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心情日记/日志>文章内容 精美散文欣赏

愿你有酒可以醉,醒来有人陪

作者:雪Angell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12-05 08:43 阅读:

   天凉了,天边乌压压的云就如同我此时此刻的心情,黑暗,压抑,透不过气。

  在马路的中间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他,没有文字,没有语言。他说:今晚不会下雨。

  我知道我讨厌下雨天,讨厌绵绵的雨丝犹豫不决徘徊不定的却还要淅淅沥沥的往下掉,如果暴风雨,那就来的更猛烈些吧。可是暴风雨的时候还会伴有闪电雷鸣。没错,因为害怕所以也不喜欢

  回到家中,关起窗,开空调,铲猫屎,扫地擦地,洗衣服。收拾完毕,想想晚上吃什么呢?刚好他问我,那就一起去后街看看吧。

  夜色下的后街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群很是平和,似乎都没有什么情绪。他眼尖的看到了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透明的高过人群的烤箱,烤箱里挂着洒好佐料的烤鱼,似乎每条鱼都看起来很好吃。他问我想不想吃。我越过人群来到烤箱前,看了一眼,就想着反正也不知道吃什么,那就烤鱼吧。我说好。老板热情的给我们拿出一条鱼,蘸酱,我说微辣。在问好支付宝是否可以付款的间隙里我终于有一次超过他拿出手机付钱的速度提前向老板付了这条烤鱼的钱。这个速度来之不易,每次都赶不上他的付款速度,终于我也快了一次。

  人生价值观念告诉我绝对不能在菜市场逗留太长时间,就像你洗手做羹汤偶尔调剂生活一样偶尔去一次菜市场那是生活的调剂人间的幸福感;但是如果你每天都要逛菜场,每天都要洗手作羹汤,那是家庭主妇的人生。而这种人生我希望我一辈子都不要涉及。

  所以在一个踏板车从我身边疾驰而过并溅了几滴菜市场人群踩来踩去的黑色淤泥水滴到我蓝色裙子上的时候,我就跟他说我在这里等你,你去买豆芽和海带。烤鱼已经是熟食,那加点豆芽金针菇海带煮煮,应该很美味吧。却都忘了买最爱的香菜。

  到家时已经天全黑了,从窗看过去天就是一片黑布,而闪烁的灯光恰如其分的像明明灭灭的星星。不是华灯初上,是光芒刺破黑暗在呼吸。

  到家门口的时候我们开着玩笑说最近吃的很多,是不是要长胖的节奏。他说这天气乌压压的是不是猪妖要现形,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们总是开着无关紧要的玩笑,相互嫌弃,相互损人不利己,相互关心,又相互安慰。哦,不对,是他一直安慰我悲观的情绪。不知怎么说到了最近消化不良只进不出的事故,他说你把买的东西提上楼,我去给你买香蕉酸奶。我说太晚了回都回来了,不必。他骑上自行车自信满满的说两分钟的路程能叫远?记得门给我留着啊。说完一溜烟返回去了后街。

  每次我都惊讶于他的行动力,那是迅雷不及掩耳及掩耳盗铃之势的速度,想到了什么立马就做了,或者先做了然后才告诉我刚才他想到了什么。速度之快,我脑回路和反射弧都显得太长太长。

  再次回家后,我开始了洗菜,开始煮稀饭,是的,我们开玩笑说最近吃的肉有点多,该多吃吃清淡的东西了。所以就想煮个粥喝一点,反正还有鱼不是么。

  在他来到我家(暂且称之为家吧,毕竟那是我栖息的地方)后,我指使着他拿出锅,鱼我不会做,只会吃。上辈子可能是只猫,还很懒的那种。并让他帮我倒上一杯红酒,叮嘱少放雪碧。而真正的猫已经叛变了,它蹭着他的衣角爬到他的椅子上依偎在他怀里。

  洗好菜后他忙着下锅放菜煮鱼,我坐在那个高脚凳上端起了我的那杯红酒一饮半杯。然后去看看粥好了没,看看烤鱼怎么样了。他回头看到我仅剩半杯的红酒问我怎么喝那么快,我说我口渴。

  鱼还没好,粥还没好,那就喝点水吧,拿起那半杯的红酒一饮而尽。他惊讶的看着我,我说不要问了,我就口渴,今天上班都没有喝水。并叮嘱他再倒一杯,等会儿要喝的。

  早就不记得这是他第几次在我家做饭了,那个小的可爱只有巴掌大的电饭锅是他说我一个人吃饭可以在家煮晚饭的那句话的下一秒下的订单,后来锅到了,他自己拆了,小到精致玲珑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他说还想煮个火锅呢,这哪里够,然后下一秒立马又下订单买了一个电热火锅。这一次,这个锅大到可以煮5个人的火锅了。我怪他把我家当成你家了。他回我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我说放肆。

