走这条路了。

  在李军的照看和爹娘的陪同下,刘亮终于报上名成了兰仓职专的学生。韩晶爹娘听说后连连摇头,心里的那个想法更加坚定,并斩钉截铁地告诉韩晶,把心用在学习上,今后不准再和刘亮来往,否则就打断韩晶的双腿。韩晶表面上虽然满口答应,私下里却给刘亮写过几封信,劝他改掉坏毛病,好好学习,发挥潜能,在职业教育中成就自己的梦想。

  读了韩晶的来信,刘亮的感受到了韩晶对他的那份心思,心情改变了不少,一些坏习惯也慢慢在改变。

  中秋节那一天,一向不相往来的韩晶爹娘突然来刘亮家。一阵寒暄和做作后,韩晶娘就开门见山了:

  “老联手,当年咱们一句笑话就把两孩子的亲事定下了,现在孩子大了,真是儿大不由娘啊,我家晶晶说她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将来有个好出路,不需要我们定的娃娃亲了,况且刘亮的性格和他不和,以后肯定走不到一块的!老联手,孩子不愿意,你看这事咋办啊!”

  “没事,没事。孩子不愿意就算了,你家韩晶那么长得那么俊,学习那么好,我家刘亮哪能配得上她,这门亲事就算了吧,别给孩子添堵!”

  “唉,这样也好,就是有点对不起老联手你们。不过,你家刘亮也很攒劲,有个金斧头,还愁没柳木把,以后会有好更好的对象的。”

  韩晶娘的话说得刘亮爹娘脸上一阵发烧,心里怪怪的好一阵,接下来都说了些啥,既没听清也没记牢。后来一想,这事的泡汤是意料之中的,长痛不如短痛,早点说开了大家心里都轻松。

  爹娘能想明白,可刘亮却想不通,心里一直郁闷:韩晶没有亲口对自己说散伙的事,她爹娘咋就这么势利、就这么麻溜地决定了女儿的未来了呢?刘亮越想越气,在学校无心学习,先前改掉的坏毛病又出现了,不仅吸烟、旷课,有时还打架,班主任赵老师多次对他谈话、批评教育,但都收效甚微,甚至还会得到刘亮的白眼和顶撞。

  韩晶知道爹娘去刘家退亲的事后,也惴惴不安了好几天。她了解了刘亮在学校的情况,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叮嘱他不要心灰气馁,好好学习,学好技能,只要毕业后能考上学校,她会等着他的。

  接到韩晶的信,刘亮只读了几行便怒火中烧,几把将信撕碎,然后抛向天空,看着纸屑在空中飞舞四散,他感觉心里好像被掏空了,没有了方向,也没有了前途。

  那晚,刘亮第一次去酒吧,喝了很多的酒,语无伦次地唱着郑源的一首歌情歌。不料,邻座的几个小青年却指手画脚地嘲笑他,有一个还过来推搡了他一下,他一时热血上涌,抡起拳头向那个小青年打去。然后,就晕了过去,什么也记不清了。

  醒来的时候,刘亮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他费力地扭头睁开眼扫视了一下病房,发现除了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隔帘、白色的被子和床前输液架上一滴一滴流淌的液体外,床前还趴着一个人,看背影觉得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是谁。

  刘亮挪了挪腿,想侧身躺一下,不料却惊醒了床边的人。

  那人一醒来,就抬起头微笑着轻声说:“刘亮,醒来啦,别动,别动,你胳膊上还扎着针在输液呢,小心点,有啥事给我说。”

  刘亮这才看清了那人的脸,是班主任赵老师,他已经在病房里看护自己一个晚上了。

  “醒了就好,可把我吓坏了。让你别再喝酒,你就是不听。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可别这样了。”

  “老师,我---我——”

  “啥都别说了,好好休息,一点小伤,没大碍。再缓一阵,咱就去学校吧。”

  刘亮看着赵老师瘦削的面庞因熬夜有些憔悴,却还是那样耐心,那么温和,而自己一直把老师的话当耳旁风,有时还顶撞老师和他对着干。想到这里,刘亮心里不觉愧疚起来,几滴悔恨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接着,一阵暖流在心里涌起,他暗暗告诉自己:再也不能任性了,那样就太对不起班主任、对不起其他老师了。

