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壶酒

作者:孙家旺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5-09 08:40 阅读:

   应该是很早的记忆了,过去的农村集市上都有卖散装酒的。一盆花生,一盆子狗肉,一盆咸菜,再一大坛子散酒,几张小桌凳子,几把酒壶,一把筷子,一个烧水的炉子和茶壶算是这个壶酒卖场的全部。每五天逢集一次,天刚亮壶酒的老板就摆出摊子,烧好水,摆上桌子,等待着客人的光顾。茶水在炉子上吱吱作响,炉子里的火微微的,很小很小的火头,老板坐在炉子前打盹,眯一会后,就往炉子里扔一点小木块,然后再眯上眼睛。老板从来没有因为打盹而让炉火熄灭。渐渐的来到市场出摊的人多了,集市上开始热闹起来。老板却继续眯着眼睛,偶尔有人招呼一声,他才睁开眼睛,笑一笑算是打个招呼。紧邻的几个包子摊笼屉里也开始冒出热气,包子出笼了一阵阵香气传来,包子摊上陆续有人光顾了,壶酒的老板不急不躁的眯着眼,不时往炉子里填着柴。他知道这个钟点的客人不会光顾他的壶酒摊,他有固定的消费人群。

   太阳很高了,集市上的摊子都摆起来,开始有了赶集的人。太阳变得有了温度的时候,集市有点拥挤了。壶酒老板一下子来了精神,往炉子填一大块木头,然后开始擦桌子,沏茶。

   茶刚沏好,就来了一个客人,是东庄的陈头。来了?恩,来了!今天来的早啊?和上次差不多!来一碟花生米,一壶酒?好,还是老样子。于是一碟子花生,一壶酒,一大碗茶端上来了。老陈头自己倒上一小盅酒,咪了一口,非常享受的“啊”了一声,那感觉是喝了琼浆玉液似的。刚要和第二杯酒的时候,西庄的老李来了,要了一壶酒,一碟子狗肉,坐到到老陈桌上。再一会南庄的老孟来了,一壶酒,三块豆腐乳,也来到桌上。又过了一阵子,北村的老赵来了,一壶酒,一碟子咸菜,也坐到到桌上了。壶酒摊老板自言自语道:不错,这几个老家伙都还活着。

   人多了就热闹起来,几碟子下酒菜,几壶散酒,就拉开了话匣子。东庄的猪咬伤了人,西庄的谁捉了个大5斤重的大王八,南村的妇女两口子吵架上吊死了,各种信息通过这些酒友的嘴巴传播沟通开来。不一会的功夫,壶酒摊子就坐满了人,老板给端酒上菜倒茶,不时跟客人们招呼,附和着客人的话头。集市上人越来越多,这些客人们并不去留意,好像赶集就是来喝酒。酒没了添酒,菜光了加菜,小酒盅吮的滋滋作响,快活无比。

   那桌的老于头两集没有来了,有事吗?唉,前天死了。怎么死的?不知道啊,早上没有起炕,一摸早就凉了!老了老了,要注意啊。是啊!唉!一阵同情的唏嘘声。

   晌午了,包子铺又热闹起来,壶酒摊上更热闹。几壶酒下肚以后,说话的声音开始高了,开始划拳,开始争论,甚至开始争吵。吵起来的被别人一劝说,又端起酒杯跟对方碰一个,什么也都过去了,接着又喝酒聊天。

   壶酒老板不时给他们倒茶,偶尔插上一句话。

   日头转到西边了,集市上人少了很多,有些摊主开始收摊。老板开始坐下来听他们聊天,一点也没有着急赶客人走得意思。偶尔有几个人抬头看看天,说得去买菜了,就把自己的账目结算一下,踉跄着走了。

   日暮的时候,人都开始走了,边走边说话,老板目送他们相互搀扶远去。

   老板边开始收拾摊子边摇头,“老于头怎么这么就死了呢?唉!”忽然又笑了,笑得有些酸涩,哪年没有几个老主顾死去呢?我这个壶酒摊还能开多久呢?

   忽然刮了一阵风,有个树叶在空中摇摆慢慢落到地上。


上一篇:老屋在这,我在他乡   下一篇:一个打工者的苦乐年华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蜡烛与电灯
·梦中的婚礼
·深邃的天空
·生命中,有些人不再相逢
·一幅老照片,让我想起周国平
·【原创】喜梅花儿开
·当我们年衰暮老时,最后时刻记忆
·父爱如歌
·我与兰花 II
·小怀念
·乡村冬日里的阳光
·我的母亲
相关短文
·阿Q新传
·《星月缘》
·快乐的根源
·孤坟
·致我们的曾经Z77列出
·老屋在这,我在他乡
·站在夏天想春天
·37度心:婚姻到底应不应该将就?
·又一年
·心路语丝
·苦行之僧,相伴人生
·碁山寺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