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友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摘菜

作者:猪蹄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6-29 15:24 阅读:

  摘菜

  

   明天周末逢赶集日,菜地里的菜长得很旺,生机勃勃的,若不及时采,都要老了。奶奶一个人辛苦,就喊猪头做帮手,多采些菜拿圩上去卖。姐姐也喊了来,只是悄悄地对她说,不可让她母亲知道,若卖了菜,会给姐姐一块钱,给钱的事也千万别跟人讲。姐姐点点头,说,奶奶,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这天很早的时候,姐姐就来了,在外面轻轻敲门。奶奶起来开门,一看是姐姐,还有桂花,桂花笑道,我也来玩玩,等下和桂兰一起去赶圩。奶奶欢喜,说你们先等等,我叫猪头起来,我们就去拔菜。姐姐说猪头还睡着吗,我们来叫他,说着便和桂花进来,走到床前,轻轻扒开蚊帐,要看猪头的死睡相。只见他们兄弟俩挨在里边,光着膀子,露着小肚脐,打着小鼾,香香地睡着,像两只小猪。桂花和姐姐忙掩口而笑,姐姐嘘了一声,伸进一只手,拈出两根指头来轻轻地夹住猪头的鼻子。夹了一会,猪头哼,哼,哼,动动脑袋,想挣脱,姐姐两指一放,猪头便不动了,嘴里咂吧咂吧,还睡着。姐姐和桂花忍不住笑,赶紧掩口,又伸进去,轻轻夹住。猪头又哼哼,挣了挣,挣不开,一只手上来摆,就摆到了姐姐的胳膊,醒了过来。姐姐和桂花嗤嗤地笑了,说你还不起来?猪头张眼一见是姐姐,睡意还浓,便嘟哝了一声别玩,转过身去又睡去了。姐姐抿着嘴笑,拉开蚊帐勾起来,坐在床沿摇他,但什么摇,跟摇一滩软泥似的,猪头恁是不起。姐姐左抓右挠,猪头嘴里嘟哝着,仍是不愿起来。姐姐道,你不起是吧,那我可要扒你裤子了!说着就来拉猪头的短裤。猪头忙用手勾住,说姐别玩,容我睡睡,姐姐那里听他的,只用手突地往下一扒,就扒出了半边屁股,猪头条件反射,立即把裤子往回拉,逗得姐姐和桂花咯咯咯地仰笑。猪头被闹腾的全清醒了,翻过身,只得起来,坐在床上,努了努眼睛,见桂花穿着朱红衣服,笑涡盈盈地站在那里,顿觉不好意思。问你们做什么来?姐姐说你猜我们做什么来?我们做这个来!双手直挠猪头的肋下,痒得他左扭右扭,躲闪不迭。奶奶在里面扣好衣扣,正盘着头巾,也催了催猪头,猪头哦了一声,从猪蹄的脚下抽出自己的衣服,坐在床上穿衣扣扣子。扣到一半,姐姐说你扣错啦!桂花依着谷仓笑。猪头低头看看,比一比襟角,果然一边长了个扣子,只得一个一个解开来重扣。姐姐指头一擢,笑道,你还没睡醒呢!等下栽倒河里都不知道!桂花笑着用手往里指了指,姐姐看看里边,只见猪蹄仍歪睡着,张了嘴,一溪涎水自口角沿下,呼呼着小鼾。姐姐道,真真是猪一只,那么吵了还睡得这样死!小偷来把家里的东西搬光了都还不知道呢!猪头说连把他偷去了自己都不知道。姐姐说你也一样!桂花嗤嗤地笑了,钥匙叮铃响。奶奶忙完了,让猪头提篮子,叫他们先走,自己在后面赶鸡掩门。走着走着,姐姐就问,猪头,你们每天起来都不刷牙?见桂花在傍边,不好意思说不刷,说昨晚刷过了。昨晚刷过了等于今天吗?怪不得你和猪蹄的牙那么黄!桂花低头掩口而笑,一绺头发掠下来。又问,你没有牙刷吗?猪头说没有,奶奶没有买。 那么今天赶圩我带你去买一副,以后记得每天刷刷牙,要不然,好脏!桂花又忍不住笑了。猪头只哦了一声,甩着篮子,心想即使有了牙刷,也懒得刷,嘴上只随便应应罢了,反正刷不刷牙一样吃东西。猪头问姐姐,老二老三他们也刷牙?谁说不刷!不刷我劈死他们!哪像你们两个,臭的要死!猪头听着姐姐这么一说,越发有意地仰着头张开嘴,朝这边呵气。姐姐躲开,抡起拳头来打,狠道,你欠扁是不是,臭死!等下到桥上用水渠冲冲!猪头只顾呵呵傻笑,晃啊晃,甩着铁篮子,并不理会。桂花嗤嗤地笑,背着手,开心地左一摇,右一摇,跳着小步子,在傍边跟着,胸前挂着的钥匙还是那样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沿着山边走,牡荆绿的可爱,不禁用手掐了掐它的嫩芽,捻捻在手,又丢开。早晨的风凉快非常,吹得山上岩石濯濯,断崖上开屏着棕榈叶,望起来颇别致有趣,鹰会不会在那里筑巢?姐姐?姐姐说什么会有,没见过。我见过。桂花说我也见过,两只小的,在天上绕着玩。那是鹞吧?不是鹞,鹞飞的矮,笨笨的,只会在林子上边飞,哪会飞那么高。鹰绒治刀伤最好,你们信不信?姐姐和桂花问,你什么知道?邻村的阿九,打到一只鹰,那天在水电下面,他们就用来敷刀伤,只那么一点点,伤口就黏住了,比蛛网还快。你编的吧?我没编,老三也亲眼见到了,不信你回去问问老三。姐姐笑道,说到鹰,这会想起以前一叔泡鹰酒的事,笑死我了。猪头便问什么好笑的事。你不记得了?那次是一叔听说鹰酒能治谢顶,便不知从哪弄了一只回来,连毛也不拔,就这样连毛带屎的丢进酒缸里边泡,结果一泡泡出蛆来了!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姐姐一边说一边笑不停。猪头问,后来那只鹰呢?丢了!难道你想拿回来吃?他们有一打没一打的,胡乱说着话,渐渐走远了,看看奶奶,奶奶拄着拐,一拐一拐的在后面。猪头转过身来,倒着走喊,奶奶,你快点!来啦!奶奶收起她的金箍棒,双手往后一背,棒子斜插在背,俯着腰蹭蹭蹭快步赶来。

