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说“禅”且听十二时歌

作者:东日碧叶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07-27 06:37 阅读:

  说“禅”且听十二时歌

  蔡汉以

  2019-07-27

  十二时歌,是赵州禅师所作。禅是什么?禅不是逃避柴米油盐,禅不是坐谈风花雪月,禅是在生活中面对烦恼,在烦恼中善用其心,在平常心处出生诸佛。赵州禅师的“十二时歌”,对此有很好注释!

  晚唐时期的赵州从谂(shěn)禅师,晚年住持赵州观音院,因为其禅风平实、活泼,被时人尊称为“古佛”。赵州禅师早年在南泉普愿禅师座下彻悟本心,却依旧四处参学,道业日臻玄奥,到八十岁时才到赵州观音院驻锡,到临终前的两三年才为当地的藩王所知,备加尊奉。

  在其120年的生涯中,“住持枯槁(gǎo),志效古人”,立志效仿古人苦行,而在艰苦的生活中,过着安贫乐道、坦然快乐的生活——绳床的腿断了一根,就用烧火剩下的木头锯一段绑上,有人要为他做一个新的绳床却被婉拒,而观音院的僧堂连前后架都没有,他就靠乡民的供养度日,其实早已名满天下的老禅师,却不曾向弟子护法们写过一封信来化缘。

  曾经有一位学人,来请教赵州禅师:“十二时中如何用心?”赵州禅师说,“汝被十二时辰使,老僧使得十二时。”(你们都被十二时中的境界所转,但老僧的心能够使得十二时)学人楞在原地。赵州禅师接着又说,“兄弟莫久立,有事商量,无事向衣钵下坐穷理好。老僧行脚时,除二时粥饭是杂用心处,除外更无别用心处。若不如是,大远在。”有疑问便可与老和尚问答一番,没有事则看护好自己的衣钵,好好坐禅。

  他还说自己八十岁时仍旧为了求道,四处行脚,在这时候,用心不杂乱,除了吃饭的时候微微杂用心以外,任何时候都没有杂用心的。——“若不如是,大远在。”若非如此,离禅的境界还远得很呢!古人常说,“暂时不在,如同死人”,就是说如果正念暂时不在,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那些以为禅就是坐在茶席上摆拍斗嘴的现代人,不妨读一读赵州禅师的《十二时歌》:

  一鸡鸣丑,愁见起来还漏逗。裙子褊衫个也无,袈裟形相些些有。裩(kūn)无腰,袴(kù)无口,头上青灰三五斗。比望修行利济人,谁知变作不唧(jī)溜(liū)。

  ---丑时鸡鸣,赵州禅师这时候就该起床用功了,可是自己也没个裙(qún)子(zi)褊(biǎn)衫(shān),身上的裤子没有腰,袴子没有口,只有这一领袈裟还勉强有个样子,还有头上三五斗灰尘遮顶!一心想着能够修行来济度众生,哪晓得这幅困顿模样,别被人看成个不唧溜的傻子。

  二平旦寅,荒村破院实难论。解斋粥米全无粒,空对闲窗与隙尘。唯雀噪,勿人亲,独坐时闻落叶频。谁道出家憎爱断,思量不觉泪沾巾。

  ---寅时平旦,在这个荒野破院里,真是一言难尽。想煮粥饭也只能望着空空的米缸和破旧的窗户了,这时候只有乌雀鸣啼,哪来的人烟,就连独坐窗下,也只得听闻簌(sù)簌(sù)的落叶之声。谁说出家断憎爱,这没有一点粮食,还是不免落泪。

  三日出卯,清净却翻为烦恼。有为功德被尘埋,无限田地未曾扫。攒(zǎn)眉多,称心少,叵(pǒ)耐东村黑黄老。供利不曾将得来,放驴吃我堂前草。

  ---卯时日出,可是一片清净之心又落入了烦恼之中,这是为何呢?好不容易做一点有相的功德,也被尘土遮掩,而无相的心田更是不曾打扫。生活中还是愁多乐少,更有那霸道的东村黑黄老,非但没有供养过三宝,还将驴儿赶来吃我的堂前青草。

  四食时辰,烟火徒劳望四邻。馒头槌子前年别,今日思量空咽津。持念少,嗟(jiē)叹频,一百家中无善人。来者只道觅茶吃,不得茶噇(chuáng)去又嗔(chēn)。

  ---辰时食时,徒然看着周围炊烟四起,但我这院里还只能回忆着去年的馒头咽口水。可怜我正念难以相继,只得频频嗟叹,就这一百户人家没有善男信女,来寺院的就只知道讨茶吃,没吃上茶就生一番怒气走了。

  五禺中巳,削发谁知到如此。无端被请作村僧,屈辱饥凄受欲死。胡张三,黑李四,恭敬不曾生些子。适来忽尔到门头,唯道借茶兼借纸。

  ---巳时近午,出家的时候没想到沦落到这般田地,无端被请到这个荒村来住持,却屈辱饥凄,只差一死,那些个村民没曾生些恭敬心,就算偶尔来寺里,也就是借点茶水借点纸。

  六日南午,茶饭轮还无定度。行却南家到北家,果至北家不推注。苦沙盐,大麦醋,蜀(shǔ)黍(shǔ)米饭虀(jī)莴(wō)苣(jù)。唯称供养不等闲,和尚道心须坚固。

  ---午时日南,可是中饭还没有着落,只得从村南到村北去托钵乞食,还是北家不曾推脱。吃着苦粗盐、大麦醋、蜀黍、米饭、虀、莴苣。还有一些善信对这一餐供养很珍视,勉励和尚道信须坚固。

