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友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奔丧预演

作者:慕卿苑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1-03 10:07 阅读:

   手里捧着龙应台的《目送》,脑海里闪现着“奔丧”两个字,像绣工高超的绣娘刺上去一样,结实而醒目,是无法回避,不可避免的一件事。班车广播里,女主播甜美的嗓音,银铃般的笑声,和男主播互动的嬉闹和调侃,还真是和这个话题实属两极,毫无关系。巨大的反差,像刚刚分别主持了婚礼和葬礼的司仪,心里翻江倒海,五味杂陈,脸上挂着泪滴,说不清是喜极而泣,还是悲伤至极;像冰川上的火山喷发,巨大的热浪扑向至冷的冰山,火焰在慢慢萎缩,冰山开始渐渐消融,诸如此类的两极对立,到底是谁坐收了渔利?

  如此,此消彼长,真的适应世间所有的万物生长?负负一定得正吗?

  我不是医生,但也进进出出医院很多次,我没有经历过生死之间,命悬一线,但也目睹过周遭亲人朋友在医院诸如此类的境遇,故而关于医院的记忆,便有很多。工作装的纯净白色,手术服的浅淡绿色,是医院仅有的两种颜色。当然还有别的一些颜色:蓝色的清洁桶,深黄色的医疗桶,墨绿色的垃圾桶,黑色的垃圾袋,当然还有透明的药剂,红色的血液••••••仔细找找,还有很多,几乎能把12个基础色全部找出来。但对我来说,说起医院,便只有一种颜色:白色。让人不寒而栗,无法直视的白色,让人感觉后脊发冷,阴风阵阵的白色,消毒水和药剂刺鼻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至纯至净的白色,让人感觉踏实又恐怖未知的白色,让我喜欢到无法自拔的白色。它像红与黑之间的过渡色一样,起着和淡绿色的手术服一样的补充缓冲作用,存在在我极端的性格里。而医院,就像一个奔丧预演的场地一样,存在在我们每一个人即将面临的生活里,每天上演着一幕幕生与死的悲喜剧,告诉我们生命无常,提醒我们预演悲伤。

  奔丧,该是一件最悲伤的事了吧?无论你是跪在灵前的子女,还是躺在棺木中的父母,都是一样的,悲痛欲绝,肝肠寸断。子女晚辈不想你永远离去,而你觉得还有未竟的事业,未完成的心愿,也不想匆匆结束自己的一生。然而,生与死,是一件我们无从选择的事情,无关年龄与性别。五岁的孩子,患了脑肿瘤晚期,去世,是一生;一百二十岁,静静的躺在铺满阳光的沙发上,默默离开,也是一生;行至壮年,一念之差在一场车祸中终结生命,无关疾病,无关生理,仅仅是一场意外,便匆匆过完了一生;身处落后的乡村大山深处的支教老师和志愿者们,将自己的全部青春奉献给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努力耕耘播种,精心呵护着那里的孩子们,承受着家人的压力,环境的压力,生存的压力,从巨大的利益漩涡中挣脱出来,独善其身,也兼济天下,像《悲惨世界》里面善良慈祥的米里埃主教一样,从来都是一心向善,一心为民,一生为受苦受灾的穷人到处奔波,即使被误解,即使被构陷,又有什么关系!于他而言,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小事情,大仁大善,才是最紧要的东西。临终前,面容慈悲而又安详,最终唤醒了冉•阿让的良知。当然,他只是雨果先生塑造出来的一个理想人物,现实生活中几乎找不到这样的原型。中国有句古话:久病床前无孝子。伺候人是一件很糟心的事情,即使是自己的直系亲属。所以,孝道,也不可避免的被附带了条件和前提。医院,便是这样一个前提条件直播上演的场地。

  世间琐事,复杂人性,总是在久病的床前,变得简单,并显露无疑。简单到只追问医生,病人的期限,却复杂到遗产的分割,医疗的报销,保险的收益条文,家庭子女各自的安置••••••年迈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无人问津,在几个子女间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孩子多真的是一件好事吗?我看未必。当初历经了几次怀胎十月,几十年风雨沧桑,含辛茹苦,如今在生命的最后时日,却面对这样的结局,也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一个母亲,一辈子,行将就木之时竟也如此伤悲。

  奔丧,仅仅是在外奔波的我们,得知了这个噩耗之后,回到家里,面对父母的棺椁大哭一场,安葬以后继续返回工作岗位这样一套简单的动作吗?仅仅是墓碑前那两行眼泪吗?仅仅是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时,那种怅然若失的情怀吗?仅仅是一句后悔没有见到他们最后一面的遗憾吗?还是看着他们没有用完的东西,不禁泪流满面,说一句:子欲养而亲不在,无关痛痒的感慨?••••••想想这些,犹如被撕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纸张,像白色恐怖在心里泛滥,拾不起,凑不全,只是任由它们,一小片一小片,慢慢变软,腐烂,褪色,漂远,像生与死一样,没的选。而我,像一块儿浸了水的海绵一样,拼命的吸取教训,吸收这些真实故事中的养分,既不让这样的悲剧在我身上发生,抑或发生在我和父母之间,也尽最大的努力,在父母安在的晚年,多为他们做些事情。