  打这以后,刘亮逐渐改掉了以前的坏毛病,变得懂事了,学习上踏实了许多,一年级学年结束的期末考试中,他的文化课、专业课成绩进步很大,考到了班上前十名,职业技能上也有了很大收获。

  不知为什么,上高二分科以后,韩晶的学习状态越来越不好,一直没有引起莲池县二中韩晶那个班班主任和任课教师的重视,她的成绩不断下滑,到高二学年结束时成绩已经落在了全班后十名。上高三后,韩晶完全丧失了自信,沉溺于上网、玩手机,学习上没有一点起色。高考结束,成绩揭晓,韩晶总分352分。报考志愿时,只好选择了专科,被录取到了成州师专。

  进入二年级,在班主任赵老师和其他任课老师的教育和鼓励下,刘亮学习劲头越来越大,在几次考试中考到了班上的前几名,被学校评为“学习标兵”、“三好学生”等。文秘专业技能辅导老师经常利用课间、周末耐心细致地对刘亮和其他同学进行技能辅导,从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到即兴演讲、导游解说技能的编排,老师们不厌其烦,不断演示,不断纠正,力争同学们技能娴熟,动作规范到位,表达熟练精准,以扎实的功底和良好的精神状态备战各级技能大赛。

  韩晶去成州师专上学的时候,刘亮上了三年级。临走前的一天,韩晶背着父母和刘亮见了次面,聊了许多上学的事,韩晶说到了莲池县二中的管理如何混乱、个别老师如何势利、自己是怎样变成了差生,说自己已经是“死羊的眼——定了”,让刘亮好好念,看能不能有个好结果,她说自己心里还放不下刘亮,但她拗不过她爹娘。说着说着,韩晶哭了,弄得刘亮心里怪不好受。

  刘亮上了三年级,学习更加努力,技能训练更加刻苦勤奋,因为参加三校生对口招生考试,文化课、专业课成绩好的同时,参加市级、省级技能大赛获得一、二、三等奖就能加160分—180分。在辅导老师加班加点的辅导、学生的奋力拼搏下,兰仓职专在全市、全省中职学生技能大赛中取得了骄人成绩,刘亮在市赛、省赛中都获得了一等奖。当年的三校生对口招生考试,刘亮文化课、专业课综合成绩达到448分,加上省赛180分的加分,总成绩为628分,获得了全省文秘专业高考第一名,被西北师大旅游管理学院录取,为学校争得了荣誉,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刘亮考上大学的消息,在村子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大家茶余饭后都聚在村里的神庙前、大榆树下谈论着这件事,对兰仓职专这个大家都不看好的学校能把刘亮这样的孩子培养成大学生表示惊讶。但事实无可辩驳,兰仓职专把普通高中拒之门外的学生培养成有技能、有知识的大学生,他们又不得不佩服。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刘亮成了家长教育孩子的榜样,对兰仓职专也不由得翘起了大拇指。

  爹娘高兴坏了,他们没想到刘亮也有这样的结果,为了表示感谢,他家特意给学校制作了一面锦旗,上写:育人典范,桃李争妍。在村子里,他们能说起话了,走路时腰杆直了,见人就笑容满面。韩晶爹娘却变得寡言少语,见人懒得打招呼,他们只在背地里嘀咕和疑惑:考不上高中的人,咋也能考上大学?

  上大学后,刘亮一直心里惦念着韩晶,两人经常在qq上聊天,叙说相思,憧憬未来,心中都保留着那份纯真和思恋。有几次假期回家,刘亮给爹娘说想和韩晶继续谈对象的事,遭到了强烈反对,爹娘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人家都退亲了,咱家没那么贱,这事想都别想了,你要和韩晶好,我们就没你这个儿子。好好上学,毕业后找个好工作,还愁没对象。

  韩晶爹娘也觉察到了韩晶和刘亮来往的事儿,不论通电话还是在家时,都会对恶狠狠地对韩晶说,再别和刘亮纠缠了,人家考上大学了,早看不上你,你那么贱干什么,再发现你和他来往,你就别进这个家门!