   快要到桥上的时候,猪头便踩上水渠,熟练地在上面跳走着。姐姐和桂花她们也跟着踩上去玩玩,摇摇晃晃的。这条水渠引自山那边的主渠,用石块砌成窄窄的一脉,直直的导过桥来,用以灌溉河这边的水田。孩子们来一次菜地,总爱摇摇晃晃地踩着渠沿过桥,而不愿意舒舒服服地走在下面,也不知为什么,好像脚痒痒,非得跳上去踩上一段不可。渠沿就一块石块的宽幅,且都是粗石,石面起伏歪斜不一,踩在上面,一不留心,脚一滑,就摔下去了。她们嘻嘻哈哈地在上面踩着,在追赶,奶奶在后面打拐,喊他们,叫他们下来,她们一点也听不进去。水渠过桥来,甚为清冽,浏浏有声,从他们的脚底下飞驰而去。主渠里的农药瓶和腐菜叶,已经被水渠那头的网闸网住了,流过来的似乎永远是美丽的清水,可爱可濯。有的时候,渠水来得太快,满了,就从桥上漫下去,泻成好听的水帘,哗啦啦地响在下面的河里,声音能播得很远。仔细看看河里,潺潺的水声之内有几个青鱼头浮着,正被清爽的水珠打来打去。可惜的是渠水很快就落回去了,河这边的用水是农田用水,每一滴都很宝贵,整条水渠都是农田用水,湿润着方圆十几个村子,容不得这么浪费的。到了桥上,桂花和姐姐就下来了,不敢再踩,要是摔下来,会真的就摔进河里去了。姐姐叫猪头下来,等过了桥在继续。猪头说,要是我不能从这头踩到那头,那么今天就不能去赶集了。姐姐道,等下摔进河里更能赶集!奶奶连连叫他下来,在后面拄着拐,拐杖戳着桥面,得!得!得!一拐一拐的。

  在水渠上看着她们在下边走着,说着话。黄花菜长在附近的石头下面,已经有抽蕊的,每一朵都很美丽。焉得谖草?言石之下。姐姐,那里有几朵,你不去摘摘?桂花说这是某某家的,某某的妈妈那么凶,你不怕被骂啊?她虽然这么说,但花确实鲜艳,不禁多看了两眼。怕什么!我来摘!猪头跳下水渠,就想下去摘。奶奶忙喝住,别偷人家东西!猪头下去,硬是拔了一朵上来。桂花道,你拔一朵有什么用,煮菜又不够!那你们也去拔些啊。桂兰和桂花果然也下去摘了,猪头也下去,连那些待放的骨朵儿也摘了。奶奶小声喊道,摘了就赶紧摘,摘完快上来,别让人看到!其实,就算猪头他们不采,过不了多久,从这儿经过的,看见了也会采的,所以能看到几朵黄花菜在石下这样开着,颇为稀奇。奶奶也并不十分拦着他们。

