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不与夏虫语寒

作者:右岸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06-30 22:15 阅读:

   半夏,江城,闷热的发慌。

  小初喜欢坐在江边吹风,静静的看人来人往。也许她更喜欢的是自己跟自己相处,享受一个人的独处时光。

  椰子打来电话,貌似遇到了烧脑的事。别看小初这个人表面上看着呆萌呆萌的,实际上却是小贱小贱的。

  她说:“咋啦?遇见啥不开心的事,说来让我开心开心呐。”

  椰子故意没好气的说:“估计说出来你就不那么开心了。”

  “说嘛。”

  “今天有个老头来我店里,拿着一盒蚊香,用的只剩两盘了,说断了要换新的……”

  “哈哈哈哈,等等,让我笑一会儿,哈哈哈哈!”

  “……”椰子无语,“行行行,你先笑,笑累了我再说,看你还笑的出来。”

  “不笑了,你说。”小初识相的正经起来。

  故事的大概就是:老头儿拿了只剩两盘的断蚊香要求换新的,导购员解释如果刚拆封发现断了可以换,现在不可以,老头儿便破口大骂。椰子过去调解,无果,反被骂的狗血淋头,一句不堪入耳的话触碰了椰子的底线,椰子心头恼火便推了他一下,老头儿顺势倒地,要求送医院。县医院检查都正常,又要求送市医院……

  “碰瓷?”

  “我不知道,小初我跟你说我现在都怀疑自己所坚持的东西了,尊老爱幼是美德,可他这样的人简直太过分了,听说还是个老党员,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你说我这两天都碰上了啥事儿……”

  “呃,消消气,现在在医院?”

  “没,我爸带他去市医院了,我从店里出来了,憋的慌。所有人都说我冲动,不该推他那一下,我跟你讲他之前话说的那么难听我一句都没还,还跟他讲道理,就那一句太过分了,倚老卖老,我还后悔推轻了呢。扪心自问做事问心无愧,怎么到他嘴里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呢?都是有子女的人,他会这么骂自己的孩子吗?不能换位思考一下……”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如果他能换位思考,就不会拿着快用完的蚊香来换。”小初也想说“不要鸟他就好了”,但转念一想换做自己也未必能心平气和下来。

  “狗咬了你,你总不能反咬狗一口”的道理大家都懂,椰子心里也明白的很,但自己置身其中的时候,想一笑而过真的很难。

  “来江边吧,我正在吹风,来了请你吃烤串,坐船里吃,吃完如果你还郁闷,那就跳跳江,脑子进点水可能会好点。”小初说。

  “你走开哦,我先回店里拿几瓶酒,等我。”(文/右岸)

  小初靠在栏杆上看远处缓缓移动的货船,江水茫茫,莫名想起《赤壁赋》中那句“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望此美景,欲“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而“知不可乎骤得”,故“托遗响于悲风”。一生中想要的东西很多,得不到的东西也很多,有个寄托也是好的。

  一些人和事在脑海中掠过,世界上这么多人,我们偏偏可以遇到,即便只是擦肩,似乎也是一种小概率事件,妙不可言。

  等椰子的时候,小初想起小时候,正在院子里卷磁带,三个陌生老妇女拿着麻皮袋闯入家中,看到什么东西就往口袋里塞,小初回过神来,快速把大门关上了,呵斥她们放下口袋,不然走不出这个门。也许是小初是初生牛犊不畏虎,也许她们是做贼心虚,反正那三个人最后是留下了口袋,讪讪的走了出去。当时并没有很怕,只是心疼卷好的磁带又凌乱了。

  又想起以前,楼下住着一对老夫妻,常在旁边的公园坐着聊天。有时候小初忘记带门禁钥匙,老人很热心的给她开门。有一次寄快递,小初把东西放在单元门外又和快递小哥回去搬其他东西,到楼下发现两位老人在帮忙看着。他说:“小姑娘啊,下次记得留个人在这里看着,被人顺手牵走了可不好。”小初道了谢,关门的时候,老人又说了一句:“今天带门禁钥匙了吧?”小初傻笑着点点头,那时候,她觉得特别温暖

  寒山问: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达到这种境界很难,有人说:泼在你身上的冷水,你应该烧开了泼回去。其实你也可以做一个像石灰一样的人,别人越泼冷水,你的人生越沸腾!