  虽然如此,刘亮和韩晶还是经常联系,相互关心,相互惦记着。

  时间过得好快,一晃两年过去,刘亮大学二年级结束的时候,韩晶成州师专毕业,参加了当年的上岗考试却榜上无名,只好在家里当了一年宅女,边帮爹娘做家务活边复习考试资料,继续再考。已经上了大三的刘亮多次鼓励韩晶,希望她放下包袱,认真复习,争取来年梦想成真。

  第二年,韩晶又参加上岗考试,结果还是败北。两次考试磨灭了韩晶的自信,她心灰气馁,对通过上岗考试谋职就业已完全失去希望,她决定出去打工,创出一条路来。临走前,她给刘亮在qq上写了长长的留言,说她和刘亮已经是两个层次的人,不可能走到一起,出去后她会换掉手机号,希望刘亮安心上学,以后再不要和她联系了。

  韩晶出去后,更换了手机号码,和家里人很少联系,也不和刘亮联系。刘亮联系不上韩晶,心里空荡荡的,像丢了魂一样,虽多方打听,但始终打听不到有关韩晶的音讯来,只好任思念的青藤在心中疯长,直至干枯和荒芜。

  那年夏天,刘亮大学毕业。在毕业生招聘会上,他凭借自己的专业优势和较高的沟通表达能力,被杭州市一家有名的五星级大酒店聘用,根据协议,刘亮年薪10万,另外还有年终绩效工资和奖金,可谓待遇优厚,人尽其才。

  在酒店就业后,刘亮先在酒店餐饮部工作,他踏实勤快,做人低调,待人诚恳,得到了顾客的好评,不到一年就担任了酒店餐饮部的大堂经理,后来调任至人事部,负责员工的管理和招聘。刘亮办事干练、沉稳,不管到哪个部门,他协调能力强,人事关系处理恰当,深得酒店领导的信赖和赏识。

  一天,酒店来了一位客房服务的应聘者,酒店领导让刘亮负责招聘事宜。刘亮到人事部办公室的时候,那位应聘者已坐在办公室等候面试了。刘亮先看到的是应聘者的背影,身材苗条,双肩瘦削,一头披肩发。他觉得那个背影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带着这种疑惑,刘亮快步走到办公桌前。

  应聘者觉察到有人进来,赶紧有礼貌地起立,她抬起头正好和刘亮打了个照面,四目相对之时,两人同时惊讶地“啊”了一声,刘亮吃惊地问:“你,你是韩晶?你怎么在这儿?”

  “嗯---,是我---”韩晶点点头迟疑地答道:“我,我是来应聘的。”

  “你真的是韩晶,这几年我找你找得好苦!”刘亮眼里含着泪花,激动地上前拉着韩晶的双臂说。

  “没想到是你,你在这儿上班吗?”韩晶怯怯地问。

  “我在这里上班两、三年了,没想到今天见到了你,真是太幸运了!”刘亮喘着气说。

  “你是这儿的领导吧,那咱们谈谈工作的事吧!”韩晶拿出求职简历红着脸说。

  “谈什么工作,咱俩先一起聊聊再说!”刘亮有点迫不及待,斩钉截铁地说。

  “还聊什么,你现在是大经理了,咱俩有啥好聊的!算了吧!”韩晶有些局促不安。

  “说啥话呢,你忘记了过去,我还记着呢,咱俩一起叙叙旧还不行吗”刘亮有些激动了。

  韩晶一看拗不过刘亮,就跟着刘亮来到一家咖啡厅,边喝咖啡边聊。从上学时期的点滴往事聊到了毕业失去联系思恋的痛苦和等待的煎熬。在刘亮的追问下,韩晶才叹着气说出了她这两年的事。

  韩晶离家后,只身一人到了上海,进过工厂,干过家政,当过酒店服务员,在售楼部当过客服,但都没有坚持干下去。有的工作上班时间太长太累,和客户沟通时经常遭人冷眼,有些部门领导还用不三不四的言语骚扰。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她就辗转来到了杭州。工作不顺心、夜深人静孤独袭来的时候,韩晶就会不觉想起家乡,思念父母,想到刘亮,回忆起和刘亮一起上学一起长大的日子,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和刘亮在一起,依偎在他的身旁数星星,看月亮,过快乐的日子。但她害怕和刘亮联系,除了怕父母责骂以外,更担心刘亮对她心存怨恨,看不上她。

  说着,说着,韩晶眼眶湿润了,泪水盈盈,接着便夺眶而出。

  刘亮急忙过去,一把把韩晶揽在怀里,一边擦着她脸上的泪水,一边说:“晶晶,你受苦了,明天我给老板说说,你就在咱酒店上班,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哪儿都别去!”