  空气很平静,水流是一种别的东西,紧紧挨着石壁,不愿意离开似的。萱草之绿,一株株之绿,和流水相亲近,自在发凉。姐姐手把花儿,橙黄可爱,说要把它们腊干起来,等过节了就和鸭肝鸭心下在粉藕里,若是平常吃了,就太可惜了。桂花也说是呢,这么好的佐料,白白地吃了确实可惜。猪头说反正都是要吃,留它作什么。姐姐对他的脑瓜子指头一弹,你懂什么!大家就这么说着过了水渠。下面阿瑶家的池塘汪汪,茭白丛生,福寿螺挑选其中的几棵,爬上去产蛋,一房一房的,池塘边上就是奶奶的菜地了。奶奶已经走到菜地那里,正用拐杖撂开入口的一丛荆棘。姐姐笑道,奶奶,你也怕人家偷菜!奶奶道,人倒不怕,就怕牛。桂花道,牛又不吃葱。牛吃下面的草呢。下面的池塘边上确实长着许多草。

   有时候,池塘里会有死鱼飘过来,停泊在岸边的青草丛里。若发现得早,鱼身还是白的,肉看起来还挺坚韧,用拐杖划得近了,抓起来闻闻,不是很臭,可以拿回去用油和辣椒爆炒,炒得肉骨都脆脆的了,拿来下饭。黄昏的池面上,偶有一个白色的东西缓缓移动,那肯定是一只死鱼,奶奶会在菜地里耐心地等它靠岸,即使天黑了也等等,等得它近了,就用拐杖划划,把如镜的水面划破,发出轻微的划水声。

  很晚了,奶奶才扛着湿漉漉的箕畚回家,猪蹄他们坐在门口打得蚊子噼啪响,不住地抱怨奶奶。等奶奶开门了,进去点灯,翻开箕畚里的菜,见里面包藏着一只死鲫鱼,湿漉漉的,粘着一两片菜叶,猪蹄就高兴了,忙用手去摸。今晚的晚饭突然变得极幸福,刚才的烦躁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水里的幸福事件就是:远远的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缓缓地飘过来,赶紧跑下去看,果然,是一只大鱼的肚子!在游泳的夏天,水波涂满夏日的光芒,一鳞一鳞地闪耀在河流中央,跃动着,却从不靠岸,大鱼的肚子就藏在里面。猪头脱下裤子,蹦在草上,一扎,就进去了,胸口突突跳,急切地向那片闪耀的水域游去。波光集体移开,献出大鱼。猪头抓住大鱼,就游了回来。

   早晨有露水,为数众多,分散在四近的绿叶上。奶奶先用拐杖打打边上的灌木,把露水都打落了,好下来摘菜。灌木下面腐叶堆积,露珠掉下敲着,虽然潮湿,但感觉里面空气很新鲜。会不会有鸟窝呢?猪头不禁猫下来瞅瞅。早晨的菜,凉凉露水中,从头到脚都是新的,连那些掰折下来的枯叶也被洗过了。绿葱一指指,桂花伸下手来轻轻采摘,手也变得葱绿了。葱里芫荽枝枝叶叶,交错丛生,掩映在葱塔周围,嫩嫩的,有些还没睡醒的虫子,被惊扰了,就飞出来,样子很迟钝,可能翅膀上还粘着一点露水的缘故。她们碰到了不少露水,都落在下面肥沃的土壤里。

   看着水中的三角蔺,在水以上,高矮不一,上面福寿螺一房房,猪头尽力探出手去,勾回其中的一根,剥下一些来捏碎在手心里,手掌顿时一片血红。那边的旱藕旋转着一筒筒喇叭到天上去,里面的筒心应该积攒了不少露水,它们也开了花,花那么红艳,简直像鲜血一般。有一只很大的翠蚱蜢伏在阔藕叶下面,一动不动。猪头指着叫桂兰她们看那只蚱蜢。她们边采变笑道,你过去捉呀!绕那么远,谁去捉!猪头从岸边捡起一节腐木扔了过去,哗啦一声,好好的藕叶立时破了,蚱蜢受惊跳起来,剪剪剪飞过池塘的那一角,鼓动着一对紫色的羽翼。