  煮火锅,煮米饭,拖地,铲猫屎,洗碗,擦窗,装灯,收拾房间……确实很像收拾自己家,连猫都被他收买了。似乎我也不排斥他了。没有人不害怕自己的声誉被影响,特别是一个清白无辜的大菇凉。但是在我考虑到这里之后下一秒之后我已经不那么在乎了。反正每天喝着他在家煮的姜枣茶和吃着他带的早餐,我早就已经撇不清欠他多少人情了。算了算了,早就还不清,为什么还要分的那么清。每次也没有争赢过。

  煮好了烤鱼,可以开吃了。我们拿着红酒杯,吃着锅里热气升腾的烤鱼和豆芽,感觉很安逸而舒服。这次没有放芝麻酱,而是拿起了那瓶够辣的牛肉酱,并且用勺子舀了比他还多的酱。他惊讶于我居然能吃辣的而不是我一如既往的芝麻酱,更惊讶于我怎么舀那么多。我说好吃。说完喝了大口红酒。

  好辣啊。说完又喝完了那杯红酒,杯子够大,我喜欢。然后继续叫他倒酒。他放下碗筷,用手摇摇我的撑着脑袋的手臂,说少喝点,慢点。我说那就等会儿吧,吃鱼,哈哈。说完吃了几筷子鱼,辣但是好吃啊。于是将鱼肉挑了一块给了豆豆,那只贪吃的小橘猫。可是转身的时候不对啊,我怎么筷子掉地上了呢。赶紧弯腰捡起来去洗手间用水冲洗。不对,步伐不对,有点不稳。我有点喝多了?

  怎么可能?我爸爸那么能喝酒,我有遗传基因啊,而且不是说红酒没有度数吗?我反问他。他说有的,只不过度数不算高,但是不能像你这么喝,你这样会不舒服的。不舒服吗?没有啊。吃鱼吧。

  我撑着脑袋在锅里来回挑拣金针菇豆芽和鱼,巴拉了一整碗,一个劲的吃,是太快了吗?还是太辣了,我居然开始流眼泪了。不对啊。怎么会流眼泪呢。

  噙着泪的眼睛看着房间的那些小夜灯的星星,感觉房间很温馨,都不那么想家了。

  低着头继续吃,眼泪顺着脸颊汇集在下巴上像豆大的雨滴一样掉在了地上吧嗒一声散开了水花。

  他用他好看的手撑起我脸,问我怎么哭了呢。然后转身给我纸巾擦干净。并且问我是不是因为我外公的事情。

  我外公啊,对啊,今天我爸爸打电话来说我外公住院了,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了,而我买的是20号的票到武汉,计划21号到家。我唯一的外公,那个从小就教育我爸要好好培养我读书进最好的县一中的外公。如今81岁,可老人还是会在我回家的时候给我捧来一本毛笔字的古文给我讲里面的故事,那些毛笔字迹都是他自己撰写的。前两天就接到爸爸的电话,说没有大的问题啊,怎么就病危通知书了呢。我想不明白。而我的票已经提前买了,改签也得推后两天。时间也差不多。

  我不知道为什么哭,不知道是因为外公还是因为其他的。但是悲伤的气愤怎么一下子袭来,挡都挡不住呢。那就再倒杯红酒给我吧。

  他将我的杯子拿走了,说不许再喝了。我说求求你了。我当然知道他不可能拒绝我,因为每次只要我稍稍拿着无辜的眼睛看着他然后轻轻的说求求你了,他都会将所有的东西我想要的都给我,屡试不爽,一百次都见效。果然,他执拗不住我,起身再次倒了半杯红酒,我说不够,要再加。

  看你下次当我找你有事时还敢不敢说那你求我啊。我一句话求求你了,你都没办法拒绝,那你还让我求你。我说完咕噜一生又喝下了半杯。

  一瓶酒就这样喝完了,而他的杯子里还有半杯酒,索性一起喝了好了。说完拿起他的杯子将他的酒也一并吞下。

  我说了我爸爸喝酒很厉害的,我当然也不差。我有遗传基因啊。我说。他强行的拉着我坐在那张有轮子的椅子上,估计他已经不想跟我说话了吧。无所谓了,反正我有强大的基因,喝点酒算什么。

  喝完了两个杯子的酒之后,烤鱼已经没人在吃了。他把我扔到了床上,我知道,我有点体力不支,但是脑子还算清醒。他说你休息一会儿别闹了。

  我哭着笑着,笑着哭着,我嚷嚷着不行啊, 我这样会很难看的,你不要看我。他说都这么难看了,你还喝。莫名的杠上了,不行,你再给我开一瓶,你太过分了,有酒不开。

  那几瓶红酒都是他寄放在我家的,当初他说你睡眠不好容易做噩梦可以喝点酒,有利于睡眠还美容养颜哦。我说不用,本菇凉本来就很美,不喜欢喝红酒。他说我帮你调,用雪碧调,你肯定喜欢的。果然每次他调的红酒都刚刚好,喝完确实睡觉好了一点。做着红酒微商的他对红酒的认识比我高,他会知道喝多少比较好,喝多少会不舒服。