  “咱俩行吗,你、我的爹娘不同意怎么办?”韩晶忧心仲仲的问。

  “管他呢,只要你答应我,爹娘的事会有办法的!”

  “嗯嗯,我当然想和你在一起了!”说着,韩晶一头扑进刘亮的怀里,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就这样,刘亮和韩晶走到了一起,都在酒店里上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谋划着美好的未来。

  韩晶和家里联系多了起来,还时不时给家里寄些钱,给爹娘说她找了个好工作,过得开心快乐。爹娘听了,放心了不少。

  不久,刘亮和韩晶回了一趟老家,把他们的事告诉了爹娘,说要准备结婚。刘、韩两家的大人其实早就知道两孩子在一起的事,起初拉不下面子,有点不乐意,后来一想,两个孩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早就定过亲,况且现在生米已成熟饭,还能拆散他们吗?这样一想,他们也就没啥说的,只能答应两人的婚事。

  就这样,刘亮和韩晶终成眷属,有了孩子,日子过得甜蜜幸福。

  但韩晶总有一个心结,自己学习比刘亮好,考上了高中,最后有花无果,而刘亮学习不行,上了兰仓职专,却学有所成,学有所用。饭后散步或睡前倚在床头时,韩晶都会问刘亮是什么原因。每次刘亮都会从学校的德育教育、技能培养、文体活动等各方面进行介绍,韩晶听得迷迷糊糊,老是央求刘亮带她去兰仓职专看一看,领略一下学校的风采。刘亮答应,只要有机会就带她去。

  兰仓职专要举办建校成果展活动了,韩晶终于有了机会,可刘亮这个一心扑在酒店工作上的工作狂却不让她去,还找各种理由塘塞她,不行,说什么得去!

  那晚,韩晶辗转反侧,似睡非睡,头脑里尽想象着兰仓师专的满园书香,书声琅琅。

  第二天一早,韩晶给刘亮做好了早餐。用餐的时候,她一会了低声细语,一会儿撒娇耍赖,软磨硬泡地缠着刘亮一定要带她去。刘亮一看没办法,只好答应。

  刘亮上班后,向酒店贾总经理请了三天的假并说了韩晶的事。贾总经理听了呵呵一笑说:“小刘,就带她去一趟,在你母校里转一回,她就更爱你体贴你了!”

  刘亮把酒店里的工作交代好,收拾好家里,就带韩晶和孩子坐上了去陇东市的火车。

  10个小时后,火车到达陇东火车站,然后改乘班车。学校成果展活动前一天的上午9点,他们就到了兰仓县城。登记好宾馆房间,放好东西,收拾一番,简单吃了点早饭,韩晶就着急地催刘亮带她先到兰仓职专校园里去看。

  刘亮和韩晶到兰仓职专的时候,校园里嘉木繁荫,松青杏黄,绿草萋萋,繁花竟放,彩旗飘飘,横幅醒目。学生在操场上有的在欢快地跳舞,有的在动情的唱歌,青春在跃动,风采在飞扬。教学楼、操场边的花坛里,黄色的、紫色的、红色的、蓝色的,各种颜色的菊花正在芳香四溢,昂首绽放。

  看到这些,韩晶似乎一下明白了许多——


上一篇:逐梦——高考   下一篇:为你—咖啡不加糖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徜徉母校的那一季情思
·第一篇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一人一背包,朋友和旅行
·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怀念高中那段时光
·那个无聊的人
·随风飘过
·那些时光
·愿同桌,见字如面
·那年 我们追过的爱情
·手抄本
相关短文
·逐梦——高考
·那些人,请记得!
·高中那些事儿
·魂牵梦萦,那一片爬山虎
·今年又到高考时……
·那年 我们追过的爱情
·2013年的那个冬天
·诚信的试金石
·高考精神
·十八岁的断章
·我的高中生活
·那些时光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