  七日昳(dié)未,者回不践光阴地。曾闻一饱忘百饥,今日老僧身便是。不习禅,不论义,铺个破席日里睡。想料上方兜率天,也无如此日炙(zhì)背。

  ---未时日昳,人们常说一饱忘百饥,老僧吃饱,便不负这光阴了,却也不坐禅,不论经,铺个破草席在日头下睡觉,料想上方兜率天宫,也没有这么烤人的太阳。

  八哺时申,也有烧香礼拜人。五个老婆三个瘿(yǐng),一双面子黑皴(cūn)皴(cūn)。油麻茶,实是珍,金刚不用苦张筋。愿我来年蚕麦熟,罗(luó)睺(hóu)罗儿与一文。

  ---申时是准备晚饭的时候,还有善信老烧香礼佛,几位老婆婆和村汉来这里吃茶,都知道这油麻茶是很珍稀的,劝道和尚不必像怒目金刚似的青筋暴起,来年麦子和蚕丝有了收成,定会来布施一些的。

  九日入酉,除却荒凉更何守。云水高流定委无,历寺沙弥镇常有。出格言,不到口,枉续牟尼子孙后。一条拄杖粗棘(jí)藜(li),不但登山兼打狗。

  ---酉时日入,这荒村小寺也没有可守的。来往的云水高流修行人确实没有,倒是一些游山逛水的嬉闹沙弥常常见到。可叹这出家一场,若没有一些高格的见地,就枉作佛子了。可叹这一条粗棘藜的拄杖,只是用作登山打狗而已。

  十黄昏戌,独坐一间空暗室。阳焰灯光永不逢,眼前纯是金州漆。钟不闻,虚度日,唯闻老鼠闹啾(jiū)唧(jī)。凭何更得有心情,思量念个波罗蜜。

  ---戌时黄昏,独坐在暗室中,可叹这里白天没有阳光,晚上也不见灯光,眼前全然是漆黑一团。钟鼓声也没有,只听得老鼠闹啾唧的声响,可怜我虚度光阴,可哪来的心情来思惟佛法呢。

  十一人定亥,门前明月谁人爱。向里唯愁卧去时,勿个衣裳著甚盖。刘维那,赵五戒,口头说善甚奇怪。任你山僧囊(náng)罄(qìng)空,问著都缘总不会。

  ---亥时人定,门前的明月也无人欣赏,只得在忧愁里卧倒,可也没个遮身的衣裳被褥。周围的信众,也只是在口头说说行善,任我这山僧已经没米下锅了,都不管不顾不来护持。

  十二半夜子,心境何曾得暂止。思量天下出家人,似我住持能有几。土榻(tà)床,破芦蓆(xí),老榆(yú)木枕全无被。尊像不烧安息香,灰里唯闻牛粪气。

  ---子时夜半,可我这心境哪曾暂时休歇。想想全天下的出家人,有多少是我这样呢,土砌的床榻(tà),破旧的芦蓆,老榆木的枕头,连被褥都没有。佛像面前也不烧安息香,只是闻着牛粪气睡去了。

  读罢《十二时歌》,或许很多人心下十分震惊,如此旷(kuàng)古(gǔ)烁(shuò)今(jīn)的老古佛,生活竟然如此艰苦惨淡,更让人不解的是,这与想象中的禅师高渺出尘、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大相径庭。

  岂不闻赵州禅师上堂时说,“菩提涅槃,真如佛性,尽是贴体衣服,亦名烦恼。”又说,“佛是烦恼,烦恼是佛。”学人问:“不知道佛是谁家烦恼?”师曰:“与一切人烦恼。”曰:“如何免得?”师曰:“用免作么!”众皆悚(sǒng)然信伏。老禅师示现出烦恼模样,正是将世人对禅不切实际的想象拉回到了真实的生活中,禅不是逃避柴米油盐,禅不是坐谈风花雪月,禅是在生活中面对烦恼,在烦恼中善用其心,在平常心处出生诸佛。

  赵州禅师“灭迹匿(nì)端,坦然安乐”,扫除悟迹,隐藏悟境,与世间人打成一片,正可对治人们将迷与悟、空与有、烦恼与菩提、世间与出世打成两橛(jué)的误区。

  为了防止学人落入狂妄,落入烦恼而不求出火宅,他又示现了这样一桩公案:赵王向赵州禅师执弟子礼,有一次问他:“老和尚年高,尚有几个牙齿在?”赵州禅师云:“只有一个。”“那怎么吃饭呢?”“虽然一个,下下咬著。”——念念咬住,不杂用心,是赵州老禅师十二时中,不为烦恼所转,而以心转境的妙处。(作者/圣玄法师)


上一篇:我似乎后悔长大了   下一篇:《三伏天》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秋叶如花、灿如云霞、遮天蔽日、
·老薛
·远去的扁担
·骑行在万平口林中步道上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老屋
·有一种力量叫信仰
·五哥,让我牵挂让我忧
·父亲老了
·内心不要沉积太多,否则只会负累
·等得累了,就放手吧
·轻拥沧桑,淡看流年
相关短文
·我似乎后悔长大了
·中篇小说《纸婚祭》评论
·老吴
·半朵玫瑰
·他想出本儿歌选
·静观本心,得本源佛性
·太在乎一个人,是不是都有这样的
·笔下见叱咤 才中知崚嶒——漫话
·意外(1)
·二婶
·可怜天下父母心
·《青岛旧十景诗》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