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环保记

作者:下雪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09-21 10:08 阅读:

   最近几周没有回家了,张霓似乎又错过了村里的事情。怎么说呢,每次只要一路过村口,就知道村中有大事发生了。三三两两坐在长凳上讨论着,都没人对她评头论足一番。

   一进自己家门,冲上去问妈妈,“妈妈,最近又有什么大事发生拉?一群人在那里不知道讲些什么。”

  “你现在也那么关心‘国家大事’了“,妈妈玩笑地说道,“村口那家钢铁厂每天都是黑烟滚滚的。他们村口那几户人家连窗户都不敢打开,风吹进去多少臭啦,窗上一抹,黑乎乎的。相当于拉,我们这群人都是在慢性中毒。现在听说环保局也下政策了,我们就要光明正大把他们打倒。“妈妈理直气壮地说到。

   “有污染啊?我怎么不知道啊?这厂开了估计也有10来年了吧,也没见村里咋样,妈,你跟爸爸没事别瞎出去乱说,人家不给他们开厂那是人家的事,跟咋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跟爸爸别去瞎说”张霓总是本着一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你这个人是……怎么能这么说呢?这个周一我还请假跟着村里人去了区政府喝茶呢!”

  “咋回事?,妈,你别乱来,别跟着人家瞎起哄,说不定被抓进去了呢。”张霓还是有点小担心啊,担心妈妈这种中年妇女比较好鼓动,容易出事啊。

   “怎么会被人家抓进去?你有没有念过书啊,这叫上访。我们村去了很多人,差不多每家每户派个代表去了区政府。有些村民就坐在区政府门口,假装晕倒了,保安来拉人,我们就说他们打我们……”妈妈讲的越来越兴奋。

  张霓对母亲的这种“刁民的做法”无语了。只能跟妈妈说,“妈,那你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别跟着人家做了,这厂开不开跟我们关系不大了,反正我们家离那个厂不是最近的。”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事情啦?你知道那家厂有多坏伐?叫了几个黑社会,左青龙右白虎的那种,都是很年轻的那种‘小歪’,七八个人一进来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大门口站2个,房门口在站2个,剩余几个冲进家里……”

   “妈,那我们家没来吧,我跟你们说了,这种事情少掺和,现在外面的人都多少狠心的啦,家里就你跟爸爸2个人,还是注意安全最重要。这种事情你少去凑热闹。”

   妈妈立马慷慨激昂地说到,“哪里是瞎凑热闹啦,如果我不去的话,村里人会怎么看我们一家人啊,以后有事情也没有人会理我们一家人了。这是村里的事,是全体村民的事。”

   妈妈说得是如此义正言辞啊,这要在抗战时期,妈妈一定是非常有爱国主义精神,坚决不做叛国贼啊,张霓到有些自愧不如啊。

   “妈,遇到这种黑社会,你们可以报警啊,让警察来处理。自己要小心。”张霓还是有点小紧张啊。

   “当然报警啦,没2天,那几个人就被抓了,他们还去派出所认人了呢。接下来的几天,警察也天天来了警车停在村口,几个警察在村里巡逻一下。”妈妈说的好像还有点小傲娇啊。

   “妈,那厂老板怎么没有贿赂你们啊?你们这群人不是最容易被钱感染啊。”张霓暗自偷笑到。

   “怎么会没有塞钱啊,他们拿着一叠钱,跟在那几户闹着凶的人家后面,追着给他们钱,只不过都没拿而已,因为都要把他们搞到,说好了都不拿钱啊,反正我们这种善良又无能的人是不会有人来送的,那些个村领导啊,都是拿满了,不然这厂当时就不可能被批进来的。”

   “这样子啊,那你们这次都挺齐心协力的啊,都没有见钱眼开啊。妈,你们反抗归反抗,其他过激的事情别做出来了。”张霓还是不放心妈妈。

   “前几天他们挂横幅,就在村口,听说后半夜三四点钟,几个人在村口挂横幅,就不让那厂开下去,不过刚挂好没多久,就被人给撕下来了。”妈妈乐呵道。

   “妈妈,这种行为是错误的,你跟我爸爸别参加。”对于妈妈有时候这种不知道啥事都能乐呵的心态,张霓也是无语了。

   “这种事啊,肯定有内奸,不然怎么可能一挂上就被人给撕了,听说他们挂的时候就是被村里有些人给看到了。反正我们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的啦,消息还不够灵通啦。”妈妈无奈说到。张霓怀疑如若有可能,妈妈估计就要去当警察破案抓内奸了。

   “妈,你不要听风就是雨,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被人家鼓动。尤其是什么内奸不内奸的,别乱污蔑别人。”张霓最怕妈妈这种人了,回想起来中学语文课上鲁迅描述的“小市民角色”大概就是妈妈这样的人吧。

   “我又不傻,怎么会轻易被人家鼓动,你看,上次他们一起去那家厂里抗议,我就远远地在队伍后面看看,肯定不会冲到最前面去。”妈妈说起来还是自我感觉很厉害啊。

   这时候奶奶来看张霓了,张霓跟奶奶说,“奶奶,你年纪那么大,千万不要去瞎凑这种热闹,知道吗?”

  谁知道妈妈一句话立马顶过来了,“年纪大更好,现在谁敢动年纪大的人啊!要是他们碰你一下,就赖他们身上了。”

  对于妈妈这种话,张霓被噎地一句话也没有了,大概坏人真的老了吧。

  奶奶听力不是很好,大概知道了我们所说地事情之后,一本正经地说到:“昨天好像有人来说过了,这厂还是要继续开下去的。”

   “谁来说的啊?前几天不是封条也贴了,你听谁乱说的啊?”

   “听老头子说的,村里领导就这么来说了一句,这厂还是要开的。就老头子一个人在家的时候。”……

   张霓翻翻白眼,默默地转身走了。


上一篇:一份心情,写在落叶与秋水之上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一个武警对我说
·留一片空白,随时浓墨重彩
·孩子,你会是我的天使
·看透,便是最好的人生
·岁月催人老,放爱去逍遥
·也许童话是最残忍的真
·母亲的手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白天不懂夜的黑
·美好的一瞬
·幸福的模样
·受伤的树
相关短文
·一份心情,写在落叶与秋水之上
·成长
·《读史读女人》
·我喜欢,这样一种岁月
·笑对流年——笔砚先生
·那次的再见,终成不见
·幸福的模样
·"温柔的人,眼睛里也应该都
·爱的储蓄
·写一首诗送给自己
·谈不上怀念,只是想想而已
·十点独白:你不必冷淡,我从未想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