  今日,估计后悔把酒带我家了吧。

  不给我开是不是?那你把你的酒带走啊,你也一并走。我说。他说我也是这么想的。说完开始收拾杯子收拾碗筷。我说放下杯子。并且自己去衣橱柜拿出了另一瓶红酒,虽然他百般阻挡,但是我还是坚持的要喝。谁能挡得住一个疯子。

  用开瓶器开了半天的塞子,一直拉不起来,没办法还是叫他给我开了。续杯啊,我没醉,我还能喝点。我说。于是从床上下来摇摇晃晃的赤脚踩在地板上去桌子上抢杯子,他无奈的续杯,我再一次仰头一口喝完了。这次,不太对啊,有点太快了,有点站不住。他眼疾手快的从后面携着我把我推送到床上,还不忘给我盖上小毛毯。

  不太对啊,我不知道我在哭什么,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头发乱糟糟的,还不忘找皮筋要扎头发,并且告诉自己我还清醒,不能让自己太难看。

  眼睛已经睁不开了,鼻子也有点塞住了。床上还挺舒服啊,可是我为什么哭呢?头好重。

  ……

  朦朦胧胧中,我似乎感到有一个人一直抱着我叫我不要哭,还一直擦眼泪,不是他,不是。我已经很久没有拥抱一个人了,怎么会有人来想过抱抱我呢?

  朦朦胧胧中,我看到了他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我还是很清醒的对不对。于是抢过手机将刚拍的那个丑态百出的照片给删掉,还不忘将“最近删除”里这几张再重新删一遍。

  我知道我不算醉汉,至少我还知道警告他不可以过分。似乎还强调了好几遍。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醉到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我会不会第二天醒不来,更不知道我在哭什么,很奇怪。很奇怪啊。

  但是,我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值得信任。不会对我有任何过分的行为。

  这么多年,我还是很容易相信一个人。

  躺了一会儿,终于有点清醒了,中间发生了什么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还是完整的裹着小毛毯在床上,猫还对着我叫了。

  激灵一下,腾的起来了,还想再喝一杯啊。我说。不然我现在这样又没睡着又闹腾你不是更难管我吗?还不如喝完我就睡死过去。

  我知道我是倔强的人,不然不给我倒我又会再哭的。所以他还是倒了一杯。

  一饮而尽。什么叫悲伤逆流成河?

  滚到床上,不省人事。

  凌晨2点的时候,我从地上爬起来,后脑勺痛的厉害,椅子在我正上方,猫还在不远处。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在地上的,但是脑袋痛,肯定是从床上掉下来的,他已经不见了,我的第一意识是看看门有没有锁。没有从里到外的反锁。而是从外到内的锁了。

  摸索了很久,终于摸到了手机。打电话给他。果然他到家时凌晨一点,而钥匙被他拿走,出门时锁上了我的门,说第二天来开门叫我起床。并嘱咐我衣服被子要缠好。

  早上醒来,已经有人坐在床边, 只是没有听到进门的声音,但是我感觉有人进来了,就醒了。然后看到自己穿着昨天的衣服,床上桌子上一团糟。我问早上吃什么。已经备好了。他说。

  我似乎还记得半醒半醉中的那段情景,却还是记不起当时的自己。

  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醒来在地上,脑袋还很疼;

  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手背有我咬的牙印,手指被我咬破皮;

  就像我不知道我肩上为什么会有淤青一样;

  就像那个高脚杯为什么折成了两半;

  等等这些,我不记得了,他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伸过手来给我看看,说你昨晚从床上栽下来过一次,我在挡猫不去偷吃鱼没拦住你,可能肩膀就是那个时候撞的。至于手上的牙印他说那是猪啃的。

  他说他走之前我还在床上睡的很沉,怎么一离开我又滚到了地上。而肩膀和后脑勺连续撞了两次地板,疼也很正常。

  我怎么总是在他面前丢人。心想着。最狼狈的样子都被他看到了。

  怎么办,今天上班肯定很难看,我眼睛都睁不开。我揉揉我那灯泡的眼睛自言自语。

  “没关系,反正最在乎你的也就只有一个我而已,别人怎么看无所谓”。

  ……

  那好吧,谢谢你。

   2017-8-17


上一篇:有朋友,你就不是孤独患者了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过人生边走边悟,看红尘且行且惜
·红尘寂寞无人懂,失落人生说再见
·念起,便是温暖
·思念红尘的旧梦,读懂人生的失落
·花开花落尘世忧,心静如禅岁月尘
·人生,是为了等待结局
·寂寞往事一杯酒,但愿岁月更温柔
·当你无所欲求时,才会无所而不有
·心净心静人之本,处世之道看心境
·只愿你懂,今生无悔
·记住做一个好人,人生要懂得行善
·风雨一生只为爱,流年岁月总有情
相关短文
·闲时的感伤
·吴贤德:我眼中的岳母
·有朋友,你就不是孤独患者了
·通透人生
·在北京谈一段属于北京人的恋爱
·被爱的人总是有恃无恐
·沟通,是心灵的桥梁
·抉择
·思念
·大城市里的小工棚
·冬来,寒未至
·有种女人畜生不如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