  藕叶极温柔,碰一下,很容易就破了。它们那些喇叭,以前阿枝为了哄猪蹄,会下去拔一管上来给他拿在手里。即使是阿枝,用手碰一下,它们也一下子就破了。藕根的味道也是柔柔的,并不好吃,村里人也不种,只有池塘边上孤零零地长这么一丛,也不知是谁在什么时候种的。

   奶奶催猪头赶紧洗菜,要不就去和桂兰她们拔菜。猪头看姐姐她们,满手都是黑乎乎的,我还是洗菜算了。那还不赶紧洗!猪头就蹲下来和奶奶在池子边洗菜。

   桂花抱着菜过来了,她的红衣服便倒影在水中。猪头说剩下的那点让我姐自己拔,我们一起洗吧,你看这么一大堆。桂花回头看看,说桂兰那我在这里洗菜了,说着便挨着猪头蹲在池子边,也洗起菜来。胸前的钥匙叮铃一声掉进了水里,她便直一下身,提起钥匙,用手腕把它绕攀到右边的膝盖上,滴着水的钥匙就挂在她的膝盖上。她先洗了洗手,再用湿湿的手指撩了一下耳际上的发丝,使得那一绺发丝,也沾上了一点清凉的池水。猪头说,你来洗,我来清理那些枯叶子。

   猪头注意着水里的那身红衣服,不断的被手里的波纹打碎。但即使被打碎得几乎只剩下了一摊色彩,也仍旧鲜艳夺目。

   附近的水里,鱼头聚集在下面,互相挤着,却不敢浮上来,张口去吞吃那些飘在水面上的菜叶。它们可能怕极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怕。要是我,我就不怕。我可能不怕。

   会有一次,它们当中的某一只必死,只好浮上来,给那个期待的人,划它吃它,也使得身边的人幸福。那一次,即使再怕,也由不得它了。

   大家洗完了菜,码好在篮子里,一个人提提,觉得太沉,就找根棍子来抬,找了找,没找到,只好用奶奶的拐杖。到了村口,远远地看见猪蹄慢悠悠地走了来。姐姐喊他快过来帮抬菜,他就跑了过来,和他哥哥一起在后面抬,前面则由姐姐和桂花抬着。猪蹄抱怨说,你们来玩,什么不叫我起来!猪头说,玩你个头!你想玩,下次让你玩个够!姐姐说懒得叫你,你来也没用,反倒给我们添乱子。奶奶问猪蹄你出来关好门没,猪蹄说关好了。走了一段,猪头说你这叫抬菜吗!就放一只手,我稍微松一点,就掉下去了!猪蹄赶忙用力,小手紧紧攥在拐杖上,也没见他提多少。姐姐说猪头你们后面沉不沉?要不把篮子前挪一点。猪头说不用,我一个人抬都行。哥我一个人试试。猪头放手看看,猪蹄果真两手尽力提着,踉踉跄跄走了几步,脸涨得红红的,篮子晃了晃。猪头哼一声,用手一提。姐姐笑道,猪蹄你比桂花力气还小,刚才桂花就和你哥抬着过桥来了,你成天吃那么多,那些饭都跑哪去了?猪蹄说我哥比我吃得多。你哥比你大,当然比你吃得多,这是应该的,但我看你吃的,和猪头也差不了多少。哪天不见你,把自己的小肚皮吃得圆圆的!也不知里面究竟塞了多少东西。姐姐说着,桂花也笑了。姐姐又说道,但他吃那么多,也没见他胖,照他这饭量,早该是小胖二世了!说得大伙都笑了。奶奶在后面跟着,听他们说话儿,脸上不住地笑,也不说什么。要是我,我多吃一点,第二天起来,感觉脸就比昨天有点圆了,你有没有觉得,桂花?桂花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在猪头看来,即使全世界的女孩子都变胖了,也很难想象桂花会胖起来。猪头说,姐,你在减肥吗,也没见你多胖。我胖吗?猪蹄道,姐姐,你胖得像一只肥猪。大家都知道是一句顽话,都笑了。我要是肥猪,那你就是一只肥牛!我要是一只肥牛,你就是一只肥马!姐姐笑道,猪蹄,你见过马有肥地没?猪蹄说马不停地吃草不停地吃草,就变肥了,躺在地上。正说着,猪头提醒一句,提篮子!猪蹄这才提篮子。姐姐笑着继续说,我要是一只肥马,那你就是一只肥长颈鹿!我要是一只肥长颈鹿,你就是一只肥象!我要是一只肥象,你就是一只肥鲸!我要是一只肥鲸,那你就是,就是……姐姐笑着回头看了看猪蹄,我就是什么?看看猪蹄能想出什么动物比鲸还大的。猪蹄想了半天,突然记起昨天的电视,就说,你就是一只肥恐龙!大伙哈哈哈地笑了,篮子抖得厉害,连猪头也笑了。猪头说,鲸鱼比恐龙大!猪蹄说恐龙比鲸鱼凶猛。凶猛有什么用,我一张口,把你连同海水都一起吞进肚子!那我就在肚子里咬你,像孙悟空在你肚子里乱踢!姐姐忙笑道,你厉害你厉害!行了吧?大伙笑着抬篮子,晃来晃去,奶奶在后面说,小心看脚下。一路过来,菜里的水珠滴在土上,落成弯弯曲曲的一线,上面阳光高到树冠,明亮地把一根根树枝安放在附近的石堆里,静静的,蝉也开始叫了。桂花他们进了竹林,清清凉凉地浸透在微风里,有一两只鸟在深处啭,猪蹄张望着找它们,却找不着,竹子太密了,而且,竹叶里的阳光又那么舒服,不知不觉就忘了抬篮子的事。他哥哥又提醒,抬!他这才又抬了起来。