  这便需要,预演,像毕业前的实习一样。

  姥姥,是妈妈的妈妈。虽然她没给过自己的孩子什么,妈妈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童年,嫁给爸爸之前过的都是很苦的日子,当然嫁给爸爸之后,我和妹妹长大成人之前,过的是更苦的日子。当然,处在那样的年代,每个人都很苦,一个时代雷同的悲哀,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姥姥四十岁就得了糖尿病,在那个年代,是名副其实的富贵病。姥爷在村里,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出了名的宠妻狂魔,姥姥比姥爷小很多,每当姥爷买点儿什么好吃的,换点儿细粮,全部偷偷留给姥姥。而姥姥从来都是留着自己吃,藏着,掖着,从来不让妈妈,大姨她们看到。老天总是显得很公平,所以糖尿病找上来,也符合常理。不要跟我说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这样的“真理”,至少我在姥姥身上没有得到验证。她是一个极罕见的自私的人,即便是相濡以沫的姥爷,也没得到她什么以诚相待,一辈子,也便匆匆而逝,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如今,姥姥七十多岁了,瘫痪在炕上,孤零零的,一个人。我觉得这都是命运伦常,上半辈子种下什么因,下半辈子便得到什么果,因果报应而已。但是她毕竟生下了妈妈,妈妈又生下了我,我跟她之间,便有了这层脆薄间接的亲情关系。但我们之间,就像米饭的夹生层一样,无法下咽,有不堪直视,让我理解不了的东西。突然想到了《誓鸟》里的春迟,穷极一生,只为寻回那段海啸之后丢失的记忆,大半个人生,只拼命收集贝壳,聆听那些贝壳里面的美妙,找寻自己记忆中的那段空白时光发生的故事,坚守执着忠诚的精神家园。起初我并不理解,也解读不出她内心的想法和故事,一个人,要有怎样的魄力,抛下一切,去专心只做一件事,不为其他所累?几近中年,再读这些文字却不觉得晦涩难懂了。有些事,是不必亲身经历才能体会的,看过一些人,一些事,便也懂得了一些道理。然而,我却还是不懂姥姥,以前不懂,直至她行将就木之时,还是不懂,除了,自私,没有其他的解释。然而,此时此刻,我并不怨她,衰老和疾病带给她这巨大的折磨已然让她生不如死,我还要怎样雪上加霜?

  偶尔周末回家,赶上妈妈忙,我也会去喂姥姥饭。起初很抵触,瘫痪在炕上的姥姥没有自理能力,屎尿全部在炕上解决,虽然穿着大大的成人纸尿裤,但还是会把裤子弄脏,把铺在炕上的褥子,被子弄脏,甚至渗进土炕最深处。像物理中的分子运动一般,无法清除干净,即使八四消毒液,也拯救不了这个屋子。推门进去,觉得还是厕所的空气更好一些。第一反应就是想逃开,不要进去。挣扎良久,还是要硬着头皮,走进去。我拿着檀香,戴着口罩进去,看到姥姥的眼神,我却还是放下檀香,摘下口罩,让她也能清楚的看到我的脸。她吃饭很慢,仿佛不是用牙在咀嚼,而是靠着上颚,舌头和牙龈,加上唾液的作用,一起将饭食压碎,融化,处于一种糊状的软化状态,再咽下去。生命处于这样的阶段,该是最脆弱的时刻吧?身体所有的器官开始一齐为消化系统,免疫系统创造便利条件,让生命延续变得更容易一些,减少折损和消耗,毕竟此刻连呼吸都变得异常奢侈了。突然想到了跨栏定律,阿费烈德在解剖尸体时发现患病器官在和疾病抗争的过程中,为了抵御疾病,它们往往要代偿性地比正常器官机能更强,直到整个免疫系统坍塌,生命才会结束。人,总是能够做到勇敢到无坚不摧的那种高度,便可以战无不胜了。我用勺喂给她粥,把包子撕成一小块儿一小块儿的泡在粥里,这样粥也不烫了,包子也变得更软,更容易下咽。但即便是这样,普通大小的一碗粥,她也能吃一个多小时。或许,她只是想身边有一个人多留一会儿,即使不用说话,即使没有交流,哪怕仅仅是个诸如小猫,小狗之类的活物,也能够驱散她阴云似的寂寞时光。她吃的像个刚刚学会吃饭的孩子,吃一口,看我一眼,或者边吃边看着我,我看不懂她眼神里的东西,或许只是突然发现不认识我了。又像个刚刚孵化的雏鸟,拍打着翅膀,张大嘴巴,为了活下去而拼命叫喊,反哺的乌鸦,大概能了解我现在的心理活动吧?

  或许,妈妈也要经历这样的生活,或许,我也要扮演妈妈现在的角色,所以我像个笨拙愚钝,初出茅庐的实习生一样,学着这些将来会用到的“技能”和心情。提前适应,习惯,练习,预演,终究是有备无患的。我并没有咒她,也没有欺骗,中国人好像特别害怕“说嘴”,总觉得会怕什么来什么。其实,有些事,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并不是害怕面对,就能够避免。不能完全崇信命运之说,但也不要听之任之。事在人为,我没有在逃避,也没有在埋怨,我只是想提醒自己,预演练习,经常陪伴,万一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有备无患,告诉自己:不用怕,不必慌。


上一篇:冬天里的一把火   下一篇:流年有你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我在西藏五十年】
·遇见你,是我一世的春暖花开
·真情是故乡
·感谢生命中有你
·二月,正好
·视觉飞扬 情满松江
·站台
·淡薄的记忆
·青春消散,不再回头
·我和她
·蜡烛与电灯
相关短文
·冬天里的一把火
·祝愿
·多一分,少一点
·想念
·笔随梅共艳 情伴月同皎——作家
·生日快乐
·我的一个好朋友
·彩墨双辉相得益彰
·他是青藤脚下的一只猫
·缘分让我们相遇
·遇见你们真好
·多幸运与你朋友一场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