  一路上,有人为你添砖加瓦,同样也有人火上浇油。人最大的劣根性是双眼睛都用来盯别人,而难以自检。如果能留一只明亮的眼睛看一下自己,那该是清者更清,浊者更浊了。

  椰子提了一扎啤酒过来,还有一袋花生米,说:“烧烤就免了吧,没胃口,找个人少的地儿,喝两口。”

  “组织就喜欢你这样为我省钱的人!”小初开着玩笑,带她来到一个石桌旁,“看,知道你会来,所以打电话给市长,让他准备个石桌给咱喝酒。”

  “组织就喜欢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怪不得习大大一直跟我夸你,说你肺活量大,一口气都能把牛吹上天。”

  见到小初,椰子的气好像就消了一半。吐槽了一下今天的遭遇,转到其他话题,嘻嘻哈哈的相互调侃。

  晚上椰子回到家,微信给小初:“他要求赔偿五千块,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我的三观都要被毁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赔了五千块,就会有下一个五千块。仗着年纪大,就可以胡作非为么?”

  “狗咬了你一口,你不能再咬回去,但你可以拿着棍子打它一顿,让它长长记性。”

  “我不可能赔偿,如果再来店里胡闹,我就报警。我倒要看看哪里伤了他,让医生开个证明出来。如果可以,我真想打他一顿,医药费再贵也甘愿。真是,气的胃疼。”

  “搞点吃的,煮点粥,你还得存着力气打架呐。”

  “没胃口。”

  “那我给你唱歌吧,先说好,不准笑我的发音,不准笑我跑调,不然我去打你。”

  “放心,保证不笑出声。”

  “在你身边路虽远未疲倦,伴你远行一段接一段,越过高峰另一峰却又见……”

  小初心情不好时,就听美胖唱的《漫步人生路》。一天她心情极度失落,半夜美胖给她唱了这首歌,那是小初第一次听美胖唱歌,一开口就被她的歌声折服,甜甜的,暖暖的。如今,换小初唱给椰子听。

  过两天,小初正在写材料,椰子说:“有空没?聊两毛钱的。”

  “待我向伟大的组织汇报完思想,跟你聊五毛钱的。哦,忘了说,不是每个组织里的人都会换蚊香。”

  “你走开,应该说不是每个组织里的人都不会换蚊香,我现在都不能看到蚊香和组织这些词。”

  “听起来心情不错,革命抗战胜利了?”

  “机智如你,是的,胜利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儿媳妇去我店里找我,很多人都作证是他不对在先,况且送他去医院检查,并没有什么事儿,所以,不了了之。沮丧了几天,最开心的两件事就是听你唱歌,还有今日革命的胜利。”

  “恩,那就好。”

  生活中,难免遇到几个烧脑的人,远离他,但远离并不意味着妥协,而是懂得止损。不与夏虫语寒,不与曲人语道,不与傻瓜论长短。毕竟,有时候生命缺乏言说的条件。


上一篇:善?恶?呵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我家的老座钟
·老爸的心事
·对不起,我错了
·猫与小孩
·爱情剧本《如烟的往事》
·爱,与吵架无关
·原创散文诗《春天来了》
·众生百态
·下乡札记
·我只是一个摆渡人
·《欢乐颂2》:爱别人时,先要爱
·寻找
相关短文
·善?恶?呵
·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非英雄
·母亲的一生
·放过自己吧
·时光不可
·你若安然,我自无恙
·深海里的星星
·割草的经历
·毕业季
·民族情 兄弟情 ——结对认亲感想
·儿子,妈妈想对你说……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