  奶奶叫他们把菜抬到爷爷那里去,爷爷今天也赶集,昨晚说好了让爷爷用自行车驮菜来着。到了爷爷那里,门锁住了,他却没在家,狗儿在门缝里哈哈哈地吐着舌头,奶奶用手拍拍门,高声喊道,在没在?在没在?猪蹄眯进门缝,伸进一根手指逗狗儿,狗狗在门里不住地舔着他的指头,尾巴摇着,里面渔网和瓠叶一起挂在干净的阳光里,静静的,像一幅画,一点也不动一动。今早刚洗干净的衣服攀在靠墙的竿子上,还滴着水珠。蓬蓬的草,在墙头的沙土里开出细细的小花儿,那些老老的沙土,风雨多年,一斑一斑的苔痕,沿着往日的雨水生长着。嘭嘭嘭!嘭嘭嘭!汪!汪!叫什么!蠢狗!奶奶叱道。看来爷爷是出门了。但是狗为什么扔在家里了呢?桂花和姐姐也从门缝往里瞄,也没瞄见什么。奶奶叫猪蹄在门边守着菜等爷爷,一会叫你哥哥来换你,又小心叮嘱他看好,千万别让牛叼走了或鸡啄乱了。猪蹄哦一声,仍跪在门缝那儿逗狗玩。奶奶他们就先回去。院子里,单单狗儿,跑着跳着,想要出来,却不能够,事物双倍地堆积在那里,一半和另一半,分开在世界的两边,都十分寂寞。只有狗儿,爱着这只伸进来的手,热情地舔来舔去。猪蹄手一抓,就抓住了狗耳朵,就那样揪着不放。狗儿呜呜呜,往回掣着,扯开了,站一会,又跑回来,继续舔着那只手。小小的手掌上,是大狗的舌头和阳光,院里寂寂的,很亮,很美丽。

   猪蹄被舔痒了,咧开嘴傻笑。呵呵呵,呵呵呵。

  树上有一点花,蝴蝶很小,是白的,翩翩翩升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又翩翩翩降下来了。阳光那么直,从竹林上边斜下来,另一头就架在屋脊上。如果,如果从这里跑上去,很快就会到达那块淡淡的云朵。那块淡淡云朵有点像你,对不对?你瞧瞧,那是耳朵,那是嘴巴,那是肚皮,那是腿腿,咦?尾巴呢?你的尾巴呢?要是有尾巴,那可真是你了呢!呵呵呵,呵呵呵。


上一篇:论友情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视觉飞扬 情满松江
·我和她
·站台
·【我在西藏五十年】
·二月,正好
·蜡烛与电灯
·真情是故乡
·遇见你,是我一世的春暖花开
·淡薄的记忆
相关短文
·论友情
·我和她
·朋友,让我们一起在生活中前行
·二月,正好
·宁波访友忆往事
·冰语的半壁江山
·你的眼睛,我的世界
·冬日
·野鸡大学为何屡禁不止
·《七月与安生》
·桂林山水甲天下
·【我在西藏五十年】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