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夜袭

作者:公子毛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5-06 11:49 阅读:

  夜幕低垂,黑影袭来。此时的王宫中频频传出骚动,连续三日的入侵依旧未能平息。

  只见数支禁军不停的向南奔走,穷追著簷上的黑衣人。连两日皆捉不住入侵者的禁军长身先士卒的领著一支分队,让黑衣人几乎是插翅难飞,顿时处於了极度的劣势。

  “今夜可不能再放他走了!兄弟们,上啊!”禁军长苏怡放声鼓舞身后的禁卫军,他已经接著两日被此入侵者玩弄於掌心,今日绝对不能再放过他。

  黑衣人望著身前的簷缘,再望向身后数队的禁军。看来他已来到了宫中的死角,人生的绝境。他心想著,“那老头真该死!竟是出些令人髮指的任务,轻鬆点是要了他的命不成?”

  他下意识立即拔剑,稳住了脚边簷上的瓦片后,缓慢的转身下了去。同一时间,与苏怡对上了眼。由於他除了眼睛外都是遮住的,他并不怕会被其他士兵识破。

  苏怡也缓缓抽剑,一步步的向前迈进,成了两人对峙的场面。外圈围了一层的士兵,让脱身的难度再加上了一个等级。

  此地名為攸巷,是晋国王宫中的最為隐秘的死角,宫中之人是无法从远处探查到此处,只能由禁军来巡逻严加防范。

  “哼,狗贼,拿命来吧!”苏怡双手握紧了由父亲手中传承而来的流光剑,向著黑衣人衝了过去。

  吭吭作响,击剑声不断,刀剑交错著是两人的招式,也交错著过往的歷史。

  只见苏怡的一招一式皆被黑衣人挡下,又生生的反击了去,让外围的士兵愣住了神情。身為晋国第一高手的苏怡,却在此时此刻被这神秘的黑衣人缠住,令人越发的感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虽说黑衣人一次次的接下苏怡的攻势,却也不曾改变进攻的风向,主导权仍掌握在苏怡的手上。

  一位士兵认真思考了起来,对著右边的人说道:“话说,这黑衣人也不简单,特别挑此时间。十部禁军有三部调去北方援助协防,另四部随著王上向天子朝贡去了。剩下的三部有一部驻扎城外,城内的军防顿时锐减。我想,这黑衣人更定没安好心。”

  身旁的士兵冷不防的回嘴道:“讲废话啊!想偷东西的何时安著良心了?何况他还跟我们的队长打的不分上下,肯定预谋已久!”

  士兵大笑说著:“也是!”

  正当两人交谈甚欢时,剎那间,两位士兵眼中之画面定格於此刻没道理的血肉模糊。

  两人的尸体瞬间倒地,手中的长枪坠落,他们与其他士兵的尸体一样,冷冰冰的,令人发寒。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穆琅师弟。”

  “嗯,苏怡师兄。我交代完师父要办的便会离开此处。”

  “小心点,这次居然闹到禁军追缉,师父到底叫你从内史库中偷出什麼?”苏怡一边将身上的衣服划破且用出几个不深不浅的伤口,再将周围士兵流出的血涂在衣服上,一边同著小师弟问那性格古怪的师父要求的事情為何事。

  “雒都史当中唯二尘封的哀王軼事以及炤主中兴两卷,他还规定我不能用暗器,老头子真的是有够糟,要不是他收养我,才不会帮他呢!”

  “算了吧,你还是赶快去交差!多亏你,我也该去领长假了。”

  “嗯,知道了师兄,再会了。”

  望著穆琅离去的黑影,苏怡仍是对师父取哀王和炤主二卷内史有所疑惑,但随著眼前需尽力隐蔽师父所為,也无法再多想了。

  辰星高掛,露水渐浓。夙侯府中,夙侯文莔独自坐落於案前,身旁的十二个蜡烛已灭了十一盏。一个黑影藏身於梁上,轻巧地拔出佩剑,伺机而动。

  文莔案上只放上一洁白无瑕的珠笔和乾净无染之纸,只见他将最后一盏烛火灭了,并将十二道已灭的烛臺往黑影的方向丢掷而去。

  “臭小子,你打算在那裡待多久!”文莔从怀裡取出了象徵王族之徽的夜明珠,让整个屋内无半点阴暗处。

  从梁上下来的穆琅落魄的将两个卷轴朝文莔处丢去,并说道:“东西已经到手了,老头子你可别再要我做此等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以后要干你自己干!”说完便转身而去,并将屋内的门窗迅速的齐一关上。

  文莔静静的看向案上的两个卷轴,其中一个上面写哀王两字,他将此卷缓缓的拉起,口中微微道「缨天子」三字,那已经是上上个世代名存实亡的天下共主,由此可知此卷也有相当的年代。

  但是,不管怎麼找,他也是找不到从爷爷那辈传来的人物名。而他不管将爷爷齐世子篇裡裡外外皆翻了遍也都是找不到。

  登时,他下意识的望了印著“炤”字的卷部,整个人像是被吸引了去,似乎有个感觉告诉他说,后辈之人啊!那段尘封已久的歷史即将解放,所有的事情都是朝向著死亡,打开吧!但,切记,你会后悔的!

  他嚥了嚥口水,思索著刚刚的声音,却仍是将炤主中兴打开来。

  “空白、空白,空白!”二字在他脑中迴盪已久,他实在是经不起这部无任何著墨的史书。

  剎那间,他止不住的泪水从眼角处滑落,在末页看到了二字“凌”和“离”,明明不知道有关二字的任何意思,身体却不自觉的感怀著一切。

  “凌,羽扬风情触及妡;离,愉逸情怀念浮生。”虽是细声颂著,此刻在文莔的脑中却是无比的清晰不过了。

  凌……羽妡、离……愉。是上一世他们俩轮迴中的名字吗?那麼,这世呢?


上一篇:美丽的长春我的家   下一篇:时光总是无情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远去的扁担
·父亲老了
·内心不要沉积太多,否则只会负累
·五哥,让我牵挂让我忧
·老薛
·骑行在万平口林中步道上
·秋叶如花、灿如云霞、遮天蔽日、
·老屋
·有一种力量叫信仰
·等得累了,就放手吧
·轻拥沧桑,淡看流年
相关短文
·青年节过了,一个青年的焦虑与救
·美丽的长春我的家
·有一种懂得,在光阴中含笑
·儿子做了一件伟大的事儿
·捡垃圾的大爷
·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女人一定要学会最高贵的10句话
·《现实,把我拉进生活...》
·人 才
·习作古体诗
·槐花十里飘香
·懒人的无病呻吟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